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圈内新闻» 娱乐新闻

追忆相声表演艺术家 常贵田

——

作者:  来源:  时间:2019-12-24

      2018年11月30日凌晨零点38分,相声表演艺术家常贵田在北京逝世,享年76岁。而就在同年9月初,常贵田的叔叔、相声大师常宝华先生也在北京因病去世,享年88岁。在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里,这对曾经享誉相声界的叔侄、常氏相声的代表人物相继陨落。如今,在常贵田去世一年之后,《记忆》节目带观众一起追忆这位相声名家的人生故事。
 
3岁开始登台演出
      常贵田出生于相声世家,是“小蘑菇”常宝    的长子。1954年,他拜赵佩茹先生为师学习相声。多年来,他走遍祖国各地,成为国内广大观众喜爱的笑星。常贵田不但有深厚的传统相声基础,而且能自编自演,创作出很多优秀的相声作品。常贵田最早接触到相声,是在爷爷常连安创办的启明茶社。当时,老人们都觉得这孩子挺灵的,就把他抱上了舞台,放在凳子上。没想到只有3岁的他虽然只有简单几句话,却把观众都逗乐了。
      虽然,常贵田有说相声的天赋,但生性活泼开朗的他却十分调皮,不爱上学,所以他常受到家中长辈的教育,还因此离家出走过。常贵田生前接受采访时,曾表示儿时太贪玩,要不是因为父亲是位烈士,恐怕天津一中不会要他。他说,自家家法很严,从祖父那辈起就有个近一米的“家法”,只要犯错误就要挨打,所以他上学时经常因为成绩不好挨打。有一次,他实在忍受不了就离家出走了,但是实在没吃没喝,他只好又灰溜溜回去了。一进家门,没想到父亲一把就把他抱住了,随后说的几句话让他一生都难以忘怀。父亲说:“孩子,你去哪儿了?我小时候天天在外面跑,刮风得跑,下雨得跑,下冰雹得跑,下大雪都得跑。不跑没饭吃。今天你跑为什么?你现在是有饭吃,而且吃的是好饭,你跑出去没饭吃了吧?我们小时候不好好上学是因为没有学上。我希望你成为咱们家的第一个大学生。”此后的常贵田仿佛一下子懂得了父亲对自己的良苦用心,他开始每周都去剧场看父亲演出。每次,父亲还会给他买一个小玩意儿,父子情一下加深了。但这样的好时光并没有维持多久。
      在九岁那年,常贵田遭遇了人生第一次重大打击,以至于多年后,他都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常宝    牺牲后,周恩来总理亲自主持了这位战斗英雄的追悼会。常贵田至今仍然珍藏着一张常宝    在前线为战士们加油打气的照片。他认为,这张相片是家族的一座丰碑,影响了几代人。
 
四叔给了常贵田深沉的父爱
      年幼的常贵田尝到了少年丧父的人生悲痛。相声世家,烈士后代,这些是常贵田区别于其他人的特殊身份,也成就了他独特的人生经历。16岁的常贵田继承了父亲的衣钵,追随四叔常宝华来到了部队。
      在部队中,常贵田跟着常宝华学习了很多曲艺方面的本事。很快,叔侄二人成了相声舞台上的黄金搭档,为观众奉献了多部相声作品,观众们亲切地称他们“二常”。两人在文工团时的经历,成为了他们一生最美好的回忆。在常贵田看来,四叔其实更像是一个朋友、一个战友、一个师父。常贵田说,自己九岁就失去了父爱,从叔叔宝华身上,他体会到了父爱。
      舞台上,叔侄二人是黄金搭档。舞台下,常宝华对自己的侄子关怀备至。当年在前线,他就曾经多次帮助侄子虎口脱险。在常宝华心目中,自己的大哥常宝    是烈士,绝不能让侄子常贵田再当烈士。
      在1962年中印边界自卫反击战中,常贵田也经历了当年与父亲类似的险境。“当时,我因为高原反应出现了呼吸困难,必须把动作放慢一倍。但是在24小时内我们连续演出了14场。”常贵田曾说,哪里有慰问团,哪里就有常贵田。在他写给母亲的一封信里曾说:如果我一旦遇到不测,那就让我跟父亲一样吧。
 
从暖男到甩手掌柜
      在文工团的那段时光,常贵田不仅结识了很多生死之交,还遇到了自己的一生至爱。1963年,歌舞团和曲艺队合作到大同演出。在列车上,常贵田开始讲故事,说单口相声,把大家都逗得很开心。就在这时,他认识了自己的爱人闻克礼。
      但由于部队有纪律,两人又经常去全国各地出差,有时好几个月都见不到一回。所以,他们只能通过书信的方式来互相倾诉感情。两人一写就是六年。经过长达六年的爱情长跑,两人终于步入了婚姻的殿堂。婚后的常贵田对妻子闻克礼更是照顾有加。家里的沙发、躺椅都是自己打造的。每天妻子排练完,夜里十二点到家,常贵田都会准备一杯白糖水给妻子喝。
      1976年,常贵田因相声《帽子工厂》小有名望,和妻子的关系也来了个大互换,他成了甩手掌柜。“夫妻之间,不管外面怎么说,只要两个人的心在一起,什么问题都能解决。但是只要我们俩不说话了,连孩子都知道肯定是闹矛盾了。”
      生活中二人相濡以沫,工作中常贵田创作的许多作品灵感也源于他们的爱情。如今,常家相声已经传到了第四代。看着常远、常亮等晚辈都继承了常家的技艺,常贵田自然也希望自己的儿子常悦子承父业。但儿子2002年左右辞职,自己办公司做演出。父亲把他叫回家说了两句话:对员工要以德服人,不要斤斤计较,另外宁可在金钱上损失,也不要在道义上灭亡。
      2005年,常悦遇到一件事,一个工人在几米高的灯架上装灯的时候不慎掉了下来。到医院后发现他身上多处骨折、脑震荡,脸上还缝了十几针。主办方说不管这件事。他其实也不是直接负责人,但是常悦坐了一会儿,总觉得很难受,就把几个供应商叫过来,大家凑钱把医药费都付清了。“钱是好东西,大家都喜欢钱,但是道义是另外一回事。如果我当初为了多赚钱没有去这么做,我现在会非常后悔的。这是多少钱也买不回来的,这也是我对我父亲的那番话的理解。”有意思的是,虽然自己的儿子没有说相声,但常贵田的孙子却展现出了学相声的天赋。
本报记者周一根据北京广播电视台科教频道《记忆》提供的资料编辑整理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