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圈内新闻» 娱乐新闻

那些被追回的国宝(下)

——

作者:  来源:  时间:2019-12-16

      2000年5月,圆明园生肖兽猴首、虎首和牛首回到北京,经过有关专家的鉴定及紧张筹备后,三件兽首在北京保利艺术博物馆公开展出。此后,这些珍贵文物在国内的多个大城市进行巡展,成百上千万名观众争相一睹国宝的风采。兽首回归,这在当年是个大新闻,毕竟我们能追讨回一批文物实在是太难了。那么,对于流失海外的文物,都有哪些方法可以让它们回家呢?
 
巨大利润导致盗墓贼屡禁不止
      在《那些被追回的国宝(上)》中,介绍了海昏侯墓的发现和震惊中外的“2·15”唐恭陵文物被盗大案。这样的案件可不是个例,类似的情况还有不少。甚至在被盗墓贼洗劫过的那些墓葬中,唐恭陵可以说是很幸运的,被盗文物不仅被追回,基本上也都完好无损。
      然而更多的情况是盗墓贼破坏力巨大,被炸药炸毁的墓道就不用说了,甚至一些被他们认定为“没有价值”的文物也会被随手丢弃、破坏。比如红山文化遗址,堪称华夏文明最早的文化痕迹之一,以高水平的玉器著称。而恰恰就是因为这一点,引来了盗墓贼贪婪的目光和疯狂的盗掘。他们不仅偷盗,还毁掉了一大批文物!在河南安阳,殷墟遗址边缘地带的商代晚期墓葬也曾经被盗掘过,有一些文物因为年代太过久远、保存状况比较差,竟然被犯罪分子丢了!同样是在殷墟遗址,一些骨头制品也因为被盗墓者认定为“没有价值”而被破坏——这简直就是在扎考古学家的心窝子啊!
      最让人气愤的是,有时连本应该属于“正义”的一方也会沦为文物犯罪的“保护伞”。有一个叫“闻喜侯氏盗墓黑帮”的组织,从1993年起逐渐发展出“一条龙”的犯罪链,直到2018年落网前,他们至少偷盗过18处墓穴,几乎偷出了一座涵盖整个中华文明发展史的“小型博物馆”,而这背后,也和当地多个文物犯罪侦查大队的“帮助”离不开。这真是应了那句“有钱能使鬼推磨”,这些人见钱眼开,居然监守自盗!
      盗墓和文物贩卖的“获益”究竟能有多大呢?就拿“2·15”大案来说,盗墓贼从中获利366万港币。还有比这更多的,前面提到的河南安阳殷墟的盗墓案,其中有部分文物就以700万元的价格卖出了。盗掘红山文化遗址的案子堪称“史上最大的盗墓案”,按照专家估计,仅仅追回的涉案文物价值就超过5亿元人民币。去年夏天,国家博物馆举办了“江口沉银”特别展,展出的是明代末年起义军领袖张献忠在四川眉山沉入水中的宝藏,展品的来源包括考古发掘出来的、博物馆馆藏的、民间征集的,还有从盗墓贼手中追缴回来的。直到警方把盗贼抓捕归案时,涉案文物的交易金额竟然已经达到了3亿多元人民币。
 
盗墓贼猖狂 文物部门完善保护措施
      可能有人会问:为什么盗墓贼总是能捷足先登?好像他们找古墓一找一个准,考古专家就得好几年才发现一个,好几次都是古墓被盗之后再“抢救性发掘”。其实这里面的原因很复杂。如果我们能在一开始就守住墓葬,那当然是最理想的。可是换个角度想想,中国古人活动的版图可是太大了,再加上他们“事死如事生”的观念,基本上有人活动的地方就有墓葬。如果真的找出所有墓葬日夜守卫,那得需要多少人力物力啊!
      可能有人会说:如果换个办法呢?如今科技这么发达了,我们在人力有限的情况下提高科学技术,那是不是能防住盗墓贼呢?没错,确实可以。不过在巨额金钱的驱动下,盗墓贼肯定也会相应地不断改进犯罪技术,形成“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局面。就拿盗墓绕不开的前提步骤“挖坑”举例,盗墓贼为了缩短作案时间,减少被发现的可能性,就已经从简单挖坑改为使用炸药,甚至用挤压式爆破了。可由于爆炸会引起震动,公安机关便提前在大墓群附近布防,一有动静就立刻赶赴案发现场。可还是那句话“有钱能使鬼推磨”,在巨额利润的趋势下,盗墓贼又会想方设法改进“挖坑”的办法。
      虽然最尖端的科技还是掌握在考古人员手中,但是他们也有非常不利的一方面——就是数量上的差异。当盗墓贼可不需要太高的文化水平,甚至连字都不用认识几个。可想要培养一个专业的考古工作人员,少说也得10年、20年。这也就会让我们觉得盗墓贼十分猖狂,而考古人员总是忙不过来。
      这些原因固然对文物工作者们十分不利,不过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在于,在盗墓贼眼里,那些不能换成钱的,比如搬不走的墓道和壁画、腐烂的木头在土里留下了什么痕迹、容器里装着的食物等,一概都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之内。而在考古学家们眼中,文物本身的价值当然不会被忽略,但他们更关注的是背后透出的文化信息。一件件文物在他们看来就是一把把解开历史文化谜底的线索钥匙。这也就是为什么盗墓贼作案时间都非常短,可考古学家们遇到墓葬连挖掘带研究,起码得花费好几年的原因。
      那么面对这些不利条件,文物工作者们有没有什么应对措施呢?当然有!首先,当然是在那些已经发现的墓葬周围建立更加完善的防护措施。如果是那些还没被发现的墓葬被盗,也有文物部门、公安部门相互配合的侦查流程,对猖狂的盗墓贼严惩不贷。而那些不幸流失的文物,不管是盗墓贼私藏了还是转手了,就算卖到海外,我们都有方法给追回来。
 
