首页» 圈内新闻» 新闻关注

“中国故事”里的故事

——

作者:李雪源  来源:  时间:2019-12-16

 

      作为一档完全自主原创的节目模式,《故事里的中国》通过系统地梳理与总结新中国成立70年以来的现实主义经典文艺作品,从中选取集思想性、艺术性、观赏性于一体的优秀人物和故事,结合戏剧、访谈等综合表达手法,以此串联起新中国的“影像艺术博物馆”,挖掘经典背后荡气回肠的真实印记和时代精神,深刻且生动地展现中国人民的奋斗史和心灵史。
      今年国庆节刚过,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推出的一档名为《故事里的中国》的文化节目走进观众视线,第一期节目《永不消逝的电波》播出后随即引起广泛关注。首期邀请经典角色“李侠”原型人物李白烈士的家人、战友以及1958版电影的主演,讲述他们心中的平凡英雄。这期节目由田沁鑫执导,胡歌、刘涛领衔舞台表演,以演绎经典的方式向革命先烈致敬,向老一辈艺术家致敬。
      烈士李白、《平凡的世界》作者路遥、“孤胆英雄”杨子荣、“江姐”江竹筠、人民公仆焦裕禄……这些熟悉的人物又一次在节目中重现,不仅勾起了观众对往日经典影视形象的回忆和对英烈的缅怀,还让我们看到了最真实的“中国脊梁”,体会到什么才是中国精神。节目组如何在这样宏大的主题之下聚焦到一个个生动而又真实的故事?如何将这些具有历史厚度的故事重新呈现在观众面前?如何将平凡而又伟大的“中国精神”照进现实?在《故事里的中国》创作过程中,又遇到了哪些人感动的“中国故事”?本报记者独家专访节目总导演卢小波、左兴、时冉,听他们讲述“中国故事”里的故事。

什么是“好的中国故事”?

        主创团队选择继续挖掘经典,找到了一个新的切口,那就是全面梳理时代经典文艺作品。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年来,涌现出很多的文艺作品,比起直接去讲我们有多少成就,重新演绎经典文艺作品会更贴近观众,引起共鸣。

讲好中国故事是时代命题
      什么才是中国故事?怎样才能通过屏幕讲述中国故事?央视电视人从未停止过在这样的命题之下进行节目的探索,从最初的《挑战不可能》到后来的《欢乐中国人》,再到如今的《故事里的中国》,主创团队立足于新时代中国人的精神风貌,进行不断的创新和尝试。《故事里的中国》总导演、央视创造传媒总经理助理左兴深有感触:“讲好中国故事是一个大的时代命题,有很多跟我们一样的电视工作者都在做这样一件事情。对于我来说,这些年我们也一直把讲好中国故事作为团队创作的一个核心要求,同时也是一个根本的、创新的源泉。然而,做这样一档节目不会是一蹴而就的,我们在做《故事里的中国》,其实我们有很长一段时间都在做准备,希望通过全新的方式去创造一档节目。”在主创团队看来,讲好中国故事,第一是要讲“好的中国故事”,第二才是“讲好”中国故事。
      什么是好的中国故事?主创团队选择继续挖掘经典,对其进行创造性继承和创新性发展,并且找到了一个新的切口,那就是全面梳理时代经典文艺作品。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年来,涌现出很多的文艺作品,比起直接去讲我们有多少成就,重新演绎经典文艺作品会更贴近百姓的心理感受,因为这些作品是经过高度提炼、时光洗礼的现实主义题材,感染力更强,共鸣性更足。《故事里的中国》总导演、中央广播电视总台综合频道制片人卢小波回忆,在一次非常偶然的策划中,综合频道副总监许文广提出,我们可以以致敬经典的形式去演绎经典,于是我们就往下进行了推演,我们需要进一步讨论以怎样的形式去致敬经典,选择哪些经典的文艺作品,如何把握和拿捏节目中可能会出现的种种问题。我们做了很多讨论和推演,我认为这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不仅传递和反映了时代精神和时代价值,也能唤起大家对于整个时代的回忆和共鸣。

