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剧透慎点» 风筝

46集连续剧

剧情简介

柳云龙、李小冉、罗海琼

简介

  

  重庆军统王牌特工郑耀先,以狡黠机智,心狠手辣在军统和地下党同时闻名。郑耀先其实就是潜伏在军统的共产党特工“风筝”,为了确保“风筝”像一把尖刀始终刺在敌人的心脏上,在最关键时刻给国民党致命一击,郑耀先不得不成为自己同志眼中心狠手辣,人人得以诛之的军统六哥。郑耀先逃过了重庆地下党和中统的双重暗杀,大难不死。军统上层表面上对郑耀先嘘寒问暖,其实已经开始对他怀疑,派他去延安和潜伏在延安深层的军统特工“影子”接头,而郑耀先也想趁此机会查出“影子”是谁。在延安的时候,郑耀先见到了他一向钦佩的中共侦查科女科长,巾帼英雄韩冰。高手过招,跌宕起伏。回重庆后,上线的牺牲让他和组织失去了联系,只得周旋在地下党、军统、中统三方中继续任务。解放后,他化名国民党留用人员周志乾,以一种独特的方式继续为组织提供重要情报。在自己“风筝”的身份被组织证实后,他仍然以隐蔽的方式,协助公安局破获多起潜伏特务。在三十多年的情报员生涯中,他被敌人长期追杀,甚至要忍受着妻离子散。

第1集

1946年重庆,国民党自1927年以来陆续向共产党内部派遣的73人特工名单被潜伏在军统电讯处的共产党女特工曾墨怡偷走。军统抓到了曾墨怡,那份名单却不翼而飞。负责审讯曾墨怡的是军统王牌特工六哥郑耀先,换作别人情报丢失可能就是一次失误,能把对手算计到骨头里的六哥居然会失手,让有些人尤其是中统负责人高占龙觉得事情不是那么简单,高占龙笃定这件事与郑耀先有关。情报不翼而飞确实是郑耀先所为,郑耀先其实就是潜伏在军统的共产党特工“风筝”。重庆地下党也因为曾墨怡的牺牲,将一笔新的血账算到了郑耀先头上。军统秘书科科员,实为地下党的江心接到戴笠命令,通知郑耀先晚上九点去神仙洞的戴公馆见他,江心同时将这一情报送到了重庆地下党手里。

第2集

地下党负责人袁农下达了对郑耀先的刺杀行动,中统截获了地下党的情报,正中下怀,欲借刀杀人。郑耀先没能逃过重庆地下党和中统的双重暗杀,倒在血泊中,被随后赶到的军统行动队送到医院抢救,郑耀先在军统的一干兄弟徐百川、赵简之、宋孝安等,纷纷赶到医院探望。

第3集

七十三名潜伏特务被我党处决,盛怒之下戴笠刑场处罚赵简之、宋孝安等人,重伤在身的郑耀先从医院跑来大喊“枪下留人”,一个人揽下全部罪责。郑耀先知道,戴笠这出戏是做给自己看的,名单丢失,戴笠不可能不怀疑到自己。回春堂药铺郎中陆汉卿被特务请到病房为郑耀先看病,陆汉卿其实就是郑耀先的上线。陆汉卿告诉郑耀先,潜伏在中统电讯处的我党特工,也是郑耀先心仪的姑娘程真儿,因赶去向郑耀先报信,被中统特务杀害在了路上。郑耀先誓为程真儿报仇,决定收拾高占龙。他这样做还有一个目的,就让戴笠死。蒋介石信奉中庸之道,军统中统不管怎么争权夺利,平衡是底线,而中统高级人物高占龙若被军统干掉,就会打破中统和军统的平衡,蒋介石一定会对戴笠有所考虑。郑耀先没死,这让高占龙忧心忡忡,他知道以郑耀先的个性,绝不会放过自己,自己只能收拾行李离开重庆去南京。但怎样才能平安地到达南京?高占龙算来算去,决定自己动身去南京之前,把郑耀先拉在身边做护身符。魔高一尺,道高一丈,郑耀先提前算到了这一步,他自有办法解决高占龙。戴笠来医院见郑耀先,告诉他被曾墨怡窃取的那份名单其实应该是74个,最重要的那个没有写进去。这个代号叫“影子”的国民党特工,前几日发来一份电报刚提到“绝密”二字便突然中断,没有任何音信了。他要郑耀先去一趟延安,和“影子”直接接头来获取情报。进入陕北后,在胸前插一支派克钢笔,如果“影子”平安无事,就会主动联系他。戴笠给郑耀先派了两个助手,一个是江心,另一个就是宫庶。

