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圈内新闻» 娱乐新闻

秦怡:我是真正的90后

——

作者:  来源:  时间:2019-11-11

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党中央决定首次开展“国家勋章和国家荣誉称号”集中评选活动,隆重表彰一批为新中国建设和发展做出杰出贡献的功勋模范人物。秦怡、王猛、郭兰英一起被授予了“人民艺术家”国家荣誉称号。遗憾的是,今年虚岁已经98岁高龄的秦怡并没有出现在现场。但让人感到欣慰的是,9月29日,曹可凡在自己的微博上发布了两张秦怡老人在病房当中收看颁奖直播的照片。照片中,坐在轮椅上的秦怡一只手拿着五星红旗。看起来,她虽然消瘦了很多,但仍然如往日一般妆容很精致,甚至让人们忘记了她的年龄。
 
出演《妖猫传》让同组年轻演员敬佩
      秦怡,从1938年在中国电影制片厂当见习演员起,在这个舞台上已经从艺八十余年了。在这些年中,她塑造了近百个不同的影视形象。《铁道游击队》中善良正直的芳林嫂,《女篮5号》中敢爱敢恨的林洁,《青春之歌》中为革命献身的林红等等,都是可以载入影视的角色。而生活中,她似乎总与苦难和不幸为伴。一个卧病在床20年的丈夫,一个患有精神分裂症的儿子,一段段悲喜交加又刻骨铭心的记忆,塑造了一个风化绝代、举世无双的秦怡。秦怡在她撰写的自传《跑龙套》中写道:从开始从艺一直到今天,我始终不论什么角色都在演。上世纪40年代演话剧时,更是什么都演,而且经常去跑龙套。
      95岁时,秦怡参演了陈凯歌执导的《妖猫传》。在这部电影中,她客串了一位宫女老嬷嬷。虽然,她出场不足一分钟,但是她认真的态度让全剧组的人十分感动。
      主演黄轩说:“我没想到秦怡老师90多岁了,还能出来拍电影。在现场,她即便可能记不清台词,也会看这台词板来说台词。但是,拍出来她的所有的表情和状态都特别好,让我们非常感动。”秦怡很开心自己能成为最老的演员。“当电影演员以后,我就不想再作别的,永远也不愿意放掉这份工作。”
 
93岁主动要求滚山坡
      2014年,秦怡自编自导自演了电影《青海湖畔》。当年93岁高龄的她还跑到海拔3000多米的高原,拍摄了这部剧。作为该剧的编剧和主演,她亲自到青海考察,白天奔波,晚上回到家继续写作到深夜。也正是因为这部戏给她留下了硬伤。秦怡的左腿开始变得不利索,走起路来需要人搀扶。
      对于大多数人而言,90岁已是耄耋之年。但过了90岁之后,秦怡却越发觉得每天要做的事情很多。她笑称自己是“90后”,总有很多新东西想学。
      有一场戏需要秦怡从山上滚下来,导演都不相信她能完成,但秦怡却坚持要自己完成。导演沈星浩答应了秦怡的要求,虽然担心她的身体,但他知道这个请求是万万不能拒绝的。因为,当时93岁的秦怡已经把这次的拍摄看成了上战场。秦怡笑着说:“导演害怕,怕我翻滚得回不来了。”历时两个月,《青海湖畔》终于拍摄完成。
 
周总理一番话语奠定她的人生路
      秦怡,原名秦德和,1922年出生在上海的一户富足人家。1937年,16岁的她离家赴抗日前线,并走上了演员之路。那时,她对演员行业还知之甚少。与一位重要人物的偶然际遇,彻底改变了她对演员这个行当的理解。一次,她在一个饭局上见到了一位留着胡子的人。席间问秦怡工作还是读书?她回答自己当演员,偶尔还在合唱团混混。没想到,“大胡子”一听混混立刻严肃了起来说:“你们在合唱团唱的抗日歌曲都很了不起,不知道有多少人在你们的歌声鼓舞下,走上前线,浴血奋战,取得胜利。”第二天,秦怡总觉得有些面熟,问了一下请客的人才知道,原来,“大胡子”就是周恩来。这次小小的误会,让秦怡与总理成为此后30多年的忘念之交。周总理的教诲在她心中埋下了火种。
 
结婚37载,她不曾放开他的手
      1946年,秦怡通过刘琼的介绍,与电影皇帝金焰相爱了。1947年的冬天,秦怡去香港拍摄电影《海茫茫》。此时的金焰已然成为了她形影不离的保护神,始终陪伴在她的身边。在好友的撺掇下,由郭沫若和茅盾担任证婚人,37岁的金焰和25岁的秦怡举行了热闹而又简单的婚礼。秦怡和金焰都是第二次的婚姻,这份来之不易的爱情,也让秦怡格外珍惜。在秦怡眼中,金焰是个多面手。“生活和工作中,所有的事情他都会做。他会做衣服、会做饭。”但是,酗酒却成了金焰的致命伤。
      秦怡说,丈夫喝醉后简直就换了个人。“他会沿着房顶的房檐一直走,会经常闯祸。我俩经常因为这个事情吵架,我总说你这样喝下去,真的没办法跟你在一起生活。但是,他就是不听。”
      电影中,秦怡饰演的角色大多都有美满幸福的结局。但生活中,她的一生却总和苦难不幸为伴。7年之后,由于金焰的感情出轨,两人分居,长达30年。尽管分居,秦怡却一直没有在别人面前指责过金焰。1956年金焰在拍摄电影《暴风中的雄鹰》时彻底病倒了。他的胃被切除了三分之一。这场看似平常的手术却因为医生的一次失误,最终导致了金焰20年的卧床静养生活。
 
对儿子的爱感动施瓦辛格
      1948年7月,秦怡生下了小儿子金捷,小名小弟。这个小天使的到来让秦怡感到前所未有的幸福快乐。然而,幸福的日子并不长久。1965年,16岁的儿子金捷突然发病,被确诊为精神分裂症。这彻底改变了秦怡下半生的命运。1968年的一天,儿子吃下了整整一瓶的氯丙嗪,这种药是治疗精神病的,一次吃下10片就能致命。幸亏秦怡发现非常及时,才未酿成大祸。40多年来,秦怡一直生活在担惊受怕之中,甚至不敢离开一步。1978年,金捷的病开始转型,从忧郁转为狂躁,他开始打人。每次儿子打她的时候,她都拼命抱着头喊着:“不要打妈妈脸,妈妈还要出去拍戏。你要打就打我的后背吧。”在上海徐家汇一个普通的居民小区,秦怡和小弟就这样生活了三十多年。尽管小弟病重时常常摔东西、打人,但是秦怡竭尽所能地维持着家中的整洁和体面。
      经年累月的相依相伴,秦怡也鼓励儿子有尊严的生活。病中的儿子居然迷上了画画。2002年5月的一天,在上海举办慈善拍卖会,秦怡带着儿子画的一幅画叫《衡山公园》被国际影星施瓦辛格拍走。施瓦辛格激动地说:“我拍走这幅画因为秦怡是个伟大的母亲。”
      2007年的3月7日,就在儿子60岁生日前夕,小弟永远地走了。而那一年秦怡85岁。她的内心却充满了难以名状的巨大悲痛和对小弟无尽的想念。
      2008年汶川地震后,秦怡捐出了20万元。玉树地震之后,她又捐款3万元。虽然数目不多,但对于朴素了一辈子的老艺术家来说,这几乎是她全部的家当。她说这些钱本来就是留给儿子的,现在他不在了,要把这些钱给最需要的人。
本报记者周一根据BTV科教频道《记忆》提供的资料编辑整理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