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圈内新闻» 新闻关注

逆火而行的背影

——

作者:  来源:  时间:2020-01-13

      2019年3月30日18时许,四川省凉山州木里县雅砻江镇立尔村发生森林火灾。接到火情通报后,凉山森林消防支队西昌大队立即奔赴火场。31日下午,西昌大队消防员扑火人员在转场途中,受瞬间风力风向突变影响,突遇林火爆燃,30名扑火人员失去联系。经过全力搜救,4月1日晚上6点多,失联者的遗体全部找到,27位消防员和3位当地地方扑火队员均未得以及时避险,壮烈牺牲。
      4月4日下午,四川省木里林业局第三营造管护处副主任王慧蓉的遗体被发现。他在4月1日扑救余火时不幸失足落崖,成为此次火灾中第31位牺牲的勇士。
      他们的平均年龄仅23岁,年纪最小的只有18岁。应急管理部评定27名森林消防指战员为烈士、追记一等功;3名牺牲地方人员被评定为烈士。
   
火情紧急,向着危险出发
      3月31日凌晨1:10,警铃突响,西昌大队收到紧急支援木里火场的命令,进入一级战备状态。就在不到24小时以前,西昌大队刚刚结束长达三天三夜的灭火任务。大家回来还没来得及好好睡上一觉,就再一次奔赴火场。而这也是西昌大队在2019年连续转战的第14场火灾了
      “三分钟集结,五分钟出动”,是大队里紧急集合的规定。胡显禄和张浩第一时间召集了自己中队的战友,连同大队其他人马共计41名骨干力量,分乘五辆车,前往木里森林。
      木里,位于四川凉山州西部,属于国家一级重点火险区。此时的3月,正值森林火灾的高发期,对于正在前往木里森林的的队员们来说,每次出发,他们都会做好充足的准备,也会做出最坏的打算。可谁也想不到,这“最坏的打算”,会这么快降临。
      凉山州山高谷深,森林覆盖率将近50%,是横断山脉在四川境内最为典型的地带,是青藏高原地质结构最复杂、环境最恶劣的地段之一。冬春季节,森林火灾易发频发,且多发生于海拔两三千米以上的原始林区。进山灭火的道路荆棘丛生,原始丛林深处更是暗无天日。前往木里森林的路非常难走,山路崎岖,连路灯也没有,能见度极差,队员们就在这辆消防车上,要一路颠簸六个小时,才可以到达山脚下。摇摇晃晃中,每个人都有些睡意。
      胡显禄在黑暗中刷着朋友圈,试图缓解一下自己的困意。这时一条更新蹦了出来,是张浩发的。胡显禄还没来得及看,转身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精神头不错啊,还有心情发朋友圈。赶紧歇一会儿!”
     张浩回了一句“知道啦知道啦,这么紧张的气氛,这不是调节一下嘛”。 
     这条朋友圈,成为了张浩留在这世间最后的消息,时间,定格在了2019年3月31日1:31分。
      早上7点多,天刚蒙蒙亮,在经过六个小时的摩托化行军后,西昌大队终于抵达木里森林山脚下的火场集结点。山间沟谷纵横交错,山坡坡度大多在80度左右,地势异常险峻,要想到达真正的火点,远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
 
