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圈内新闻» 娱乐新闻

靳东 记不清多少次 在片场湿润眼眶

——

作者:刘颖  来源:  时间:2019-12-30

  时值几大古装巨制厮杀混战的2019年末,靳东带着一部都市律政大戏《精英律师》悄然登场。该剧果然不负众望,在北京卫视和东方卫视播出以来收视持续走高,罗槟与何赛相爱相杀、罗槟律师的“毒舌技能”等都引发了观众的热烈讨论,掀起了多轮观剧小高潮。身兼出品人和男主角的双重身份、亲自邀请促成的强大班底、全程参与筹备拍摄后期全过程,靳东坦言自己内心最大的动力就是“要做一部能留得下来的作品”。 
 
查阅了近千个真实案件
  说起想拍摄一部律政剧的原因,靳东说:“我们现在进入了一个和平时期,可能生活相对富足或解决了衣食住行等温饱问题之后,就会开始面临一些新问题。七八年前,那会儿大家有什么法律问题基本都是自己私下解决。但是,我们的时代现在已经进入了契约时代,各行各业对于法律和条款都有了更多的文字描述,来约束和管理人与人之间的行为。”他告诉记者,《精英律师》经过一个很漫长的筹备过程。他和编剧从司法部拿来了近一千个真实发生过并且结过案的案件,希望能把这部剧和当下社会拉得更近些,能够拍得很真实,能够引起观众的共鸣和共情。“很多人问我心目中的‘精英律师’什么样?我猜观众一看到《精英律师》的名字,就以为我们讲述的是那些只打高端案件的律师。其实,在真实生活中,很多律师都是会很无私地向大家提供法律援助的,都是免费的。了解的越多,我心里就会越温暖,他们才是真正的精英律师。虽然律师某种程度上代表的是冰冷的法律条文,但其实这其中更多的是掺杂了很多不同的人对法律的理解和认知。”靳东认为,他一直很坚持甚至有些固执地希望自己拍的每部戏都能传递温暖,《精英律师》就是从一个矛盾冲突更尖锐、更集中的题材里,表达他的态度。
  现在的观众看剧,或多或少都会对作品的喜剧色彩有所追求。一部正剧,如果能有些喜感的设定,可能就会给观众带来超出预期的惊喜效果。在《精英律师》中给罗槟的种种有趣设计,不仅是为了营造一种幽默氛围,在成功表现出“反差萌”之余,靳东也想为塑造“精英”找寻一些新的出口。
 
 
朋友的支持让他感到爱和温暖
  一眼望向《精英律师》的演员表,数不清的明星大咖赫然在列,不难发现联结他们的枢纽中心就是靳东。《伪装者》时一起合作的刘敏涛、王鸥;《我的前半生》袁泉、吴越、雷佳音、邬君梅、许娣、张龄心等男女老少总动员;待播剧《如果岁月可回头》中的蒋欣、李乃文、李宗翰等等。用“惊动了半个影视圈”来形容一点不为过。
  对此,靳东说:“这部戏快杀青的时候,袁泉在现场跟我说:‘你能想到的朋友都来了吧?’我说,准确地讲,是在北京的朋友都来了。”《精英律师》在筹备的时候,需要72个阶段性角色就一直是靳东心中的一大难题。“我当时也和新丽传媒的曹总商量过,干脆请群众演员算了。但是,我认为,如果是一位成熟演员来演,整场戏的意义和价值都会增大很多。所以我就挨个给朋友们打电话,问人家在不在北京?有没有时间?愿不愿意来帮我个小忙。打电话的时候,我的内心是在打鼓的,不知道大家会不会来。但是我必须尝试一下。这些朋友都是和我有过愉快合作的。一接到我的电话,他们都特别乐意来帮忙。他们来到现场,每个人都会跟我说:‘我们知道你心里想什么,就像我们当初一起拍戏一样。’他们来帮我不但不要钱,还自己买咖啡、饮料来探我的班。对于我而言,这些朋友们不仅给我帮了忙,还给我带来了爱和温暖,我特别特别感动。我已经不记得自己有多少次站在片场,眼圈会湿润一下。这部戏的拍摄带给了我非常美好的回忆。”
 
“我的原则就是少拍戏”
  说起自己参与出品人工作的初心,靳东说是为了能够让戏更统一,让大家的思想意识更加集中,所有的力气都能往一个方向使。“我当演员的时候,也是会全程参与作品的制作全过程。而最早产生想当初出品人的想法,是因为我希望能有更多的话语权,比如说题材的选择、班底的搭建、演员的选择等等。我的初心是希望大家能够思想统一,把所有力气往一个地方使。”
  正因如此,《精英律师》的完成度非常高,今年9月初才杀青,12月就能播出,且成片效果也达到了主创和观众们的期待以上。说到该剧的亮点,他说:“《精英律师》跟以往的戏在类型上不太一样,包括拍摄方法、演员表演、画面呈现上都特别不一样。这些年来,我一直在努力尝试改变。之前我演了不少精英人士,我自己也在想,能不能把这些角色做得再极致一些。比如医疗行业的戏就应该把现场拍得更真实些,年代剧可以把节奏和戏剧性做得更强。而《精英律师》所展现的都是和平时期的民事案件,我们整个社会现在和谐稳定,我们就需要想办法把案件拍得好看,并呈现出律师存在的必要性。这个有点难度,也是我们最费心思的地方。”
  靳东表示,自己工作的原则就是少拍戏。“我真的在倾尽所有,力所能及地去拍一些精致、留得下来的作品。如果一部戏好看一定是所有各个部门都好,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所以也不存在只有一个角色写得好,其他都很弱的问题。其实从《伪装者》《我的前半生》,到《恋爱先生》,这些作品都淋漓尽致地体现了我的这个原则。事实上,我也一直认为,这么多朋友愿意来帮我的忙,很大程度上在于他们知道我不会带着任何私心去做任何一部戏,所以大家才会来帮我吧。”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