第4集

重庆玫瑰饭店门口,高占龙迎接郑耀先,当二人的手握在一起后,郑耀先扭头看向旁边,一粒子弹从郑耀先的耳边掠过,高占龙的头向一旁重重摔去,血水喷涌而出。这个让人以为是刺杀郑耀先的场面,正是由郑耀先一手安排的,而为他办这事的人,是一直想跟着郑耀先干的毛人凤的手下宫庶。高占龙的学生田湖,断定是郑耀先杀了高占龙,杀手故意留下的美式武器,明目张胆告诉别人这是军统的杰作。郑耀先做事,轻易不会让人猜到目的,为高占龙报仇,只能等待时机。

第5集 

宫庶和江心向郑耀先报到,三人乘军调小组的美式运输机直抵陕北。军事调查调解小组由国民党代表和美国顾问组成,郑耀先、江心和宫庶扮成记者,混在国民党一方随行队伍里。郑耀先的胸前,别上了那支派克钢笔。田湖自从知道程真儿曾出入过回春堂药铺,就注意上了陆汉卿,他要求中统对药铺严密监视。重庆地下党交通员从药铺一出来就暴露了,陆汉卿让他送的“影子”潜伏延安的情报没能送出去,交通员牺牲,陆汉卿被中统逮捕。

第6集

怎么才能找到“影子”呢?能在共区潜伏多年,说明他和郑耀先是一样的人。郑耀先在军统,被称为最坚定的三民主义者;那“影子”可能就比共产党还要布尔什维克。延安侦察科科长韩冰和她的徒弟马小五,被调回保安处报到,负责我方代表安全。在中共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韩冰作为共产党新闻发言人,和《中央日报》记者金默然即郑耀先第一次碰面,两人目光多次试探、较量。韩冰自然知道《中央日报》的记者金默然就是鬼子六郑耀先,而郑耀先也对韩冰的身份一清二楚。这位据说在日本情报机关的黑名单上名字就排在郑耀先后面的巾帼英雄,和他一样是情报员这个行当中最出类拔萃的特工之一。郑耀先很欣赏韩冰,韩冰也对郑耀先在抗战中的作为非常推崇。郑耀先一行提出要去延安采访,首长陈国华请君入瓮,很快答应了他们的要求。韩冰负责他们此次在延安采访期间的衣食住行以及人身安全。

第7集

宫庶怀疑江心的身份,郑耀先要宫庶还不能捅破这层窗户纸,反而让宫庶将藏有微型电台的摄影机交由江心保管。而且既然江心是共产党,那么延安一定知晓了他们的身份,却迟迟不肯下手,看来对方也是想放长线钓大鱼。韩冰也已经猜到“鬼子六”此行不单是与人接头,恐怕还要拿走一个什么东西。所以绝不捆住他的手脚,干脆令其随心所欲,自由发挥。而江心不仅是中共特工,还是延安中社部主任江万朝的女儿。江心擅自刺杀郑耀先,被韩冰和郑耀先都发现了。韩冰找江心谈话,江心坚持要亲手杀掉鬼子六。在重庆,寻找到除掉他的机会,比摘个月亮还难,韩冰答应江心,一定让“鬼子六”死在她手上。

第8集

延安舞会,穿着八路军军服的郑耀先,看到穿着列宁装、焕然一新的韩冰,彼此大吃一惊。宫庶在操场上和日本工农学校的学员进行篮球比赛,有学员把脚崴伤,宫庶趁机逃走,进入了刘家岭国军区。这其实是郑耀先有意安排,郑耀先派宫庶潜回刘家岭,是要他找到和军统关系密切的团长裴华南,让当地驻军给共产党多制造些摩擦,同时打听一下戴笠的下落。韩冰和手下老常一直觉得前面宫庶好像在藏什么,韩冰断定郑耀先和宫庶手里有一部微型电台。为了不让郑耀先回重庆,田湖找到老兵营长赵长林,用三千美金的酬劳,去刺杀陕北共产党的任何一个大人物,敲山震虎,共军士气必然受挫。进入陕甘宁边区后,他让赵长林去找他安插在延安的一枚闲子,延安秧歌队的延娥,唤醒她后,由她配合行动。徐百川从中统内部获悉了田湖的安排,他分析田湖此举目的是要激怒共方,假他人之手除掉郑耀先。