火势迅猛,众人猝不及防
      消防员们攀爬的路崎岖狭窄,最窄处不到30厘米,旁边就是悬崖。除了应付陡峭的山路,他们每个人身上还要背负10至25公斤灭火装备,只能紧紧贴着山壁行走。 
      其实,在很多案例中,直升机救援或人工降雨都可以达到灭火效果。但木里森林地形复杂,树木茂密,飞机无法准确定位火点,难以接近,必须依靠人力上山展开扑救。若是实施人工降雨,森林上空必须集结足够水分,可是当天的木里森林根本无法满足这些自然条件和空气条件。如此情形下,消防员唯一的选择就是亲自上山。
      3月31日下午5点多,西昌大队终于抵达火线,展开现场勘查,可情况却不容乐观。经火场勘查,他们发现位于悬崖底部有两个烟点。烟点虽然找到了,可由于位处崖底,想要接近十分困难。指导员胡显禄明白,如果这个问题不及时解决,在大风作用下很快会形成新的火头,火势扩散后,这场森林大火将会面临不可控制的局面。
      松茸是当地老百姓的重要经济来源,西昌大队知道,一旦这些烟点不得到及时控制,不仅大火会烧毁了松茸资源,燃着的松果还有可能滚落到山体下方,引燃山林,威胁所有灭火人员的人身安全。也可以说,这些消防员是在和一颗颗随时有可能引发大火的松果作战。
      就在两支队伍出发后不久,风力突然增加。胡显禄率领的第一支10人先遣组提前勘查地情,控制明火和烟点,教导员赵万昆带着剩下的20人组成救援组,随时准备增援。在处理完第一个烟点后,胡显禄发现悬崖下还有烟往上冒,这意味着下面可能有明火正在燃烧。此刻山间刮起了7级大风,形势板其
不利,严重的话,小火苗可能会引发“火爆”。胡显禄立即用对讲机向正在山顶观察火情的西昌大队大队长张军报告。然而,还没等张军做出反应,他最担心的事情就发生了!
      只听身后十米不到的地方传来“轰”的一声,胡显禄顿时感觉到火浪从背后袭来,他一边向前奔跑,一边冲着对讲机喊着“火爆来了,快避险,快避险!”胡显禄带着队员从右侧山坡一路向下,身后的大火与这支队伍仅仅隔了两米,他们感到后背一阵火辣,就像有个熨斗紧紧贴在自己身上。
       这时,一根直径一米左右的倒木横在悬崖边,挡住了他们的去路。四中队四班班长王顺华第一个翻过了倒木,冲出火球,然而,此时的胡显禄体力已经严重透支,要翻越这根倒木并不容易。眼看大火离自己越来越近,这时候,二班副班长赵茂亦在身后推了他一把,他摔倒在倒木后面,树干阻隔了大火的追赶,这才幸运脱险,救了胡显禄的命。短短十秒钟,烟雾和大火就笼罩了整片森林,胡显禄一边剧烈的咳嗽,一边和死里逃生的三个人喊着其他队员的名字。可除了空气里弥漫的风声和爆裂声,对讲机里,再也没有收到任何回复。
 
