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圈内新闻» 娱乐新闻

单田芳 且听这回分解

——

作者:  来源:  时间:2019-11-11

      2018年9月11日下午,著名评书表演艺术家,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继承人单田芳病逝,享年84岁。单田芳用他独特的嗓音为我们留下了《隋唐演义》《乱世枭雄》《白眉大侠》《童林传》《三侠五义》等111部精彩生动的评书作品,共计12000余集,有500多家电台、电视台播出,总时长约6000余小时。这是一个什么概念?把单田芳的评书一天24小时连续播放,播上半年都不带重样的!因此,有人赞誉他是评书界的“书圣”。
      除了评书,单田芳让人印象最深的就是他独特的嗓音,这种嗓音在行话里叫“云遮月”,粗糙沙哑,仿佛带着岁月沧桑的颗粒感。那么,他的声音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独特嗓音的背后又有着怎样精彩传奇的故事呢?
       
曾立志不说书,但第一次登台就博得满堂彩
      1934年11月11日,单田芳出生于辽宁省营口市,就在他降生的前一刻,他的母亲还怀着他在茶社里说评书,差点儿就把他生在了台上!这场惊心动魄的降生似乎也预示着,他的一生注定要和评书结下奇缘!
      单田芳出生在曲艺世家,家里三代都是曲艺人,然而在这样的艺术氛围熏陶下,单田芳却从小立志,长大以后决不说书。
      18岁那年,单田芳如愿考上了东北工学院,可上了不到半年的学,他就因为闹痔疮先后动了三次手术,结果课业落下太多,最终只能无奈辍学。就在这时,单田芳的家里突遭变故,父母离婚,母亲改嫁他人。为了挑起家里的经济重担,无奈单田芳只好说起了评书,并拜在了父亲的好友李庆海门下。 
      单田芳原名单传忠,拜李庆海为师后,按辈分他是田字辈,因此改名为单田芳。就在行拜师礼的同一天,单田芳和在患难中一直扶持自己的王全桂登记结婚。一天之间,单田芳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从一个大学生单传忠蜕变成了说书艺人单田芳。
      1956年的大年初一,辽宁鞍山市的前进茶社门口贴着一张大红海报,上面写着:“著名评书演员单田芳,于正月初一演讲《大明英烈》,欢迎听众届时光临,风雨不误。”说是“著名评书演员”,可实际上这时候的单田芳只是鞍山市曲艺团的一名临时工,压根儿就没登过台,心里七上八下慌得很,而且他还不是演出的主角,而是硬插进去的“板凳头儿”。
      什么是“板凳头儿”呢?那时候茶社里每天有早中晚三场表演,都是由曲艺团的正式演员说的,属于正场。“板凳头儿”就是晚场还没开始前和中场结束之后,那段空暇时间就叫板凳头儿,曲艺团的领导给单田芳第一次登台的机会,就是去茶社里说板凳头儿。 
      说书有三难,这第一难,便是登台难。他首次登台表现得究竟怎么样呢?因为大年初一是春节放假,这天茶社里的听众比平时多了很多,只听见前场演员说:“各位都别走,下面还有评书演员单田芳给你们说一段《大明英烈》。”紧接着,在几个人稀稀拉拉的掌声中,单田芳登上了台。
      单田芳生前曾回忆说:“从休息室的门前到那个台上,就二十几步,我都不知道迈哪条腿,我瞅谁都是俩脑袋,眼都花了,我就知道我在云雾之中,俩腿发软到了那个书台,到台上往下一瞅,密密麻麻二百来人,那个汗啊,我一会儿一擦汗,自己都上不来气,朱元璋说,胡大海说,自己都不能控制自己,什么逗号,冒号,破折号都没有了,就光一个劲儿地说,下面有人笑,可能是笑我太紧张了,说得太快,一口气两个钟头说完了,那大冬天的,身上都湿透了。”
      第一次登台虽然十分紧张,可观众的反响还不错,当天单田芳拿到工资,打开一看,挣了四块二毛钱。这在当时意味着什么呢?当时大米一斤一毛八,猪肉四毛五,一个鸡蛋三分钱,如果一直这样,他每个月就能挣一百多元,这在当时可是个不小的数目!这些钱不仅能让他养活家人,还能存下不少!对此刻的单田芳而言,说评书就是为了养家糊口,是他赖以谋生的手段。很快,他成了当地的评书小红人,只要是有他在的评书专场,往往是一票难求。当时的单田芳年轻底气足,加上不懂技巧,用的都是自然声,一天说下来嗓子就开始嘶哑,经常说不出话来。等到嗓子好些了,他又开始不停地备课,说书,表演,根本就没有时间歇着,久而久之,嗓音就开始有些劈裂了。
 