第9集

徐百川向裴华南部发出电报,让宫庶再回延安,把情报带给郑耀先。宫庶这次从固临越境,回到延安。一架美式运输机穿越云层,在陕北国共军事辖区分界线刘家岭的上空,飞机被裴华南部的高射机关炮击落,赵长林等几人跳伞逃生。韩冰分析这一定是中统想借我方的刀除掉郑耀先,那么我方索性借力打力,让郑耀先为我方挡上一枪,然后我方再以保护为名,将他彻底控制在股掌之中。  

第10集

戴笠驾鹤西去,接线人也迟迟不露面,郑耀先认为留着电台弊大于利,要宫庶马上毁掉。晚上郑耀先和宫庶来到延安广场看文艺汇演,两名便衣跟着宫庶,宫庶扛着摄影机借机到后台采访女演员,故意和便衣推搡起来,“失手”将摄影机掉在地上。宫庶其实是趁乱将电台塞到了女演员的戏服下面,然后有意摔坏了摄影机,转移跟踪他的那两个便衣的视线。那位女演员恰好就是田湖在延安的闲子延娥,延娥也正需要一部电台,和重庆重新取得联系。男特务遇上了女特务,延娥遂假装闹肚子,用衣服裹着电台跑了出去。延娥在外面藏电台的时候,碰上一个人来质问,没想此人正是穿着老百姓衣服的赵长林。赵长林带延娥来到一处自认为最安全的地方——坟地,延娥将改装电台埋进一座新坟。赵长林和延娥误杀了替首长陈国华遛马的老马夫。陈国华非常生气,让韩冰立刻抓出这几个人。到处躲藏的赵长林等人在厕所里绑架了郑耀先,作为人质去坟地取电台。

第11集

坟地早已被八路军包围,郑耀先命大毫发无损,延娥和赵长林抢得电台退到了一座破窑。再一次大难不死的郑耀先以延安不安全为理由要求立刻离开,他和宫庶选择了一条对他们来说最为安全也唯一安全的路线——刘家岭。为了逼迫延安方面同意,郑耀先吩咐宫庶逢人就告别,特意说明要走刘家岭回国统区,以先声夺人。另一方面,也让“影子”知道他们的回程时间路线。江心坚持一定要替曾墨怡报仇,亲手处决“鬼子六”!临走前江心让韩冰转交一张照片给父亲江上朝,这是江心离开重庆前偷偷从军统档案柜取出来的一张发黄的全家福照片,照片上是江万朝夫妻以及年幼的江心。这次延安之行,郑耀先完全赢得了宫庶的信任,让宫庶以后都死心塌地地追随六哥。重庆中统没有回电,无奈的两个人只能铤而走险,结果遭遇八路军的埋伏,赵长林拼死保延娥杀出一条血路。

第12集

老常带警卫班战士开卡车送郑耀先、宫庶和江心三人走,回到办公室的韩冰突然警觉,大鱼极有可能隐藏在警卫班里,她迅速联络刘家岭我前沿部队,命令他们务必赶在“鬼子六”离开边区之前,将其全部扣押。一行人走在雷区,老常和郑耀先按约定的暗语接完头,掏出一枚机枪弹递给郑耀先,绝密情报就藏在里面。最后时刻老常冲进雷区,留下了最后一句话:我不是“影子”。中共重庆地下党锄奸队的队长肖猛告诉袁农,我们潜入中统的内线“坚冰”,近日从成都调到了重庆,他证实是中统田湖抓的陆汉卿。自己的上线被捕,“风筝”不见有任何动静,这让袁农怀疑“风筝”已变节。郑耀先乘飞机落地,毛人凤亲自来接机,并要求郑耀先和他乘同一辆车。车里毛人凤直接向郑耀先要“影子”的情报,原来“影子”在戴笠死后又跟毛人凤接上了关系,且在他回到重庆之前,就事先通报了机枪子弹里藏着的秘密,这迫使郑耀先不得不将藏着中共中央从陕北转移部署的这份情报,拱手交给了毛人凤。除了微缩胶卷,子弹里还有一张纸条:共党“风筝”潜伏于我重庆军统高层。郑耀先面沉如水,内心却纷乱如麻。