“英雄,一路走好!一路走好!” 
      4月1日早晨天亮之后,张军和其他搜救人员进入到发生爆燃的火场地带。救援队伍走了很长的距离都没有发现一个人。当时大家心中还抱有很大的希望,认为失联的消防员已经逃离了火场。
      晚上7点左右,27名消防员和3名地方扑火队员的遗体全部找到,30名失联人员无一生还。因为夜间山路险峻,无法运送大家的遗体下山,那一夜,张军就和其他消防队员一直陪在他们身边。张军说:晚上风这么大,我不能让我的兄弟们独自在山里,他们很冷,我要守着他们。
      4月2日凌晨,救援队把失联者的遗体运送下山。载有英雄遗体的车队抵达西昌市。在通往殡仪馆的路上,当地群众自发走向街头,守候在街道两旁。当运送遗体的车队驶过,众人高呼:“英雄,一路走好!一路走好!”这一声声“一路走好”响彻西昌市上空。
      在回到西昌大队营区的当晚,面对着战友留下来的遗物,全队上下泣不成声。在营区的熄灯号响过后,没有一个人睡觉,自发走到楼下点起蜡烛,为牺牲的战友们默哀。
      二班副班长赵茂亦已经连续失眠好几天了。从火场出来的最后一刻,他曾回头看了一眼,一名小战士刚好被火吞没,那是全队年纪最小的消防员,名叫王佛军,牺牲时年仅18岁。这一夜,好不容易才入睡的赵茂亦梦到王佛军向他伸出手,一直喊着“班副,拉我一把”,“快拉我一把”。面对身边四张空荡荡的床铺,一闭上眼,他总感觉听到了战友们说“我们回来了”,感受到他们脚步踩在地板上的震动,甚至能听到战友孔祥磊弹吉他的声音。
      这场带走了30个人生命的大火到底起因为何?是天灾,还是人祸?
      原因就是它!灭火工作结束后,相关部门人员一路在火场周边搜索,最终,他们发现了一棵烧焦的云南松。这棵树已经存活有80年,因为这次被雷击中起了大火,使得整个火势快速蔓延开,才酿成了这场悲剧。
      在自然灾害面前,森林消防员不仅要面对人为失火,还要应对类似这样的天灾,而天灾的破坏力是永远无法预知的。
      每一次森林消防员的出征,明知极其危险,但为了国家财产和人民生命的安全,他们依旧选择了勇往直前。他们常说,森林灭火是一场永远也打不完的硬仗。这也印证了我们平日里常听到的一句话——“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只不过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
       2019年4月4日,四川凉山木里森林火灾中牺牲的27名消防员和3名地方扑火队员被评为烈士,烈士悼念活动在西昌市火把广场举行。一大早,广场上就站满了人。广场四周摆放着大家为烈士敬献的花圈。30位扑火英雄的亲属到场送别亲人。活动进行中,有部分烈士家属失声痛哭,无法站立,被陪同人员搀扶离开。
      广场中央,一位身着蓝色制服的消防员难掩悲伤,他的名字叫周振生,是凉山支队的新闻报道员,也是牺牲烈士代晋恺朝夕相处的室友。在周振生进入支队后,所有宣传工作都是代晋恺手把手教给他的,包括我们今天在节目中看到的很多独家素材,也是他们二人共同拍摄的。出任务前,代晋恺还对他说过:“等这场火灭了,就回来吃顿好的犒劳一下自己。”可这一去,却成为了两个人的永别。
      不仅是周振生,在送别仪式时,许多消防员看着自己战友的遗像,都痛哭不已。胡显禄脸上还带着火场上留下的伤,手捧一束菊花,流着泪对着赵万昆的遗像说:“教导员你放心走吧,队伍我会帮你带好的。”
      就在追悼会的当天下午,“3·30木里森林火灾”中的第31位遇难者遗体被发现,他是四川省木里林业局第三营造管护处副主任王慧蓉。就在3月31日“火爆”发生后,王慧蓉在火灾扑救时不幸失足从山坡滑落,壮烈牺牲。4月5日17时许,王慧荣的遗体被运送下山。
 
英烈们逆火而行的精神从不会被忘记
      转眼到了2020年的1月,又是一年的森林火灾的高发期,当地人说,在大凉山里,风是不会停的;在火场上,风也是火灾最大的帮凶。站在这片山脚下,仿佛还能感受到烈士们昔日在这里聚集到一起,彼此叮嘱着“注意安全”的场景。
      常思奋不顾身,以殉国家之急。英烈的背影已渐行渐远,可他们逆火而行的精神,却从不会被忘记。
      2019年12月,《档案》栏目组前往驻扎在四川省凉山州的西昌大队,探望了“四川木里3·30森林火灾”中幸存的消防员。胡显禄带领栏目组首次参观了烈士们生前的宿舍,和使用过的遗物。虽然事情已经过去半载,但每每提及这些牺牲的战友,他们依旧几度哽咽。
      烈士张浩的朋友圈封面,是他和他妻子的婚纱照。牺牲时,夫妻二人已经结婚三年了。在封面下面,我们发现,火灾过后,有两条新发的朋友圈,胡显禄告诉我们,张浩牺牲后,他的妻子依旧登录着他的微信。
      自2019年8月底开始,西昌大队也陆续迎来了两批新的消防战士。从“3·30火灾”中脱险的杨康锦作为四中队二班副班长,每天清晨天还没亮就带领着新队员开始了一天的训练。在这个烈士们永远都回不去的营区里,墙上“赴汤蹈火”的红色大字依旧,起床的号子依旧,出操的呼喊依旧,日常的训练依旧,这群新面孔也依旧会继续肩负着未完成的使命,百战归来再出征。
本报特约记者马丽
根据《档案》提供资料编辑整理
该节目每周一 BTV北京 22:11播出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