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广电新闻» 娱乐新闻

这样的明星 才牛气

——

作者:平沙  来源:北京广播电视报社公众号  时间:2021-10-14

图片

 

10月9日晚,在湖北武汉举行的第十七届中国戏剧节开幕式上,85岁著名表演艺术家焦晃获得了2021年“中国文联终身成就戏剧家”荣誉称号。焦晃表示,“更愿意把它看作是对60年来我所在的不同创作集体的伙伴们的肯定。我年纪大了,但是只要有可能,我还是愿意为中国的文化建设尽上一份心、出上一把力。”

 

这是多么可敬可爱的一位老演员啊。焦晃除了在舞台上取得杰出成就外,曾出演《雍正王朝》、《汉武大帝》、《乾隆王朝》、《北平无战事》等影视剧。因为在《雍正王朝》中对于康熙的生动演绎,他获得了第17届中国电视金鹰奖优秀男配角和第19届中国电视剧飞天奖优秀男演员奖。

 

焦晃对于艺术非常较真,据作家赵耀民回忆:对于那些已经完成,并且成功了的作品,焦晃检视自己的目光也是苛刻的。遇到有新的想法,他会非常懊恼。而影视作品不能重拍,于是焦晃只能在家的客厅把戏重新演一遍,聊补遗憾。赵耀民有幸当过几回这样的观众,一次是电视剧《汉武大帝》,焦晃对其中的一场戏不满意,于是当场给赵耀民重新演了一回,并且后悔当时时间太紧,没有想到这种更好的表演。由此可见焦晃的认真。

 

作为一名老演员,焦晃的这种对于艺术的执着和追求值得我们的年轻演员学习和借鉴。而最近电影《我和我的父辈》热播,感动了无数观众,片中的父辈有战斗英雄,航天工作者,其实在文艺战线上,也有像焦晃这样的父辈给我们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

 

著名导演田壮壮的母亲是表演艺术家于蓝,父亲是田方。李雪健是于蓝的侄女婿。田方曾经是上海的明星,后来前往红色抗战圣地延安加入鲁艺。1938年,于蓝跟十多个革命青年一起步行了几千公里来到延安,进入了抗日军政大学学习。随后进入鲁迅艺术剧团,成为了一名话剧演员。在如何成为一名好演员上,老师熊塞声告诉于蓝,舞台就像是一个战场,上了舞台,“就要有死在舞台上的决心”。于蓝这才明白文艺能唤醒民众参加抗日,她从事的是一项神圣的事业。于蓝牢牢记住了这句话,贯穿了她整个电影生涯。

 

图片

 

上世纪60年代,于蓝在《烈火中永生》中饰演的江姐,成为了几代人的共同记忆。而当时拍摄时,于蓝可没把自己当明星。据一位当年的老师回忆,拍摄一场江姐看到丈夫的头颅被悬挂在城墙上的戏,于蓝被浇得浑身湿透,但是拍完了她仍然留下来帮着收拾场地电源线,没有马上离开去换衣服、卸妆。此后很多年里,这位老师多次对学生们讲述起这一幕。

 

于蓝始终认为,无论在生活还是工作中,自己的一言一行,都不能有愧于江姐。儿子田壮壮曾经谈到,电影行业有很多很优秀的人,但是能够长久地为电影付出而且真心爱电影的人,其实并不是那么多。“我觉得,我母亲是其中一个,她真的是热爱这个事业、热爱电影,而且她会对她所能做的任何有关电影的事情都会不遗余力地支持。”

 

凌飞是著名导演凌子风的儿子。他父母都是鲁艺的教员。凌飞说,父亲凌子风有个习惯,每次拍电影前都必须有个实习期,拍矿工就到矿井下实习,拍渔民就到渔船上实习,拍战士要到军营里实习……作为演员的母亲也有类似的习惯。他们常说,这是对艺术的尊重,对生活的尊重。

 

这是做演员的父辈给孩子们留下的财富,这种财富,濮存昕也有,濮存昕说,父亲苏民是他艺术事业起步时期的模仿对象,奠定了他对朗诵和戏剧艺术的正确认知,他坦言,父亲苏民把一生所有的热情都倾注在人艺,“我对人艺的感情首先来源于他的。”

 

而作为一名德艺双馨的老演员,葛存壮先生对于葛优的影响很大,葛优曾经回忆,每当自己获奖回家,老爷子“肯定嘱咐我别那么牛气,别不理人;见到邻里街坊要打招呼。”

 

葛存壮曾经回忆拍《小兵张嘎》时的情况,“所有的演职人员都全心全意地投入到拍摄中,大家在拍摄的过程中谁也不会去计较。我们那时候,吃住都在老乡家,没有片酬,自己还要出伙食费,拍电影就是为革命,我们拍电影就是革命的同志在革命。”

 

正因为有了上述这样的父辈传承,才有了后来的葛优、田壮壮、李雪健、濮存昕等人在工作上的认真和对于艺术的追求,而当他们也成为艺术家时,他们也把这种精神传递下去。现在我们影视剧的蓬勃发展离不开这种传承。

 

老一辈艺术家,能吃苦,肯出力,不计较,对于工作充满热情,对于祖国满怀爱,像85岁的焦晃还希望能为中国的文化建设尽上一份心、出上一把力,我们年轻的文艺工作者更是需要像他们学习,学习他们“有死在舞台上的决心”,学习他们为角色体验生活,学习他们工作时的全心全意,学习他们不把自己当“名人”……

 

葛存壮让葛优别牛气,但是我们却从这些老艺术家身上感到了一种“牛气”,那应该是对工作和艺术的当仁不让舍我其谁的气概,这种气概,这样的明星,我们观众才真的服。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