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圈内新闻» 新闻关注

问渠那得清如许?

——

作者:  来源:□《岸边的守望者》编导 秦亚利  时间:2019-12-16

       跟随黄彦军去巡渠的路上,车正开着,我跟他聊着,他突然说:“那前面怎么有一个管子,停下来去看看,怎么从京密引水渠抽水呢?”我急忙通过车窗找管子,哪里有水管子?直到车开了有100多米停下来,我才发现头顶的管子。不禁佩服他的职业敏感,距离一两百米都能随时发现可疑问题。
       黄彦军,从2015年起担任北京市海淀区西北旺镇水务站站长。在此之前,他在西北旺镇做农林工作,对西北旺这个地方已经了若指掌。在我采访他的几天里,乘车去巡河,哪条渠怎么走,到哪里拐弯,怎么走更近,他了然于胸。他所在的水务站负责西北旺镇水资源管理:水政监察工作和水利工程建设保护、灌溉管理、污水排放治理、水环境治理及工程测量、小型民建施工、防汛等工作。
       西北旺镇辖区内有十多条河渠,全长40.25公里。自从2017年河长制实行以来,黄彦军除了水务站站长这一个职务外,又多了一个身份——西北旺镇河长制办公室主任。任务更重,考核更严,压力也更大了。对上,他对镇级河长,也就是镇长负责;对下,他要和镇里所有村级河长也就是书记对接。村里大大小小与河渠水务有关的事,书记处理不了的都会汇总到他这里。从村民在河渠边进行违规垦殖,到有企业违法排污,他都要管。
       黄彦军是军人出身,当过13年的通信兵,当兵的经历让他做事果断、不拖泥带水、严于律己,同时也严格要求下属。他每天提前一个半小时,7点半就到单位,在9点钟大家都来上班的时候,他该处理的公文就处理完了,然后开会、巡河等。他手下有18个巡河员,两人一组,每天所有的渠都要走一遍,全程带着执法记录仪,一年365天不间断巡渠,随时发现问题随时处理。尽管如此,黄彦军只要不开会的时间都会出去自己巡渠,用他的话说:“每条渠我都要自己走,只有自己走一遍才心里踏实,就算出问题也知道是哪里出问题,该怎么处理。”
       在西北旺镇屯佃村的东侧是团结渠,由于村里没有接入市政下水管线,过去村民们的生活污水直接通过明渠暗道排向团结渠里,而且紧挨着河道的是诸多加工企业,生产污水也是排向团结渠。同时,临河居民们搭建了不少违章建筑,拆除起来并非易事。和村民打交道的过程中需要非常大的耐心,有一户黄彦军曾经上门三回做工作,才最终说服村民拆掉临河搭建的棚子。截至2018年底,团结渠拆除违建2500平方米。同时,2017年,在海淀区、西北旺镇和屯佃村一起努力下,村里建立了污水处理装置,生活和生产污水通过管道输入污水处理装置,净化处理达标后才排向河里。
       最后一天的拍摄本没在计划内,那天下大雨,中午吃饭时我接到黄彦军的电话:“记者,我们巡渠时发现有建筑工地的污水排进行洪渠里,你看要不要拍摄记录啊?”当然要,放下电话,叫上摄像,拦了一辆出租车,我们从东五环外奔向西北旺。这家工地上正在施工建设的是某知名中学的分校,刚好在行洪渠岸边,因为管线老化,污水泄漏,排进了渠里,造成了河底污染。现场黄彦军叫来了工地负责人,负责人掏出手机说要拍张黄彦军的照片给他们上级部门看一眼,黄彦军直言:“我的地址电话都可以告诉你,我来了我就是负责任的,不负责任我不敢来,来了我就不怕!”治理排污现场的黄彦军通情达理又有理有据。雨中从渠边走了一趟回来,一行人的鞋子都沾满了泥,裤管也湿透了,黄彦军说这是他们工作的常态。
       在跟随黄彦军采访拍摄的4天里,除了中午吃完饭他有半个多小时的休息时间没在打电话,其余时间不管是在车里还是在巡渠现场,他的电话总是不停。我粗略统计了一下,一天基本40个左右的办公电话,这还不算通过微信安排工作。
       黄彦军不像以往我采访过的大多数采访对象那么善于表达、妙语连珠,但他让我看到了来自基层干部的真实。黄彦军说,基层干部就是政府与老百姓打交道的最后一公里,这最后一公里的事做好了,就是树立了政府的公信力,也提升了百姓的幸福感、获得感。他说自己最有成就感的事就是有时候听见老百姓聊天,说这几年河道不臭了,蚊子少了,环境变好了。的确,正是有了黄彦军们这样一个个的岸边守望者,才有了一方方水土的水清岸绿。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