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圈内新闻» 娱乐新闻

叶乔波:零的突破

——

作者:  来源:  时间:2019-12-11

      1979年,中国跟美国建交引起了世界的广泛关注。这个时候,已经快举办冬奥会了,国际奥委会让我们马上组建队伍。我们当时的运动员都不知道什么叫冬奥会,就这样,我们临时召集了一些运动员,参加了1980年在美国普莱西德湖举办的冬奥会。
      当时西方各大媒体都用特别显著的大标题来报道:中国,两个第一:第一次参加冬奥会,成绩倒数第一。我们当时就是这样的一个背景。很多运动员回来给我看他们的照片,我才第一次意识到那是一个那么盛大的体育盛事。我特别向往的一件事,就是我希望有一天,能够像他们一样参加冬奥会,能够亲眼看到我们的国旗冉冉升起。
 
首枚奖牌,痛失金牌!
      就这样,1992年2月10日,我为中国拿到了第一块奖牌。当时我的运气不是特别好,我跟苏联选手分到一组,在前一年我们成绩相当,那一年苏联解体,他们所有运动员都没怎么训练。这样的话,我们一出发,前200米在换道区的时候,我就跟她拉平了。按照规则她应该给我让道,但是她没有,所以我们两次身体的碰撞,包括冰刀和手臂,这种撞击影响了我的500米的速度。我下来以后特别不高兴,我就穿着冰刀,追着裁判长申诉。可是这裁判长一直躲着我,最后他就进到场地的最中间,我穿着冰刀是不可能走到这个场地的石灰地,然后他就从场地中间下到了地下通道,我就找不到他了。
      当1992年我参加完500米速滑比赛的时候,站在领奖台那一刻,我既为拿到了这枚奖牌而高兴,同时又为由于相撞这样的一个事件,与金牌擦肩而过,也觉得特别遗憾,所以在那一刻我真的不甘心。
 
带伤上阵,去战斗!
      我想我一定要坚持到下一届奥运会。家人、朋友劝我说,不要再去滑了,你已经有一身伤了。膝关节的髌骨当时也错位了,里头有5个碎片,经常绞锁,就你在快速移动蹬冰的时候,一旦卡住就动不了了,动不了的时候就会摔出去。我就用绷带把髌骨拽回来,然后要缠很多圈,后来膝关节的皮都粘烂了,还有很多埋针在上面。我在国外自己针灸,需要一百多针来止痛,欧洲有名的外科医生看到我的膝关节,他说这个膝关节已经不能训练了,更不可能比赛了。这个时候我就做出了选择,就是继续为奥运而战。1994年,我又出现在奥运会的赛场。
      我穿着冰刀走向赛场的时候,韩国队的队员叫刘仙姬,也是我的竞争对手之一,她就狠狠地在我的背部打一拳,她说乔波去打仗。我当时就想起14岁那年,在八一队去烈士陵园,看到一幅油画。一名战士在山头上,所有的战友都牺牲了,都在他的身边倒下了,只有他在硝烟弥漫的战火中。他一个人左手托着肠子,右手端着冲锋枪,就这样一个画面,我一生都不会忘记。那她捶我这一下的时候,我突然想到我就是那名勇士,我就牺牲在这个战场上了,在所不惜。
      当冲刺到最后还剩20米的时候,我的膝关节又发生了绞锁,所以我就想一定要克制住自己,千万不要摔。就这样,当前两组4名运动员跑完的时候,我已经是第3名了,然后就这样的几十个选手下来,仍然以0.01秒的微弱差距,保住了这枚铜牌。虽然它的成色没有金牌那么好,但是,就是为了我们这面五星红旗,我也要玩命地去拼搏。
      当我回国的时候,跟许多年轻的学生们分享我的经历和梦想,激励了很多年轻人,不断地向前,不断地实现了自己的梦想的时候,我突然觉得我不属于我自己。
 
2022年北京冬奥会
      在1992年拿到奥运的“零的突破”以后,整整跨越了十年,我们的大杨扬,短道速滑优秀选手,拿到了第一个冬奥会的金牌。冬季项目实际上爬坡的过程非常艰难,几代人的前赴后继,不断地努力。大家可能知道申雪、赵宏博,他在前一届奥运会,就只剩一个月的时候跟腱断裂。谁能想到跟腱断裂是大开刀,要从脚跟把跟腱抻到膝关节接上,然后从身体的另一个部位要取出一个韧带,才能够上场。就这样的一个运动员,一个月以后上场还照样地托举,照样地三周的旋转,跳,就是37岁大龄,拿到了奥运冠军。以至于他们又坚持到了下一届奥运会,真的是一代一代的传承。
      但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我们居然能够有一天,拿到北京冬奥会的主办权。2015年7月31日,我正好被邀请到103.9电台,跟主持人一起,在期待着这个激动的时刻。那时候我们有两套方案,一套是没有实现,另一个方案就是实现了。可是真的是当我们听到,第二十四届冬季奥运会主办城市是北京这两个字的时候,我跟主持人相拥而泣,然后跳起来,眼泪就哗哗地流下来,我真的觉得比我拿到所有的奖牌都要激动。
 
以运动员的身份提建议
      现在很多退役的冠军们,都在运动员委员会工作。我作为北京冬奥组委的运动员委员会委员,经常给冬奥组委提出一些我们的建议。比如说在餐食上,我们以运动员的身份来提供一些建议。我们要标注这个餐食是有多少卡路里,有没有麦麸,因为有很多人是麦麸过敏,有多少的蛋白,有多少的脂肪。让运动员能够真正的在这半个多月当中,合理地饮食,然后提高他们的能量,又不增加体重。我们一方面要考虑西方人的饮食习惯,同时还要融入我们中国的广为世界喜爱的餐食。我们一直倡议要有翻译站,尤其是小语种的。我做运动员的时候,当时因为语言障碍,不能够很好地跟运动员沟通交流,更重要的是,对一些规则都不理解。
      1981年我第一次参加世界青少年锦标赛的时候,我同屋的对手来自波兰,她就不停地在给我说,然后再指指表。我以为她在问我单圈500米成绩,我告诉她,她说不是。后来我就不管她了,我就去做冰上的赛前准备,就这样我在冰上,足足冻了一个多小时。当时的挪威非常冷,还是海洋性气候,零下20多摄氏度,等着我真正比赛的时候,我的腿全僵了,然后成绩是倒数第一。回来的时候,我才明白她跟我说的意思,她在说浇冰,比赛推迟一小时,所以我们特别希望有这样一个翻译站。我特别希望所有的运动员,能够在北京领略一次难忘的奥运之旅。
      2022年冬奥会在我们北京举办,在我们自己家门口举办。我特别希望我们的优秀运动员,我们的无畏的小将们,能够拿出最好的状态,战出自己的最佳成绩,不断地升起国旗,不断地奏响我们的国歌。
李雪源据央视综合频道《开讲啦》整理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