怀着一份敬畏之心重新演绎
      如何“讲好”中国故事呢?关于表演形态的灵感,则源于主创团队在《欢乐中国人》这档节目中的思考和沉淀。《欢乐中国人》让百姓演绎自己的故事,将贴近生活、原汁原味的民间幽默带上舞台。因此,主创团队希望以现实主义题材的舞台演绎为基础推出《故事里的中国》,通过影视渠道观看舞台艺术,借助专业的光影手段,将优质舞台表演延伸到普通大众身边,并且营造身临其境走进剧场的观感。
      谈到舞台表演,在央视综艺节目中不乏表演经验丰富的演员和执导过许多包括即兴表演的节目导演,但是《故事里的中国》要将观众耳熟能详的经典影视作品搬上舞台,对演员的表演就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卢小波说:“我们怀着一份敬畏之心去重新演绎,这样一来也提高了对整个节目的要求,在这种形势下,顺理成章地找到了中国国家话剧院,找到了副院长田沁鑫,她非常认可我们的节目内容和创意,并且非常乐意加入进来,我们邀请田沁鑫担任戏剧总导演,所以节目最终有了一个舞台话剧的演绎方式。”
      节目采用了戏剧+影视+综艺的综合表达方式,首创“1+N”多舞台空间,进行多线并行的立体叙事,为观众带来了强烈的沉浸体验。卢小波介绍,舞台设计主要分为三大部分:一个主舞台,作为主表演区;两个6米×6米的方格子,构成两个副舞台,方格子中间分上下台,里面有隔断可以自由活动,最多可以各自分化为四个,相当于整个舞台可以分隔成九个表演场所,根据剧本情节需要去转变和调整。节目组将多维度的话剧式的表演空间搬上舞台,演员不仅要有在话剧舞台上的表演要求,同时要适应影视化的拍摄手段。总导演卢小波介绍,话剧的表演方式多注重于现场的舞台呈现,这对于电视呈现来说就不太适合了,所以节目组最后借鉴了影视剧的拍摄方式,将每一个分镜头布置好,进行精细化的拍摄。“这对于一档电视节目来说是有难度的。影视化的拍摄是由许多个分镜头的拍摄组成的,不仅成本高,难度也很大。一个尽管只有十几二十分钟的一个剧情的本子,我们都会根据一个个手绘的分镜头,布置每一个场景,然后以影视化手法进行拍摄,最后完成。”

真人、真事、真情
      作为一档电视节目,《故事里的中国》不只是舞台艺术的呈现,还会涉及访谈、纪实等多重元素,为观众奉献具有艺术多样性的全新节目。虽说《故事里的中国》以表演为载体,但表演并非节目的全部,节目核心始终围绕“讲好中国故事”,用真人、真事、真情承载一个时代风貌与国家精神的缩影,因此真实性就成为节目最大的特点,节目组就需要深入挖掘经典背后的真实过往,甚至是鲜为人知的历史细节。
      比如首期节目《永不消逝的电波》中,节目组邀请了故事原型人物李白的孙子李立立,现场讲述他记忆中的爷爷和奶奶,同时还请到了一位特殊的嘉宾——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研究员苏采青。1948年12月30日凌晨,李白发出的最后一封电报,成为他生命的绝响。而在电波的另一端,当年只有16岁的我军电台报务员苏采青接收了李白所发出的电波信号,那个时候,她根本不知道跨越两千多里,从上海的一个小阁楼里所发出来的这段不寻常的电波,究竟是由谁发出的。当年16岁的小姑娘,如今已是87岁的奶奶,她在节目现场给李白烈士回了一封“跨越时空”的电报。苏奶奶在这封明码电报里说道:“李白前辈,您期盼的黎明到了!”节目在致敬经典的同时,也映照现实,就像烈士李白的扮演者胡歌所说:“希望通过这次表演,能够让更多的观众了解到,我们今天的生活离不开他们。”
      看过节目的观众可以知道,节目会涉及到许多真实的历史事件和人物,这对于节目组来说是一个不小的挑战。“对于每一个细节,尤其是一些历史的细节,我们都要去仔细地考证,有时候演员说出的一句话都会要求有历史依据,我们通过各种渠道去历史资料馆查资料,进行核实,所以这中间我们做了大量的工作。”卢小波介绍。在节目筹备期,导演组四十多位导演需要全面地搜集资料,然后进行考证。大部分观众知道的只是一件事情的概貌,具体到细节也许就一知半解了,导演组需要形成一个经得住推敲的、符合历史史实的全貌。一个剧本在《故事里的中国》的舞台上演出的时候也许只有二十分钟,但幕后有节目组几百人的贡献和支持。卢小波说:“我们整个篇章构建的时候,前期还有相关人物的采访,比如演员、导演、原型人物等,他们所讲的内容,都需要我们进行摸排,核实是否符合历史的事实。”
      比如,《智取威虎山》这一期中,“剿匪”这一说法我们司空见惯,但这种称谓有无历史依据?在那个年代,是否是惯用的一种说法?这些都需要导演组进行核实。”

