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广电新闻» 娱乐新闻

看《王牌部队》,想起那一身绿军装……

——

作者:李雄峰  来源:北京广播电视报社公众号  时间:2022-01-06



难忘的青春 永远的记忆

 

电视剧《王牌部队》的开播,又引得一批有着军人情结的观众追起剧来。

 

看着火车缓缓启动,载着顾一野、高粱、江南征等一众新兵,朝着目的地而去的画面,那一抹绿色勾起了自己无限的回忆——对于那绿色的军装、对于那些兵的回忆。

 

这一说,也是三十多年前的事情了……

 

那一年的仲夏,我们学校组织军训,同学们也是坐上了绿皮火车,既兴奋又惶恐地背着背包踏进了军营。兴奋的是,别看是军训,那至少也可以走进军营这样的圣地,圆自己儿时的一个梦想;惶恐的是,毕竟我们都是些城市里长大的孩子,谈不上吃过真正的苦,所以,对于教官们将会怎样地磨炼我们,心里真是没有底。好在山清水秀的,让我们这些文科生的心中,还是涌出无限的诗情画意……

 

 

【班长】

一到军营,五个班级就全部被打散,二百多人迅速划分成了十多个班,分别由部队上精挑细选出来精兵强将接管了,他们也就成了与我们朝夕相处数日的——班长。

 

我们班的班长李晓剑来自湖北黄石,别看他比我们的年龄还小,可是已经是个服役三年的老兵了。一身健硕的肌肉,也非常招人,据说,他还曾经是他们当地的散打高手呢。有这样的“硬茬子”指导我们,注定得把我们这帮子整天满脑子都是诗词歌赋风花雪夜的文科生给归置得杠杠的。不过,我喜欢这样的班长——进入军营不就是为了锻造自己嘛,否则干嘛来呢?

 

和班长一起弹琴唱歌

 

其实,除了喜欢男生班李晓剑班长外,我们还特别喜欢李晓剑的老乡、女生班的班长张卫。理由很简单,相较于李晓剑,张卫更有点文科生的柔。这倒不是说他训练的时候不严格不严厉,而是,结束训练后的张卫,总会被女生们围住,叽叽喳喳地闹着让他弹吉唱歌。张卫班长脾气很好,大多数时候会顺从地抱着他的吉他,席地而坐,很深情地唱起歌来,有军营歌曲,也有流行歌曲。训练场上,我们听他严厉的吼声,训练场下,我们听他轻柔地弹唱。

 

相处时日不长,可是军营中的几位班长的音容笑貌,至今都没有被遗忘。

 

【训练】

出于从小就深藏于心的军人情结,所以,对于每天的训练都是热情高涨,别看就是拔军姿、踢正步、向左向右向后转这些在常人眼中看得有些枯燥的动作,自己演练起来却是乐在其中,甚至“自虐”地想:李晓剑,你来虐我吧,多严我都扛得住。

 

赤日炎炎,在班长的口令声中,我们一个动作一个动作地抠,反复地练习着,暴晒与精神高度集中带来的肌肉紧张所产生的大量的汗水,顺着我们一张张被晒红的脸颊上不住地流淌。尽管我们绝大多数人事先都服了人丹、抹了清凉油,但是,还是有人因为炎热的天气和高强度的训练而昏倒在训练场。不过,我们班的男生们似乎就是来挑战的,就是要在这样枯燥的挑战中寻找快感的。我们在比,其实,各个班长也在暗中较量着——不过,偷瞄一眼李晓剑班长,尽管一脸的严肃,可他抑制不住欣慰的眼神“出卖”了他——似乎是在向其他的班长炫耀:我带的兵,太给我争脸了!

