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圈内新闻» 新闻关注

凤凰中心总设计师:我就是一个匠人

——

作者:  来源:  时间:2019-12-24

       作为北京市建筑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的总建筑师,邵韦平的日常工作非常繁忙。年近60岁,依然坚持工作到晚上九十点钟才回家,他似乎有着超乎常人的精力。
       第一次见到邵韦平,高大的身躯微微前倾,步履虽不轻盈但却坚定。后来得知,由于常年伏案工作,他的腰部患病,已经无法再笔直地站立。我问,希望片子更多地呈现他的哪一面?邵韦平笑了笑说:“我不是明星,也不是什么领导,我就是一个匠人,这些年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把我的专业做好。”
      从刚入行时默默无闻的小建筑师,到现在名扬四海的总建筑师,邵韦平经历了北京市内许多地标性建筑的落成。而让他觉得最有压力的,是国家大剧院的竞标失利——面对国外知名设计团队,大部分中国建筑设计师的原创设计没有丝毫竞争力。如何提升自己的国际竞争力?邵韦平开始认真思考这件事。
       2003年,邵韦平作为中方的技术负责人全面主持了首都机场“T3”航站楼的建筑设计。这是当时全球最大的单体航站楼,主体设计方案由诺曼·福斯特建筑事务所设计,中方负责落地设计和施工。在与国际顶级建筑团队的合作过程中,邵韦平更清晰地看到和感知到了国外设计团队的设计思想和表达方式。比如最简单的图纸:一个卫生间。在当时,国内设计师一般画一个1:50比例的图纸就够了,但诺曼·福斯特建筑事务所的图纸把比例提高到了1:30甚至1:10。图纸的放大自然有利于解决更多可能出现的问题,也给设计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而如何把功能性和人性化融入到形式感强烈的建筑中,如何创新地完成只属于这个建筑的设计,邵韦平也学到了很多。这个项目之后,邵韦平更加坚定了自己的价值观——要做出精准的、人性化的建筑。
       2007年,机会来了,凤凰中心中标。积攒多年的能量开始爆发。从原创的设计理念,到设计的整体落地,每一个细节,担任总设计师的邵韦平都亲自把关。历时6年,他带领团队付出了比同等项目高出6倍的精力来打造这只“凤凰”。凤凰中心的结构、线条独一无二,甚至让人有一种置身外太空的错觉;工作区域和公共空间的巧妙分割,更像是一件精心设计的艺术品。国际著名建筑期刊美国《建筑师》杂志专篇论文中曾评价凤凰中心:发出了“中国制造”向“中国创造”模式转变的信号。
         凤凰中心的完美落地与数字化技术和工作是分不开的。建造凤凰中心使用的BIM技术,是三维建筑的信息模型技术,可以让建筑师采用数字软件,完成建造设计,有效保障“建筑”的精细化。在当时,制造复杂曲面属于前沿技术,一般用于航空汽车等高精度工业领域,邵韦平带领团队经过大范围搜寻后才选定了一套用于飞机设计的软件。在数字模型系统的精确控制下,凤凰中心的外壳被切成了3083块“鳞片”,每一块都不一样。通过数字技术,也让原本采用的造价高昂的曲面玻璃,被平板玻璃所取代,使得拥有复杂曲面外形的凤凰中心,在保持造型设计不变的同时,大大降低了建造成本。据说,凤凰中心建造过程中,做外幕墙的一家公司因为看到这个工程太复杂,超出了之前的建筑经验,而在一夜之间跑路。
       回首那段记忆,邵韦平满怀自信地说:“我和团队能从理论和实践两个方面更深入地去思考建筑学的本质问题,从而在具体的建筑实践问题中寻找到更接近真理的答案。”这份成竹在胸的自信与底气,是来自于30年职业磨炼、10年与顶级设计公司合作的经历,以及大量高难度工程实践的历练和对前沿设计方法的学习和研究。
       “中国的建筑师,应该有这样的自信,我们能够创造出优秀的建筑设计作品。把设计做到极致,完成高完成度的设计作品,这就是建筑师的职业精神。”——邵韦平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