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圈内新闻» 娱乐新闻

钱七虎:人活着就要 干一番大事0

——

作者:  来源:  时间:2019-12-30

      防护工程是什么?我们知道,古代的武士格斗,必然是一手拿矛,一手拿盾。盾是保存自己,矛是进攻敌人,保存自己是消灭敌人的基础和前提。防护工程就是我们国家的盾,它对付的敌人的矛,不是长枪大刀,而是敌人的飞机、大炮、原子弹和氢弹,也就是核弹头。我们就要建大量的国防工程、人防工程。
 
国防工程是和平生活的重要保障
      在上甘岭战役中,在敌人飞机、大炮攻击的时候,我们的战士在坑道工事里面保存了自己,等到敌人飞机、炮弹冲击之后,他们冲出坑道来消灭敌人。由于上甘岭战役的胜利,才能迫使强敌在朝鲜战争停战,保证了我们国家和平安宁的环境。由此看来,我们的国防何等重要,我们的军队何等重要。希望全国人民,在和平时期要提高我们的国防意识和风险意识。因为我们新的生活来之不易,这要从我童年时的经历讲起。
      1937年淞沪抗战,八一三抗战以后,日本兵打到江苏,往南京方向打过来了。我是在逃难路上出生的,婴儿要啼哭,但我父亲是个胆小的人,他怕我的啼哭引起日本兵的注意,如果发现我们,大家就活不了了。所以,我的父亲叫我母亲捂住我,不让我哭。当时国家弱,就要受到欺凌和侵略。
 
当我站在人生的岔路口
      我十七岁时有两个选择。由于政治表现比较好,学习也好,所以我中学毕业最开始被告知要到苏联去留学。我当时非常憧憬,为什么?有个电影演员叫黄宗英,她到我的母校上海中学作过一个访问苏联的报告。她说,苏联的今天就是我们祖国的明天,所以当时我是梦想着去苏联,想为祖国建水电站,想做水电站建设的工程师。但后来哈军工陈赓院长派了人到上海中学选拔优秀毕业生,虽然有一点遗憾,但是没二话,我欣然接受。我还记得通知书上是这样写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工程学院,是我国培养军事工程师的最高学府,录取你为哈军工的学员,这是你的光荣,也是我们的光荣!所以当时我没有去留苏的遗憾,已经被冲得一干二净,我满怀光荣地走进了哈军工。
      经过一年的预科学习,面临分系、分科、分专业。当时有五个系:空军工程系、炮兵工程系、海军工程系、装甲兵工程系和工程兵工程系。很多人不愿意报考工程兵工程系,不愿意和黄土、洋锹、十字镐打交道。我报了第三志愿,学校录取我去工程兵工程系。现在看来,那时的选择是正确、无悔的,从此我和防护工程结下了不解之缘。人生有很多岔路口,有很多抉择,我们要秉持把个人的命运和国家人民的需要,事业的需要相结合。这是我的人生感悟。
科研中没有平坦的道路
      在防护工程领域,我接受的第一项任务就是给空军设计计算地下飞机库的大门。核试验结束后,飞机库的大门打不开,意味着飞机出不来,不能进行第二次反击。
      为什么打不开?因为飞机库大门的变形计算得不精确。要解决这个问题当时面临着很多困难,第一要有先进的理论计算大型的复杂结构的变形,那时世界上刚刚开始出现有限元法的理论。第二,计算这个变形要有大型的电子计算设备,当时的中国还没有集成电路的计算机,只有晶体管的计算机。一个晶体管大型计算机有一个几十平方米的房间大,而且全国只有少数几个单位有,比如研究航天、研究火箭的单位。白天是他们用,而我们只能中午、晚上用。第三个困难,飞机库大门结构非常复杂,它的计算单元非常多,内存量非常大,但晶体管计算机的内存量不够。因此,有限元理论需要学习,计算机的语言编程也需要学习,不但要自己编,而且还要创新,怎样才能使得我们编的软件的内存量最少。上面三个困难没有难倒我,后来这个大门计算出来了,建设成功了。
      我想告诉青年朋友,科研中没有平坦的道路,只有不畏艰险,敢于挑战,敢于创新,才能取得成就。
 
中国需要建造长江隧道
      作为中国工程院防护工程的首届院士,我关心国家经济建设的重大工程。2001年,我提出一个建议——中国需要建造长江隧道。中国之大,长江之险,需要南北的通道。那时长江已经建了很多桥,接近六十座,长江是中国的黄金水道,但是建桥以后,对航运有一定的影响,出现过不少撞桥的事故,广东、九江甚至把桥撞断了,影响了航运。
      中国在长江能不能建隧道?综合考虑航运和南北交通,建隧道既不会影响长江的航运,同时也是社会经济发展的需要。不久,中央就批复要在武汉、南京、上海修建长江隧道,我受命担任长江隧道的专家委员会主任。
      原来的设计单位提出来的方案叫沉管法,就是在长江底下挖一个沟,然后用路上预制好的、一百米左右的管段放在管沟里,然后连接起来,这是浅埋的工法。但是经过研究、调查和查询资料,我感觉这个方案有安全风险。大家都知道,当时长江上游的三峡水电站的建设已经接近尾声,长江三峡大水库建完以后,大量的泥沙要沉在江底里,因此长江中下游冲淤就不平衡了。所以我提出来,长江中下游不能搞沉管法,而是要在深层用盾构法来建。
      但是,长江的地质条件非常复杂,南京、武汉段下面都有很多石头,这引起了刀具的磨损,刀在沙子和土里转、切,它的磨损很小,但是碰着石头,磨损就很大。刀具磨损的预测预警装置出了问题,最后推不动了。刀具磨损了,我说,刀具磨损可以换,可以修,不会报废。后来,专家委员会集体研究,改进了刀具,用中国的刀具提高了功效,最后把长江隧道建成了,我也因此被南京市委市政府授予一等功臣的第一名。
 
人生应当勤奋学习
      科技的成就或者人生的成功,有时候看来好像是一个偶然的机遇,但是我想说,机遇永远只是给那些有准备的人,我们要做好迎接成功的准备。
      人生应当勤奋学习,正确的事一定要付诸实践,付诸行动。年轻人要长知识,同时更重要的是在长身体的时期,有时间就要积极锻炼身体,我现在还是坚持每星期游两次泳,每次游五百米,这是我给自己的目标。我有信心地说,虽然我已经八十多岁了,但我站着演讲一两个小时没问题。
      青年人要成功,一定要培养自己良好的团队精神,任何工程事业都是集体的事业,不是个人单打独斗就能成功的,因此一定要处理好个人和群众的关系,个人和集体的关系,要做到人家帮我永志不忘,我帮别人莫放心上。
李雪源据央视综合频道《开讲啦》整理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