 

【打靶】

女孩子不好说,但是男孩子没有谁一听到枪不兴奋的。然而,我们中间却没有谁能像“顾一野”那样,一听枪炮响,就能断出是什么型号的武器——能有如此的能耐,真叫人羡慕。

 

战友与枪

 

转天要进行实弹射击训练了,每个班领取了几支步枪(什么型号的,真记不住了)——子弹得到靶场才有。就这,大家一个个都高兴得欢天喜地,甚至彼此打赌看谁枪法准,输了的人等军训结束后,回城请客。

 

我们按照班长的示范,把枪械零件一一拆下来,擦拭干净,该上油的上油,该去污的去污。一番拾掇之后,再按照班长的示范,把所有的零部件,按步骤顺序,逐一安装回去。这要是让顾一野、高粱看到,一准会遭到他们俩鄙夷的眼神。然而,我们自己可不嫌弃自己,装好了枪,赶紧穿好军装,手握钢枪,留下一张合影,不枉此行。

 

打靶路上

 

实弹射击那天,每人五发子弹,射击的时候,自己也是全情地投入了,可是,报出来的成绩与自己想象中的差距太大了。以至于怀疑自己是不是某一枪打到相邻的靶子上——奥运会上都出过这种事。不过,从那以后,自己就“做下病”了,只要是去游乐场,哪怕是儿童游乐场,也要玩一下射击打靶的游戏,看着一个个被打爆的气球,也算是证明了自己确实是个“神枪手”。

 

【用餐】

看电视《王牌部队》,有一个吃饭的桥段,自己觉得编剧对顾一野、高粱他们挺不友好的。

 

无论是军训的时候,还是曾经看过的很多影视作品,在描述军人就餐的时候,其实也是很讲究纪律性的,食堂门前,一个班一个班地站好队,有时还会在此时此刻唱上一两首歌曲,然后逐班进入食堂,以班为单位围坐一桌。此时,应该是大家共同就餐,不会出现女兵先吃,男兵站着看的场景——一律平等嘛。倒是男兵们用餐时“动手”的场景,看着那样眼熟、亲切。

 

图片

 

原以为高强度的训练,会让我们累得什么也吃不下去,没想到,从第一顿军营饭开始,我们就实打实地感受到了“老话儿”的经典: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谁能想得到,训练带来的疲累竟然会让一个“饿”字被无限地放大开来。看着电视剧中新兵们风卷残云、狼吞虎咽的样子,就仿佛看到了当年的我们,那阵势,绝对是眼下提倡的“光盘行动”的典范——只要是吃的,放心,什么都剩不下。

 

不过,剧中男兵吃完饭,为了防止他们与邻桌的女兵“眉来眼去”,军官命令士兵们匍匐前进离开食堂。这一桥段的设计,看得出是编剧想给剧情增加点笑料儿,殊不知,这样的设计不仅让众多粉丝看着觉得对顾一野、高粱他们挺不友好,也暴露了创作者对军营生活的不熟悉,甚至,这样的设计有点太不尊重那绿色的军装了。


【分别】

至今,小虎队的歌声仍回响在耳边:“终于还是走到了这一天,要奔向各自的世界……”

 

短暂的军训生活即将结束,让我们意想不到的是,这么短的时间,我们竟然和这里的战士,这里的山水,以及那神圣的军装产生了那么深的感情。第二天就要分别,当天晚上,部队和我们一起联欢,张卫班长弹起了他的吉他为我们班的男生们伴奏,大家合唱《军营男子汉》,尽管这首歌我们利用业余时间排练了多次,但是那天晚上,这首歌让我们演绎得那么有力、那么深情。

 

第二天,军训结业式也顺利地结束了。然而,令人动容的时刻却出现在了尾声。部队上的首长非常遗憾地告诉我们全体学生:由于下一批军训的学员马上就要到了,因此,教导队临时决定,所有的班长无法随我们去火车站为我们送行了……我清楚地记得,随着众人惊讶地异口同声地喊出一声“啊”之后,哭泣声顷刻间在台下各个班级里传播开来。此时,坐在我们身边的班长们,也有人流下了激动的泪水,这些平时曾经那么严厉地训斥过我们的铁面汉子,此时,却尽显柔肠。

 

然而,军人就是这样,服从命令听指挥,他们全体起立,非常庄重地向我们敬了一个军礼,而后,整齐地列队离开,甚至不曾拭去眼角的泪珠……小虎队的歌声还在心里翻涌:“没人能取代记忆中的你,和那段青春岁月。”

 

而今,年过半百,坐在家里,看着《王牌部队》,看着那一张张英俊清秀却又刚强坚毅的年轻的脸庞,那首熟悉的《军营男子汉》情不自禁地脱口而出……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