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广电新闻» 娱乐新闻

郑晓龙:《功勋》是这样打磨出来的

——

作者:刘颖  来源:北京广播电视报社公众号  时间:2021-10-12


《功勋》绝对算得上今年的“功勋剧”!

 

八位“共和国勋章”英模,八位德艺双馨演员,八位造诣深厚导演,八段感人至深故事,使得《功勋》自9月26日播出以来,便收获了不俗的收视成绩和社会反响,豆瓣评分更是高达9分。

 

电视剧《功勋》正在北京卫视、东方卫视、浙江卫视、江苏卫视黄金档播出,优酷、爱奇艺、腾讯视频三家网络平台同步上线。

 

然而,这部剧从诞生到面世,却是一条充满荆棘之路。即便是对于“国产剧第一导演”郑晓龙来说,也非易事。日前,记者采访了郑晓龙及其夫人王小平。听听他们是如何打磨出这样一部“功勋剧”的。

 

 

  压力大   要拍好高光,先要选择好高光

 

两年前,郑晓龙接到邀请,前往国家广电总局开会。会上,总局领导表示准备给8位获得“共和国勋章”的英模人物拍摄系列剧,希望他来担任总导演。

 

“这事我不敢应承,一是不了解八位功勋人物,二是我没拍过主旋律剧。”曾在北京电视艺术中心当了30年领导的郑晓龙,深知这类作品的创作难度,哪里敢拍胸脯保证。总局领导解释说:《功勋》要让老百姓爱看,你拍的剧有观众缘。

 

没辙了,郑晓龙表态,回去先了解一下这几位功勋人物,再定夺。没想到,了解一深入,他反而有了信心,并接下了这项重任。

 

记者:篇幅限制,《功勋》每个单元剧只截取了功勋者的一段“高光”。这对于创作来说,是不是增加了难度?

郑晓龙:想要拍好高光,先要选择好高光。我们要找到他们最宝贵的、最闪光的地方,浓墨重彩去写他们成为功勋人物的过程及原因,包括写他们的精神、境界和努力。比如我们在了解李延年的整个事迹之后,认为他最高光就是抗美援朝这一战。整个单元其实就写了三天两夜里,他如何带领部队守住高地的故事。再比如,我们在研究了申纪兰全部材料之后,发现她作为妇女代表不仅带领姐妹们劳动,还要求与男人平等,同工同酬。她的这句话当时在全国产生了巨大影响。

 

记者:八个故事,八位导演,如何保持整体风格的统一?

郑晓龙:在我脑海中,这部剧是既有统一又有各异的。首先在选择导演时,我就会考虑他们各自擅长,根据各自的特点执导不同的故事。首先是片头要一致,风格也要保证现实主义的,准确还原故事发生年代。但每位导演都有不同的地方,我还要给他们各自创作空间,比如片子的样式可以不同,有平铺的、倒叙的、闪回的,等等。

当然,在后期审查时,我也会发现不少问题,比如背景的海报用错了,服装穿错了,或者故事没有讲好的,这些都要修改甚至重拍。

 

  难度大   90秒的片头让郑晓龙感慨”太难了“


《功勋》的片头让很多观众一下就爱了。演员从远处走来,面容从年轻一点点苍老,最后逐渐变成了功勋人物的真人形象。这样精致的片头在国产剧中很难得一见。而很多观众没想到的是,为了这一分半钟的影像,郑晓龙及其创作团队可谓煞费苦心。

 

记者:《功勋》片头的创意太巧妙了,实现起来难度大吗?

郑晓龙:巨大的。这是我偶然间产生的一个念头,想拉近观众与真实人物的距离,但没想到实现起来这么难。有了创意后,我们找了很多特效公司,有些根本不敢接;有些谈了想法之后,被我们pass了,最后只选择了两家公司。

这件事情的难度有几方面,首先是拍摄。拍演员好办,但是要拍八位功勋人物太难了。于敏老先生当时已经去世了,其他七位都年事已高,给他们做三维扫描都几乎不可能。我们又实在找不到他们的高清照片,团队就开始犹豫要不要继续。但我仍然坚持要做。幸好我们很偶然从新华社找到了他们获奖时的高清照片,并重新建模,把每个人的形象输入并慢慢变成另一个人的模样。这个难度也是巨大的。我都数不清我看了多少遍了,有的眼纹太少,有的头发太浓密,有的眼神光像白内障,有的要去掉一些黑斑,还有的要开一点眼角。这些细节都要一点点修改,非常琐碎麻烦。这些特效从去年12月份开始做,一直到9月份开播前十几天还在修改,做特效的工作人员也被折腾得够呛,夜里都睡在办公室。

另外,这段音乐是我去年看钟南山在授勋时播放的,特别抒情大气。但是用在我们的片头,还需要重新编辑录制,也费了很大劲。

不过现在看来,我们的努力没白费,所有的成败都在细节上。

 

  用情深   执导《屠呦呦的礼物》源于妻子的“遗憾”

 

八个单元中,郑晓龙选择了《屠呦呦的礼物》亲自指导。用他的话说,不是自己选的,是爱人王小平选的。王小平的母亲是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所的创始人之一,一直搞医药研究,工作单位当年也是523工程的协作研究单位,做青蒿素结构。王小平从小在中国科学院长大,对知识分子、科学家特别熟悉。

 

记者:您作为郑晓龙的夫人,又是《甄嬛传》《芈月传》的编剧,您为什么会选择这个单元亲自操刀?

王小平:我从小在中国科学院长大的,父母、同学、邻居都是搞科研的。我对那里太熟悉了。比如实验室里的器皿、离心机、冰箱、天平,我都知道怎么用。我从小就被妈妈带着,在那样的环境里长大。剧中有个细节,屠呦呦把孩子忘在幼儿园了,我小时候也有这样的经历。科学家对工作的专注,我特别熟悉。

另外选择这个题材也源于我自己的愧疚。《功勋》筹备那年,我母亲去世。去世前她总是问我,为什么写了那么多剧本却没有写科学家?我就告诉她,你们的成就伟大,但生活太无趣了,天天重复同样的事情,百姓不感兴趣。

 

记者:科学家的平淡会不会成为戏剧创作的“难关”?

郑晓龙:是很有难度。但幸运的是,屠呦呦非常有个性。我们从她周边的人了解到,她不喜欢搞人际关系,不喜欢热闹的环境,关注点全在工作上。甚至当时采访她的同事,说请你们说一下屠呦呦的爱好,喜欢唱歌吗?跳舞吗?打毛衣吗?看电影吗?或者什么?她们都摇头,没有。那她喜欢什么?喜欢做实验!她的这种专注和投入成了她的一个特点,观众将来看到这个单元时会觉得屠呦呦是一个非常独特的人,她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女性或者贤妻良母,但她是有独特记忆点的人。这给了我们创作空间。

 

记者:为什么会选择周迅呢?

郑晓龙:总局给我们提出选择主角的四个条件:德艺双馨、神形兼备、演技高超、功勋本人同意。我们起用周迅有几方面考虑。首先她跟屠呦呦先生有相似点,她不喜欢热闹,不善于交往,非常专注于自己的工作。另外我很信任她的塑造能力,她一进剧组,后背就开始有点驼了,步伐也迈得大了。屠呦呦平时不看电视,根本没听说过周迅。好在她女儿给母亲“普及”了周迅的演技和作品,得到了她的认可。

现在看来,周迅的演绎“出乎意料的好”。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