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圈内新闻» 新闻关注

故宫600年为何从未被淹?

——

作者:  来源:  时间:2019-12-24

      一直希望在七八月份雨季时拍摄赵杨,最好能在雨天跟他一起去现场,排水工程师的故事在雨天讲应该是最合适的。
       然而约他的时间并不容易,一次次约好的见面,都会因为他临时的会议或者行程变更而改期。终于,在他某次出差回北京的路上,在一个地铁口附近的咖啡厅里我见到了他——一米八几的瘦高个,因为出差的原因稍显疲惫。他说他一年坐飞机、高铁接近200次,一个非常惊人的数字。事实证明,跟如此忙碌的人约拍摄也是异常艰难,因为他总是在不同的城市或国家……
       他说排水是一个笨行业,只能一个一个小区去改造、一根一根的管道去疏通。他常常会讲出很多简单的道理,却往往又在我们的固有认知之外。比如雨果说过:“下水道是一个城市的良心。”因此每年出现洪涝的时候,网上就会流传一些文字:故宫600年从未被淹;青岛的下水道,德国人的良心……诸如此类。赵杨认为,要客观地认识这个事,故宫这么多年未发生洪涝,主要是因为它的地势比较高。故宫的水会排到护城河,甚至后边的什刹海公园,相关的河道连通,都是为了把水排走,它有很多路面的漫流通道。但是今天的北京,这么大的城市,河道会越来越窄,我们能把水排到哪儿?
       十多年前,赵杨的老师在亦庄做了一个调蓄公园。公园周边原先是采石场,被挖开采石后变成一个巨大的坑。赵杨的老师就提议做一个多功能调蓄的公园。周边的水全都汇到这边来,最底下一层是平时的水位,水位越高淹没的面积越大,50年到100年的雨可以全部汇集到这个坑塘里进行调蓄,不会影响到下游。如今这个调蓄公园成为生态鸟类的栖息地、附近居民游玩健身的空间,变成一个湿地公园。2012年7月21日的那场暴雨,把这个公园全淹了,但周边的城市建筑没有任何问题。调蓄公园是应对暴雨的一个很重要的方式。因为50年一遇的雨,它的应对设施是50年才能用上一次,必须考虑这些设施的日常功能,让它变成一个合理的投资。
       洪涝说完,再说污染。造成污染总量的大部分是中小降雨。大家可能觉得雨还挺干净的,但是地不干净,所以雨流到管道里就是很脏的。垃圾、碎石、树叶,一股脑儿冲进河里去了。怎么去管控径流污染呢?其实方法很简单,尽量不要让雨水直接进入管网。我们要设置一些绿地、雨水花园,让周边的水先进入绿地,净化干净了以后再排走。这是一个最基本、最简便的做法。
       洪涝、污染,其实这两个问题从本质上来说是同一个:城市建设破坏了原有的水文循环。城市里硬化的面积越来越多,没有绿地用来下渗,水就会被直接带走。地面条件发生变化,水文循环自然就改变了。
       参与城市雨水系统的工作10年,赵杨除了到全国各个工地巡查,还会用更多的时间、精力去国外交流、学习。他对公司的同事也是一样,想办法多送大家去国外深造,从中汲取养分。
       “要承认与欧美发达国家尚有差距,承认目前不少雨污合流的事实,承认运营管理和维护的重要性,承认需要改进的地方还很多。这样,才能改善和维护好城市的良心。”——赵杨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