第13集

戴笠在时,军统三分天下,以江山人为主的浙江系,以及郑介民的广东系,唐纵的湖南系三足共顶一天,戴笠一鹰入林,则百鸟压音。戴笠一死,军统随之就要改头换面,蒋介石要对军统调整裁并,在郑耀先去延安的这段时间,徐百川已被调到渣宰洞看守所。田湖把陆汉卿移交给军统,并且让毛人凤带郑耀先来核对口供。

第14集

田湖把陆汉卿移交给军统,并且让毛人凤带郑耀先来核对口供。陆汉卿故意说郑耀先是共产党,宫庶假意拿起竹签子耍狠,陆汉卿突然向前一冲。面对罪大恶极的鬼子六,中共四川省委对郑耀先下达了追杀令。随着陆汉卿的牺牲,郑耀先和组织的联系被彻底切断了。面前的蓝宝石戒指,是陆汉卿留给他的唯一遗产,他却并不知道该如何使用。毛人凤秘捕了一个我党的交通员,毛人凤请郑耀先亲自出马审讯交通员,以问出共产党至高机密的内容。曾墨怡、陆汉卿以及江心的死,给郑耀先带来的是无尽的心理创伤,这一次他擅自做出了决定,如果真如毛人凤所言,被捕的交通员吴福掌握着我党至高机密,那么这一回他宁肯牺牲自己,也一定要解救出这位同志。没想到吴福随便吓唬两句就招供了。郑耀先不动声色驱车带吴福前去防空洞找,进洞前他给吴福穿上一件外衣,而在外衣的口袋里郑耀先放了一支折断笔头的纵火铅笔,这样当吴福从石壁缝里抠出藏有情报的油纸包时,他的身体里突然蹿出一股火苗,油纸包瞬时燃为灰烬。

第15集

毛人凤派宫庶镇压女校学生运动,宫庶怀疑毛人凤想拉人垫背,这些女学生身后都有背景,出了事肯定找自己的责任,他问郑耀先应该怎么办,郑耀先反而要宫庶按毛人凤说的去做。宫庶抓的女学生,十有八九都有军方背景,这正是郑耀先的用意所在。郑耀先让宫庶按图索骥,继续查这些女学生里面是否有共产党,军方哪些人和这些阔小姐有联系,尤其是对包围陕北匪区的部队,逐个清查!于是很快牵扯出一批军方人士,因有通共嫌疑被处理。延安截获军统电文,国民党整编36师师长李淮有通共嫌疑,被解职。而让延安方面困惑的是,整编36师明明是在陕北洛川布防,师长李淮怎么会跑到山西去解职?难道36师埋伏在党中央计划转移出陕北进山西的路线上?党中央转移出陕北的行动计划,是绝密,国民党怎么就偏偏调兵遣将,将精锐部队集结到了这条路线上,难道是我们的方案被泄密了?中社部立刻上报中央修改转移方案。

第16集

好端端的一个共产党叛徒却在众目睽睽之下死于非命,毛人凤自然会怀疑到郑耀先。田湖找到毛人凤,在郑耀先问题上,双方诉求一致,都想置郑耀先于死地。毛人凤答应调开郑耀先的手下,以配合中统针对郑耀先实施的“木马计划”。国民党要还都南京,军统面临谁走谁留的问题,郑介民、唐纵、毛人凤三人姑且意见一致,郑耀先不带到南京,将他安置到渣宰洞看守所。郑耀先接到调令,想来毛人凤之所以没有把他往死里弄,是郑介民和唐纵想用他来牵制毛人凤。晚上郑耀先坐人力车去歌乐山渣宰洞,行到一半突然还算喧闹的街道上明里暗里都有行迹诡秘的人,这些人不约而同朝郑耀先逼近。郑耀先张望四周,迅雷不及掩耳迈进了似乎还没有被那些人堵死的妓院“后庭苑”。鸨母叫来了一个叫“小凤仙”的妓女陪客,“小凤仙”正欲和他缠绵,不料从窗外飞进几粒黑枪,但郑耀先还是命大,再一次躲过死劫。不过,他深知自己无论如何不能再招摇过市了,于是打电话给徐百川叫来囚车,直奔歌乐山下的渣滓洞看守所。