独特的嘶哑嗓音原来是这样造成的
      1978年12月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改革开放的春风吹向了祖国大地,同时也为中国的广播电视行业带来了重要的发展契机。在上个世纪80年代,中国广播业迎来了繁荣的黄金时代,收音机的普及率很高,听评书成了当时很普遍的一种娱乐方式。
      1979年年底,在曲艺团领导的推荐下,单田芳得到了一次去鞍山电台录广播评书的机会,他录制的第一部评书就是《隋唐演义》。对此时的单田芳而言,说评书在他的心中仍然是一种谋生的手段,但它的意义却又早已超越了谋生。或许是从他44岁那年再次登台,激动地拿起醒木的那一刻起,评书对他而言,已经成了与他生命相融的一份事业。那时,刚刚做完手术的单田芳嗓子经常嘶哑得说不出话,他开始大把大把的吃药,甚至还租了一台雾化器放在电台的录音棚里,一停下来就去吸两口,脖子上经常敷着冰袋,实在坚持不住的时候,就往嗓子眼里抹清凉油,那滋味实在是不好受!可他这么做的目的只有一个——让自己的嗓子撑下去!单田芳就是在这样的艰难的情况下,录完了他的第一部评书《隋唐演义》。
      当时电台的领导也拿不准听众们对单田芳用沙哑嗓音说的评书会有什么样的反响,商量之后,电台领导决定在1980年的大年初一开始先播《隋唐演义》的前三十讲,看看收听率,再决定还要不要播。
      没想到,听众都被评书里的精彩内容深深吸引,而单田芳极具风格特色的嗓音不仅没有阻碍观众对他的喜爱,反而给传统评书增添了新的魅力!凭借着一部《隋唐演义》,单田芳红遍大江南北,很多电台都转播了这部评书,接着他又在鞍山电台先后录了三十多部书,一录就是二十多年。从他开始坐进录音室,鞍山电台就再也没有用别人录过评书,直到他离开鞍山电台为止。
 
年近60来到北京做“北漂”
     可以说《隋唐演义》对单田芳意义非凡 ,它见证了单田芳44岁那年的复出,也见证了单田芳第一次的电台录书,让他在改革开放之后的事业焕发出了第二春!
      嗓子的问题终于被观众接纳了,可新的问题却接踵而至!单田芳原本就有几颗牙牙齿松动,于是他就戴假牙套演出,结果掉颗牙就得重新换个牙套,不仅十分痛苦,他还为此闹出过不少的笑话!单田芳生前回忆说:“当时我正说到‘他好像哪吒三太子,翻下九重天!’结果我一紧张,忘了我戴的是牙套了,九重天喷得太猛了,只见一道白光,我的假牙飞出去了。我说,哎,我的牙,我的牙!后来工作人员打着手电帮我找到了,然后涮巴涮巴戴嘴里接着说,就这种笑话出了不是一回两回了。”
      为了能更好地说评书,1984年,单田芳一狠心把满口牙都拔掉了,换一口假牙。然而假牙安好之后,对他来说却是新的折磨!那段时间里,单田芳牙龈肿得厉害,长了好几个脓包,连水都不敢喝,可是演出的日期不能更改,只能硬着头皮坚持上场。临上场前,单田芳就找一根大针,对着镜子把牙龈上的脓包全挑开,再往外挤脓水,一直挤出血水,等血水趟净了之后,他再戴上假牙上台演出。演出结束后,单田芳常常感到头痛欲裂,只能去医院打镇痛剂。即使这种情况,他的演出也没有间断过。就这样,凭借着超人的意志和不懈的努力,评书开始渐渐为他带来了名和利,日子也开始有了起色。可就在这时,噩耗却再次降临!
      1992年,单田芳相濡以沫多年的妻子病逝了,这对单田芳来说无疑是沉痛的打击。 老伴去世后,单田芳将评书填满了自己的全部生活,此时评书对他而言除了是一份需要他为之拼搏的事业,更是一种精神慰藉,而他说书的平台也渐渐开始从电台过渡到了电视。
      1993年,单田芳的事业发生了重要的转折。这天,他接到了北京电视台的邀请,到北京来录制电视评书。紧接着,已经年近六十岁的单田芳做出了一个十分大胆又出人意料决定——他要去北漂,他要在北京扎下根来!
      就这样,年近60岁的单田芳孤身一人来到了北京。此时北京的评书界可谓名家云集,袁阔成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录制的《三国演义》备受好评;刘兰芳也凭借一部《岳飞传》轰动全国,影响海外;田连元已经凭借一部《杨家将》在央视的《曲苑杂坛》站稳了脚跟。评书四大家的其余三人早已在北京扬名天下,单田芳还只是个地方名人,他要如何在人才辈出的北京脱颖而出呢?
      凭借着鲜明的个人特色,单田芳的评书在北京电视台一经播出,便创造了新的收视奇迹,接下来不仅北京电视台请他继续录书,中央电视台也开始邀请他去录书。
    上个世纪90年代,中国曲艺呈现“人才辈出、百花齐放”的繁荣局面,《曲苑杂坛》《电视书场》这类节目受到无数观众的喜爱,单田芳开始在电视屏幕上大放异彩。很多书迷反映,不知道为什么单田芳的声音总是能给人安全感,他口中的故事婉转惊险,又寻常可亲,阅尽人间苦乐。不同于其他评书演员,单田芳的评书语言风格诙谐幽默,妙语连珠,被称为“单式幽默”。除了传统题材,单田芳还十分擅长讲武侠故事,武打动作说得特别真实。因为单田芳年轻时练过真功夫,认识很多习武之人,所以他的评书讲起武打动作,总是让人感觉酣畅淋漓,真实过瘾。单田芳的评书还十分注重评论,相对于其他评书演员,他的评书评论的更多,也更真切,很多话既通俗易懂,又富有人生哲理。
 
