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圈内新闻» 新闻关注

一夫当关 守护地铁建设安全

——

作者:□《地下守护者》编导 龚宇航  来源:  时间:2019-12-16

       童松的父亲是抗美援朝时期的铁道兵,退伍后参与了北京地铁1号线、2号线的建设;童松的母亲则是北京地铁的一名运营管理人员。童年的童松常被父母带到地铁施工现场,对铁道的兴趣也从那时萌芽。毕业之后,童松如愿进入了北京轨道交通总公司。那时,北京地铁的建设工作刚刚起步,面对复杂的地质条件,各个施工单位都缺乏经验。这一切童松看在眼里。
       2003年,公司成立了安全监察部门,童松成为了一名地铁建设安全监察员。他记得自己第一次处理的事故就是人员伤亡。看到奋战在一线的工人和亲人阴阳两隔,痛心的童松暗下决心,一定要把地铁建设中的事故发生率降下来。
       那时负责北京地铁施工的建筑公司有数十家,每家的安全施工标准、地铁建设经验都不一样,管理起来十分混乱,亟需一套全市统一的安全标准。而由于北京地铁的建设在全国开始得最早,几乎没有资料可以借鉴。面对现状,童松决定亲自前往一线进行现场勘查,根据各个工地的情况,再结合自己的经验进行编写。彼时正值北京地铁建设的高峰期,全市共有60个-70个工地正在同时建设,童松所在的部门却只有五六个员工,负责现场勘查的更是只剩两三个人。在编制安全标准的过程中,童松每天都和同事顶着烈日或者寒风,横穿整个北京城,往返考察于数个工地之间。用他自己的话说,当时每天都是“北京一日游”。
       经过一年多的努力,《北京市轨道交通安全生产管理标准化手册》和《北京市轨道交通安全生产管理标准化图集》编制完成,并于2013年在北京的轨道交通工程项目中全面推广应用。从此之后,事故发生率大幅下降。
       生活中,童松随和开朗,很多同事以及常年合作的承包商负责人都成了他的至交好友。但是在工作中,童松却从来不会因为个人感情而手下留情。有一次,员工在工地中发现了一项严重的施工安全隐患,但这项工程的项目经理和童松有着十余年的交情,这位员工不敢擅作主张,只把发现的情况如实汇报给了童松。童松听闻之后,没有一丝犹豫,立即决定将不达标的工程全部返工重做,同时根据规定,对承包商进行了相应的处罚。
        虽然刚开始的时候有些朋友不理解,但长此以往,铁面无私的童松获得了大家的尊重。“这本来就是一份得罪人的工作,但是如果不得罪人,那后果往往比得罪人更加严重。”童松说。多年来,经过童松和同事们的努力,北京轨道交通的建设工作已经十分规范,安全程度大幅提高,但是童松却并没有躺在自己的功劳簿上止步不前。随着北京轨道交通的建设规模不断扩大,越来越多的建筑公司参与到地铁建设工作中来,童松也要不断地为这些新加入的公司进行安全培训、实地指导。
       同时,随着时间的推移,北京市的地质条件也在不断变化,比如地下水位上涨、土壤结构变化等,都为地铁施工带来了新的挑战。童松依然常年坚守在工地第一线,不断完善和更新自己制定的安全标准。“我多流点汗没什么,重要的是让一线的工人们少流血,让他们的亲人少流泪。”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