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圈内新闻» 娱乐新闻

粗犷柔情的 北京爷们儿李成儒

——

作者:  来源:  时间:2019-12-03

近期,一档由陈凯歌、李少红等导演担任导师的节目《演员请就位》,一经播出便引起了观众的关注。该节目邀请了实力派演员李成儒、王迅等作为嘉宾助演并现场点评。李成儒凭借入行多年练就的精湛演技在助演过程中将各个角色演绎得淋漓尽致。节目中,他不但给观众带来了精彩的表演,也因语言犀利的点评与在场的其他导师形成了强烈的反差,引起热议。观众对他的点评也褒贬不一。如此耿直的李成儒跟他从小到大的成长环境有着怎样密不可分的关系?本期《记忆》带您走近演员李成儒。
 
■6岁为了粮食“浴血奋战”
      1954年,李成儒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家庭。由于父亲很早离开了人世,母亲拉扯他们十一个孩子分外辛苦。李成儒童年的记忆中,没有童话和糖果的味道,只有对饥饿的体会和对野菜的辨别力。他说:“童年给我的感觉永远是在饥饿中。我们家永远没有隔夜的粮,第二天吃什么也不知道。我曾经在马槽里边轰开那些马,去拣马槽里的豆饼、花生饼吃。人家做花生油、豆油都会把剩下的渣压成很硬的饼,用来喂马。吃起来虽然特别硬,但是能够充饥。”
      饥饿,是李成儒对于那个年代最深刻的印象。他曾说,儿时的自己特别善于打架,街坊四邻经常去家里告状。现在回忆起来,那时打架往往不是淘气那么简单,6岁的他为了生存,不得不像一个男人一样去战斗。
      “我6岁就可以通过跟人家浴血奋战来获得食物了。我家从城里搬到丰台,从丰台又搬到西山。那会儿西山是农村,我们就在那里租几间房,暂住一阵。可是,我们在那里没法生存。上世纪60年代初正好又赶上三年自然灾害,人都吃不饱饭。一赶上放场了,大家就拿着小铲子、麻袋、簸箕去抢白薯。我们城里来的人都老实得不得了。那时,我才6岁,两个哥哥一个7岁一个不到10岁。我们几个过去刚往田边一站,二三十个农村孩子就围了上来。可是我知道,家里没的吃,不跟他们打一架是不可能占下一垄地的。没办法,我就一个人浴血奋战,俩哥哥站在旁边看着。结果是我们最终占了三垄地。这一战之后,我们家就算落下脚了。以后再放场,都有我家的粮食。”
 
■86版《西游记》中,他是导演的场记
      李成儒说,母亲曾经灌输给他一句话:好男儿不挣有数的钱。“我当时觉得这句话太可笑了,这怎么可能呢。我们那辈的人都知道,只要踏踏实实上班,第一年16块钱,第二年18块钱,第三年21块钱。”俗话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1971年,17岁的李成儒进入景山服装厂,成为了一名缝纫工,一个月的工资是16块钱。
      当时的景山服装厂是生产出口衬衫的。他进入车间后开始学着上袖头,也就是把两只袖口缝到袖子上,他一天能做500多件。但是,年纪轻轻的李成儒不甘心一辈子当一个服装厂的工人。1972年,李成儒拜师北京人艺演员董行佶学习台词表演,这一周一次的学习持续了10年。1980年,他终于在老师的培养下考进了电影学院的进修班,与赵宝刚是同班同学。然而,属于他的演戏梦却没有实现。毕业后,他无处可去,正逢中央电视台招人,他就本着能学东西就成的精神,成为了一名场记,进入正在筹拍的《西游记》剧组。
      在每个中国人心中,《西游记》家喻户晓。那时,从小热爱文艺,曾拜师学艺10年,又一心想演戏的李成儒在《西游记》剧组待了5年。那时,他的工作只是剧务,可是很少有人知道,其中的八戒和沙僧都是因为李成儒的推荐才得以顺利出演这部戏。“当时建组只有五个人,我是杨洁导演的场记。我一进入剧组,工作量特别大。剧组出去拍戏,有一车皮的东西要拉,其中还包括那匹白龙马。那匹马都是我从内蒙古买来的。”
 
■下海经商成功,却一夜变穷光蛋
      五年下来,虽然北京小伙李成儒没有演成《西游记》里的任何一个角色,但是他随着剧组游历了祖国的名山大川,而且公关和组织能力都得到了很大的提升,拥有商业头脑的李成儒决定下海经商。他在北京西单的黄金地段租了一个门脸,开了一家服装店,起名叫“特别特”。他给“特别特”的定义是——特别的商品、特别的质量、特别的服务,带给您特别的满意。
      李成儒很有经营头脑,他当时在《北京晚报》登了一条广告,在北京海选女售货员。他觉得,如果售货员是个漂亮的姑娘,那么穿上他店里的服装,销量肯定会特别地好。他用高薪选中了上百位形象气质出众的美女,这在上世纪80年代末的西单,简直就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所以,他的商场也跟着火了起来。
     “那个时候,卖皮鞋的利润是100%到200%。我从全国各地搞来皮鞋,每天现金就有五六十万。”任何人的成功都不是一帆风顺的,就在李成儒生意最辉煌的时候,意外突然降临。一次投机炒汇失败,让李成儒千金散尽不复来。
      一夜之间赔尽上千万的美金,并没有打倒这个北京爷们儿。他重操旧业,经商赚钱。有一次,李成儒正在东单夜市上卖冰激凌,走过来一个男人说:“来俩冰激凌。”盛完之后,他抬头一看原来是自己在电影学院的老同学赵宝刚。这次相遇,让李成儒重新续写了自己的演员梦,改写了他今后的人生道路。赵宝刚当时正在做《编辑部的故事》的剧本,李成儒就问问有没有合适自己的角色。一个星期后,他接到了赵宝刚的电话,让他来出演《侵权之争》中的骗子。随后,李成儒出演了冯小刚的经典喜剧《大腕》,扮演了一个精神病患者,那段一分多钟的精彩台词被无数人竞相模仿。
 
■把自己比喻成“养鸽子的爸爸”
      李成儒在戏当中扮演的角色经常给人留下阳刚的感觉。而生活中,他对待儿子也是十分的严格,他用一种特殊的父爱呵护着自己的儿子。“我认为,孩子们经常会无病呻吟,他们没吃过苦,稍微受点罪就喊不行了。我身上很多男子汉的东西在儿子身上都很欠缺。我告诉儿子,我就是个养鸽子的,小鸽子只要自己能吃食了,两个老鸽子就要把小鸽子   出去,让它掉在地上。小鸽子挣扎着飞上去还想进窝,又被老鸽子   出去。我们院子里有狗,往上一扑,小鸽子如果能够挣扎着飞上天,它就活了。它如果飞不上去,就死了。我总告诉儿子,你就是那只小鸽子。”
      作为父亲,他对儿子李大海向来要求严格,很少夸奖。他在儿子17岁时,凭借着《重案六组》中的曾克强一角获得了第12届春燕奖电视剧男主角奖,也为儿子之后的演艺之路树立了良好的榜样。
本报记者周一根据BTV科教频道《记忆》提供的资料编辑整理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