一部新书《乱世枭雄》将他推上事业的巅峰
      很多观众只看到了单田芳在电视上潇洒自如的表演,却很少有人知道他在舞台下的付出。他在生活中是个十分自律的人,有自己的一套固定作息,每天四五点钟就开始起床备课,上午录书,下午外出工作,傍晚再准备好第二天要录的书,每晚临睡前,他都会打开日记本记录下一天的工作内容,如此周而复始,这样的习惯他一直保持到了临终前的最后几年。他所有日记堆起来整整有4立方米,堆满了整个书屋。通过这些泛黄的日记,我们依然能感受单田芳对评书的不断突破和钻研精神,评书对他来说,已经占据了他生活的全部。 
      正是他对评书废寝忘食、精益求精的精神,让他在评书艺术上不断创新突破,很快,一部新书《乱世枭雄》将他推上事业的巅峰。
      评书《乱世枭雄》根据大量的历史材料和民间传说精心创作而成,讲述了张作霖和张学良父子的传奇人生。因为播讲过程中,单老的口误极少,情节紧凑完整,堪称评书艺术中的经典,被人戏称为“不是人讲的评书”。单田芳写过很多新评书,《乱世枭雄》是他本人最满意,也是他付出心血最多的一部评书,从构思采风到成稿录制,他用了整整十一年的时间。这十一年里,单田芳的足迹遍布东北各地,但凡听说哪里有人见过张作霖,或者是在他手下当过兵,单田芳都会立刻赶过去登门拜访,收集资料。
      《乱世枭雄》虽然是演义,却是基于大量史实资料编著而成。为此单田芳阅读的史料书籍就有30多册,每天的阅读量更是高达十万字。单田芳录《乱世枭雄》的时候精神压力非常大,简直是在用自己的生命说书。毫不夸张地说,《乱世枭雄》不仅是一部评书,更是中国从清王朝到民国社会变革的缩影,也是融政治、历史、军事、权谋于一体的百科全书。 再加上张作霖和单田芳都是辽宁人,口音相似,这也让单田芳在模仿张作霖时更加贴合人物,惟妙惟肖。评书已经和他的生命彻底融为一体!
      单田芳的评书不仅得到了亿万观众的喜爱,同时也获得了不少殊荣。2009年6月,单田芳被授予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2012年,单田芳在第七届中国曲艺牡丹奖颁奖典礼上获得终身成就奖,这是曲艺界的最高奖项。
 
耗尽生命为家乡录制新书
      或许是老天爷偏偏喜欢捉弄人,2014年不幸的意外却再次发生。从前单田芳只是嗓音嘶哑了,可这一次他却彻底说不出话了!
      2014年,单田芳被诊断为脑血栓,并出现了严重的失语症状。好在脑血栓的治疗手术很成功,出院后的单田芳也开始慢慢恢复,可就在他渐渐能发出声音之后,他说出的话却震惊了所有人。单田芳的儿子单瑞林说:“父亲出院后,开始只是说些简单的生活用语。忽然有一天,父亲说:‘我要录《千山传奇》。’我说:‘爸你干什么,你说什么?’‘我要录书。’我说:‘爸您能行吗,您说话都很费劲。’‘我要康复,能行。你们支持我,支持我!’”
       《千山传奇》中的千山是单田芳先生家乡鞍山的旅游景区。原来,在单田芳没有病倒之前,千山风景区的负责人就找到单田芳希望他录一部关于家乡千山的评书,单田芳欣然允诺,能为自己的家乡宣传出一份力他义不容辞。可没想到,这部新书还在创作阶段,单田芳就突然病倒了。单田芳一生看重承诺,病痛中也依然惦记着这部书。出院后,单田芳的孙女就开始帮他在家里录音,累了就休息。有的音发不出来就抹掉,再重新发声重新录。就这样,《千山传奇》成为了单田芳先生的最后一部评书作品。
      从2014年患病,到2018年单田芳逝世,这四年的时间单田芳先生大部分时间都练习书法、看书、休养身体。从2017年后,他的体能渐渐下降,有时需要住院治疗。尽管因为身体的原因,单田芳的生活已经不再像从前那样被评书填满,但他的心里却始终没有将评书放下来过。他曾对家人说,自己此生最大的遗憾就是想创作一部新书《上下五千年》,可惜已经力不从心了。
       2018年9月11日下午3点30分,著名评书大师单田芳因病在中日友好医院去世,享年84岁。临终前,单田芳的儿子单瑞林一直陪在他的身边。他在沉睡中去世,没有痛苦,安详而逝。他一生以声动人,却走得无声无息。 本报特约记者马丽根据《档案》
提供资料编辑整理
该节目每周二 BTV北京 21:18播出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