如何讲述“中国故事”?
      主创团队历时半年时间,编纂了一本新中国文艺史的册子,邀请专家学者、文学主编、主管部门对文艺作品进行层层筛选,然后组织专门的剧本创作团队进行集中研讨,根据不同的作品特点,确定不同的制作周期。

准备故事:“舞台上出现的所有道具都要一一核实”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年以来的优秀文艺作品浩如烟海,主创团队最初圈定的范围是70年来的描写发展历程、反映社会现实的作品,但是发现单单文学作品的名字就写满了108页。哪些作品可以入选《故事里的中国》?卢小波介绍,作品的选取主要参考三条标准,首先是作品本身的艺术价值,比如《平凡的世界》,它的影响力不仅在当时,到现在仍在持续,所以它是当之无愧的经典;其次是具有精神高度,比如《永不消逝的电波》,它以李白烈士的真实事迹为素材,其对信仰和力量的致敬,直到现在还被很多人津津乐道;第三是能否引起共鸣,比如刚刚播出的被誉为“中国电视剧历史性转折的里程碑”的《渴望》,这部电视剧影响了几代人的思想和生活,能勾起许多观众的回忆。最终,主创团队专门邀请多位文艺专家为选题把关,共选出11部文艺作品,产生11期节目。
      有了“好的中国故事”,节目组要考虑如何“讲好”中国故事。《故事里的中国》今年年初立项,8月开始录制,直到11月9日,11期节目全部布置完毕。主创团队历时半年的时间,编纂了一本新中国文艺史的册子,邀请专家学者、文学主编、主管部门对文艺作品进行层层筛选,然后组织专门的剧本创作团队进行集中研讨,根据不同的作品特点,确定不同的制作周期。《永不消逝的电波》剧本创作历时两个月完成,过程中几经推翻,精益求精。其间,节目组面临了许多困难,比如选题的挖掘,嘉宾的寻找、邀请,前期的采访,甚至涉及到具体作品版权的处理,一度让节目组面临巨大的挑战。总导演时冉对此感触颇深:“我们专门成立了两个部门,一个是版权核查部门,一个是史实核查部门,每一个部门十个人左右,他们主要的工作就是分辨节目中涉及到的事实有无问题。”虽说是一档文化综艺节目,利用了舞台戏剧化的演绎方式来呈现,但节目组对于舞台上出现的所有道具都要一一核实。《永不消逝的电波》中,在胡歌饰演的李侠发报的阁楼里,从便携式的发报机、耳机,到摩斯讯号的相关书籍,再到桌上的一杯水,都真实地还原了地下情报员工作的场景。时冉说:“在整个录制过程中,节目组对一些细节都抠到了想象不到的程度。比如在《永不消逝的电波》中,一开场是胡歌进行戏剧化表演,他当时手里打着一把黑色的雨伞,这把看上去不起眼的伞也是经过节目组反复考量后才确定使用的。在戏剧舞台上,这把伞可以很好地呈现舞台效果,但要深究的话,这把伞看上去是比较有现代感的。于是我们特地去做了史实的核实,最后确定在解放战争期间,节目中出现黑色的骨状伞是合理的。”