公约在手 流失日本的青铜组器顺利回家
      对于那些被卖到海外的文物,中国政府是怎么追回的?这里面又有那些紧张刺激的故事呢?
      “2·15”大案中有部分国宝就被卖到了海外,不过还没等动用国家力量去追回,转卖的人就自己将文物买回来上交国家了。下面我再跟您讲个故事。就在今年3月,国家文物局接到举报,日本某个拍卖公司计划在近期拍卖的文物中有一组青铜器,可能是从我国非法流失出去的。这些文物的名字叫作“曾(zēng)伯克父青铜组器”,一共有8件。
      很多人都知道,青铜器距今年代久远,能成套出现的更是少之又少,那么这即将被拍卖的青铜组器真的是国宝吗?国家文物局当天就展开调查并很快获得了线索:这些青铜器无论是纹饰、器型还是铭文,都很符合春秋早期青铜器的典型特征,再与同一时期考古发掘资料一对比,已经基本能确定这些文物是从湖北随枣附近的贵族墓葬中盗出的。
      利用这一条线索,国家文物局发现这些文物曾经在2014年的时候出现在上海,于是立刻向全国21家文物出境审核管理处查询,得知所有的管理处都没办理过这批文物临时出境的手续,也就是说,它们确实是通过非法途径带到日本的。国家文物局第二天就向公安部通报了相关情况,很快,上海公安就查到了走私证据链条等关键信息,还发现把这组文物委托拍卖的是一个姓周的市民。
      手握铁证,有关部门紧急照会日本驻华使馆,通报了流失文物的信息,提请日本方面采取一切必要措施,尽快展开相关工作,一定不能让这份国宝再被拍卖。
      这里需要向大家解释一下,其实文物非法流失到国外的情况在不少国家都出现过,所以早在1970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就出台过一份关于非法进出口文化财产的公约,目的就是为了方便追回这些非法流失到国外的文物。就是这份公约,为这一组青铜器的顺利回家铺好了路。
      日本的拍卖公司最终在官网上发布声明,这组青铜器由于涉及家族遗产纠纷,暂时中止拍卖。取得了这个阶段性成果,国家文物局马上趁热打铁,和日本驻华使馆保持沟通,日本方面也对我们追回文物的要求给予了不少积极帮助,而且那个委托拍卖文物的周某最终也表示,愿意无条件地把这些文物上交给国家。在多方的努力下,今年8月,曾伯克父青铜组器终于回国。
 
流失海外文物追索任重而道远
      这一组青铜器的回归只用了5个月的时间,可以说是非常顺利。然而就所有流失在海外的文物来说,能顺利追回的只能算是凤毛麟角。那么,海外文物追回面临着哪些困难呢?
      根据国家有关部门的不完全统计,在全球47个国家的两百多座博物馆中,中国文物不下百万件,而且还都是精品中的精品。就以大英博物馆举例,大英博物馆有一个专门的中国文物陈列室,占了好几个大厅,文物总数多达23000多件,横跨了整个中国历史。除了在博物馆中的文物,海外私人收藏家们手中的中国文物也有不少,这个数字就更没法统计了。
      这些文物除了各个国家在古代和中国贸易往来获得的之外,最多的恐怕就是通过战争掠夺和文化侵略带走的。说起近代这段历史,大家都太熟悉了。自从1840年鸦片战争之后,无数的精美文物被带到国外,甚至有人统计说有超过1000万件文物流失到海外。其中最著名的就是圆明园十二生肖兽首铜像,这些兽首原本是在圆明园的海晏堂前,用十二生肖代表一天的十二个时辰,到了时间铜像就会轮流喷水,十分壮观。自从被英法联军劫掠之后,兽首就流落四方。截止到现在,兽首中已经有8个回归中国,另外4件仍然下落不明。
      此外,除了洗劫,还有不少人是利用科学探险的名义带走大量珍贵文物的,比如之前我们刊载的《1039听天下》节目介绍的敦煌莫高窟壁画和经卷文书,就是这样被带到国外的。
      这些流失文物想要回国,通常有三条途径。首先是回赠,就是爱国华侨、企业家、友好人士等将自己购买或者收藏的文物捐给国家,也就是像生肖兽首那样的回归方式。第二条途径就是回购,由政府或民间团体出资购买,比如1952年周恩来总理批准以重金买回了王献之的墨宝《中秋帖》。这些文物每一件都价值不菲,购买中也容易出现问题,难免会出现文物不保真的风险。而且这种由于利益驱动而回国的文物,也有可能会再次通过拍卖而流出国门。所以文物回归最理想的途径还是第三个方法,那就是:追索。比如曾伯克父青铜组器,就是利用国际公约追回的。
      那么,这份国际公约效果能有多大?这里有一组数据:1998年,文物局通过诉讼程序和外交手段,成功索回走私到英国的3000多件文物;2002年,我国和美国海关合作,带回了古生物化石110件;2003年,从佳士得拍卖公司索回被盗掘文物49件。可见这些公约在我国生效之后,对于依法追索流失文物还是很有效果的,只不过流失的文物太多,文物追索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面对这些流失的文物,身为普通百姓的我们能做点什么呢?首先,当然是坚守底线,绝不参与文物犯罪。在理想状况下,如果大家都能辨别和拒绝购买新出土的文物,盗墓贼自然就会从暴利变成无利可图,也就不会这么猖獗了。更进一步的是,我们可以在发现文物被盗流失后向有关部门主动提供线索。虽然面对犯罪团伙,一个普通人的力量可能微不足道,但汇聚起来的话,用那句流行的话说就是:一切皆有可能!
据《1039听天下》整理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