讲述故事:年纪最大的是105岁的马识途老先生
      《故事里的中国》的舞台上,节目组将往日经典重新演绎,舞台下,董卿采用电视节目的成熟手法对故事嘉宾展开访谈,由此也形成了两条节目主线,结合丰富的图片、影像资料来讲好一个故事。每期访谈之前,需要做大量工作,比如经典作品中人物的经历,与之相关的人,他们现在在哪儿,是否可以邀请到节目中,应该如何选择……提到这部分工作,时冉坦言导演组面临的困难很大。“我们每次在研究选题的时候,都会面对百万字以上的资料,有时候甚至是几百万字,包含了文艺作品的方方面面。”节目组共十个导演组,每个导演组大概五六个人,一共五六十个导演团队每天要研究浩如烟海的文字资料,从中找到有利于节目呈现的人物和线索。即便是确定了节目中担任访谈嘉宾的人选,想要把他们邀请到舞台上参与录制也不是那么顺理成章的。一些嘉宾已经远离公众视野多年,已经习惯于过着“隐秘而伟大”的生活,导演组就要向嘉宾阐释这档节目的主旨和初衷,最终,在节目组的努力之下,邀请到多位在电视屏幕上鲜有出现的老人,为观众讲述那些不为人知的中国故事。时冉说:“《林海雪原》作者曲波的女儿曲毳毳,她从来没有参加过任何电视节目,最后我们说服她,打动她,她来到节目里参与录制。最后呈现的感觉也特别好,超出了我的意料!”
      新中国成立之后的70年间,涌现出许多优秀作品,几十年过去了,当时的创作者如今也都年事已高。在这种情况下,节目组一方面邀请到他们完成了节目的录制,另外一方面,也形成了一份宝贵的影视资料。卢小波介绍,来到节目中的嘉宾年纪最大的是105岁的马识图老先生。“马老先生的思维非常清晰,还有就是‘白毛女’的第一代扮演者孟于,97岁,她不仅思路非常清晰,还能演唱《白毛女》。其实年龄在80岁以上的嘉宾是非常多的,让我们感动的是当这些人得知我们在演绎经典致敬经典的时候,都特别配合。我们有时候录像录到晚上十一二点, 那些老先生们都一直等待,坚持将节目录完。”

演绎故事:“这是她唯一一个不敢看的剧本”
      在《故事里的中国》的舞台上,观众可以重温记忆中的经典片段,看到许多经典的人物形象。而演绎经典,对于导演组和演员来说,都是一次巨大的挑战。卢小波介绍,在选定重新演绎的经典文艺作品后,最难的就是改编剧本了,因为每一部作品,都有原著、电影、电视剧、戏剧甚至戏曲等呈现方式,节目组需要从各个角度对作品进行全面的了解,然后选择经典片段进行再创作,进行剧本改编。而改编需要从多个方向进行考量,比如是否体现原著的精神,是否体现时代精神,是否具有时代价值等。一旦剧本敲定,节目组会根据剧本里所需要的人物角色设定去选择艺人。同时,艺人也会通过剧本的质量来决定是否参与。演员刘涛在拿到《永不消逝的电波》本子的第二天,就决定参加这档节目了。在艺人的选择上,节目组邀约的首要指标就是演技过硬,同时兼顾在大众中的认知度和好感度。节目选择的绝大部分演员,都是国家话剧院或其他一线剧团出身,又或是有过话剧舞台历练的演技派,比如张凯丽、胡歌、刘烨、闫妮、陈数、涂松岩、李乃文、郭涛、杨青等,其中也包括演技扎实的影视演员,比如刘涛、杜淳等。主演之外的其他演员,也都“藏龙卧虎”,一些没有台词的角色也是话剧演员,没有一个“跑龙套”或者“打酱油”的。
      左兴对来到节目组的演员赞赏有加:“他们会深度理解角色,研读剧本,还会跟我们沟通。比如刘涛在节目中说这是她唯一一个不敢看的剧本,她会在深夜家人睡着了以后研读剧本,甚至看一遍哭一遍!胡歌诠释这个作品的时候,也是提前深读剧本,到了录制现场会花很长时间去排练,去打磨角色,完成戏剧化的表演和影视化的拍摄。”让左兴最为感动的地方是演员们都把这次特别的讲述当作一种义不容辞的责任,用一种真诚的态度,去感悟、去参与、去讲述。
      节目组与中国国家话剧院的合作也很成功,虽然对同一件事情的说法不一样。比如话剧叫天幕,电视叫地屏;话剧叫合成,电视叫联排;话剧叫多媒体,电视叫视觉设计……《故事里的中国》虽然运用的是话剧的表现手法,但是结合了电视的呈现方式,使话剧艺术更贴近电视表达。

“中国故事”里的精神
      在《故事里的中国》的舞台上,可以看到许多熟悉的面孔,他们虽然年事已高,但当他们踏上舞台的那一刻,总能从他们的眼睛里看到过去的那份辉煌和荣光。

董卿不放过任何一个可能产生好故事的线索
      作为《故事里的中国》主持人和主创之一,董卿给这档节目带来了天然的文化属性,在访谈的过程中,她担任的角色是一个专业的、温暖的流程引导者和文化观察者,而在节目筹备和制作阶段,她又承担着一个优秀制作人的角色。董卿对于工作的认真和负责,卢小波有着这样的评价:“她对于节目录制的要求和作品的呈现要求非常高,她会参与到这个作品前期的结构和策划的讨论中去,只有当她对作品有一个全面而且深入的了解之后,才会说这个节目成熟了,可以录了。举个例子, 我们在前期进行推演的时候,她会从各个角度去询问每一个与主题人物相关的人和故事,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可能产生好故事的线索。我们导演组会准备起码有几百页的厚厚的一本资料,每一次交给董卿,她都会全部读完。从这一点来说,她的认真和努力也是这个节目成功的一个保证。”
      前段时间,在节目录制现场,董卿扶着《白毛女》中喜儿扮演者,已经97岁的孟于老人入座。在其落座后,主动蹲下身为老人调节合适的座椅高度。录制现场的这段幕后花絮触动了许多网友,镜头外的董卿让人感觉亲切。但是在总导演时冉看来,这一举动再寻常不过,她说:“这对我们来说很常见,节目时长原因,我们不会去呈现一些花絮,比如董卿给嘉宾摆正桌椅,帮嘉宾调整情绪,但是这在节目现场简直是太常见了,这是它的‘标配’。”《横空出世》这期节目中,邀请了很多嘉宾讲述第一颗原子弹试爆的故事,其中一位是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原院长胡仁宇院士,老先生因为已经是90多岁高龄了,访谈现场回忆起很多事,他的讲述有时会有点偏离话题,这时现场的导演组就想上前提醒他,但是董卿做了一个特别明确的、坚决的、制止的手势,表示要让老先生说完。一方面可能是她觉得这是对嘉宾的尊重,另一方面,老人说的一些内容虽然不可能全部播出,但是也是一些很珍贵的资料,希望能够把它留存下来。”还有《白毛女》主要编剧之一的贺敬之老先生,董卿也主动承担起出外景的采访工作。时冉说:“我们当时去了贺敬之老先生的家里,他的身体不是太好,所以不能来到演播室来进行录制,董卿当时很明确地表示,她可以去到老先生家做一次采访。通过与老人多次沟通,最后他表示接受采访。在董卿的提问下,贺敬之老人侃侃而谈,采访进行得很顺利。”
郭兰英是一个舞台型的艺术家


      在《故事里的中国》的舞台上,可以看到许多熟悉的面孔,他们虽然年事已高,但当他们踏上舞台的那一刻,总能从他们的眼睛里看到过去的那份辉煌和荣光。曾经扮演过“白毛女”的郭兰英,被广大观众称作是“国宝级”的嘉宾。如今,郭兰英已经是90岁的高龄了,请她到节目中参与录制也经历了一番周折。总导演时冉还记得,导演组去广州拜访郭兰英的时候,当时她的身体状况不是特别好,这一度让时冉一行打起了退堂鼓。“当时我有种责任感,考虑到她的健康状况,其实不忍心打扰她。但是没想到的是,郭兰英的女儿跟我们说,你们放心,她是一个舞台型的人,‘白毛女’这个角色对她来说特别重要,她很愿意参加节目的录制,要是不邀请她可能对她产生的影响更大。”于是,导演组顺利地将郭兰英请到了节目中。果不其然,郭兰英到了舞台上的时候,跟董卿和雷佳坐在一起聊角色的时候,与在广州时的状态判若两人。时冉说:“郭兰英真的是一位舞台型的艺术家,她把一生都献给了舞台,而且‘白毛女’对她的影响真的非常大,所以才有了现场那么好的表现。”
      除了有像郭兰英一样德高望重的老艺术家,许多年轻演员也有着不寻常的表现。时冉说,来到节目里的演员,几乎每一个人都提到了一个词——新时代文艺工作者。“其实演员们是以这样的身份来录制节目的,他们身上有这样的使命,然后就可以看到他们在录制过程中所表现出的敬业精神。”时冉开玩笑地说道,“我们的节目录制太苦了,因为想要达到最好的效果,严格一点来说,可能都有点违反劳动法了。”
      《故事里的中国》采用了戏剧化的表演和影视化的拍摄,这就意味着影视化的拍摄越多,耗时就越长。而且田沁鑫导演是一个对艺术非常有追求的人,她会不断地改进,不断地重拍,最后达到最好的状态。时冉回忆,第一次录制是《渴望》,演员闫妮饰演刘慧芳,从上午十点开始录制,一直持续到第二天凌晨四点。让导演组没想到的是,随后接着闫妮参与拍摄的胡歌,主动将机票延迟改签,为节目组录制预留出足够的时间。演员们对这档节目的支持感动了很多人,也让时冉觉得他们是在做一件特别有意义的事。她还记得演员李光洁在饰演《智取威虎山》中杨子荣这一角色时说过的一句话:“如果现在有些年轻人没有听过杨子荣的故事,我希望通过我的这次演绎能够让更多人听到,如果有很多人已经知道了杨子荣的故事,我希望他能在这次的表演中看到新意。”

【记者手记】
      作为一个出生在上世纪80年代后期的人,因为没有亲历,没有那个时代的记忆,对新中国成立后出现的经典文艺作品并没有像父辈那样津津乐道和耳熟能详。但之所以称之为经典,就是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褪色,从以往经典的不断重现,到如今《故事里的中国》舞台上经典的重新演绎,让我们看到了一个时代一群平凡又伟大的人所经历的故事。
      我记得《永不消逝的电波》中烈士李白在被敌人抓获前的从容与淡定自若,记得路遥为了写《平凡的世界》以命搏文,记得《智取威虎山》中那个穿过茫茫雪原直捣黄龙的“孤胆英雄”杨子荣,还记得《烈火中永生》中江竹筠的那封托孤信……我记住了节目中每一个鲜活的人物,还有他们的故事,或可歌可泣,或引人深思。
      《故事里的中国》,用经典文艺作品破题,呈献给我们一台有回忆、有共鸣、有思想的电视节目,我们可以听到感人的事迹,看到真实的人物,以及感受到蕴含在一个个故事里的有着勃勃生机的中国精神。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