第17集

没过几日,那个后庭苑的“小凤仙”居然来到了渣宰洞门口,说要找自己的男人郑耀先。郑耀先竟然也来者不拒,把这个真名叫林桃的,非同一般的“小凤仙”给收了,接着两人就要操办婚事。林桃上街置办嫁妆,目的是要出去接头,她其实是中统的特工“剃刀”,眼看在渣宰洞无法对郑耀先下手,想利用上门迎亲的时机引郑耀先出渣宰洞。而郑耀先早就猜到林桃和后庭苑刺杀他的那些人是一伙的,他之所以答应林桃的种种要求,是因为他对这个漂亮的女人产生了兴味。这个女人好像越来越不想让他死了,或者说不想和他一起死了。他就是要看看,她到底还能对他做些什么?“鬼子六”能上门迎亲?田湖笑林桃的妇人之见。他下令实施“木马计划”的第二套方案,利用“坚冰”,向重庆地下党发出逆用情报。宫庶获悉了中统的“木马计划”,告知郑耀先。

第18集

林桃的“迎亲计划”是想杀了郑耀先,岂不知,郑耀先也正想利用她脱身。渣宰洞已经待不下去了,毛人凤对他早有提防,未必不想借刀杀人,而且他和徐百川的关系也让毛人凤十分忌惮,一旦徐百川和他步调一致,不管同时存在还是消失,对方肯定会置他俩于死地。另一边中统田湖佯装生病,重庆地下党中了他的“木马计划”,决定在“送亲”二字上做文章,混进渣滓洞看守所。林桃突然发现一旦干掉郑耀先,中统下一个就会对自己下手。她做梦也没想到,对于自己奉命要置于死地的郑耀先,最后却不得不去求助于他。郑耀先决定天亮离开渣宰洞,林桃央求郑耀先带她一起走。

第24集

郑耀先(周志乾)被科长要求下班后送份材料到劳动饭店,劳动饭店一侧的墙壁上,用粉笔画了一个“雷泽归妹”的象图。郑耀先愣住了!这是当年他和徐百川约定的徐百川唤醒他时的信号,很显然,徐百川把他给出卖了。而徐百川被捕的消息,公安局封锁严密,连公安局内部的一部分人都不清楚,韩冰上次却故意把这个消息透露给他,这意味着什么?郑耀先和林桃分析,韩冰在这里面做了一个阴阳局,如果他去接线,肯定会自投罗网;但要不去就说明他已经知道徐百川被捕了,结果还是一样。无论怎么取舍,他都逃不出圈套。走投无路的郑耀先迟疑着要不要赌一把,写信给中央求救。信写完又被郑耀先撕掉,而垫在下面的空白信纸却被林桃发现,灯光下几行力透纸背的硬笔字痕,清晰地呈现出来:中央军委总情报部领导均鉴:我是一名情报员,代号“风筝”,从苏区时期受国家政治保卫局委派,已在敌人心脏里战斗了18年……林桃拿着信纸的手忍不住在颤抖:哥!……你骗得我好苦!我说过,你要是共产党,那就是党国的不幸,也是我个人的悲哀!……

第25集

韩冰将识字班匡云燕(林桃)的照片给徐百川看,徐百川说出了林桃的真实身份,她就是中统特工“剃刀”。抓住了林桃就等于抓住了郑耀先。从“剃刀”入手,不愁“鬼子六”不就范。韩冰下令抓周志乾,同时出发抓林桃。郑耀先被叫去给局长送资料,他一走进公安局会议室,两名警察就上去挟持了他,资料散落在地上。韩冰核实他的资料,给他看林桃的照片要他交代,郑耀先继续狡辩。这时警察队长带来一个消息,林桃自杀了。而且临死之前,将自己的脸用剃刀全划破了,根本看不出本来的长相。林桃毁容的目的,是为了保护郑耀先。因为徐百川一旦指认了她是林桃,就等于指认了周志乾就是郑耀先。现在怎样都无法指证周志乾就是郑耀先,激动的袁农指着郑耀先的鼻子大骂:我一直都想知道“风筝”究竟是谁,问过老陆,也问过当时还在延安的江政委……

第26集

郑耀先暗自吃惊:江万朝难道就是“影子”?郑耀先苦苦思索,戴笠当年为什么要委派重伤在身的自己去延安,且安排了江心同行,而江心既是中共地下党员,又是江万朝的女儿,她到底充当了一个什么角色?周志乾到底是不是郑耀先?陈国华和韩冰决定先把郑耀先扣下再说。周志乾不是当过旧警察吗?那就是和人民有过对立,就凭这一点,就可以给他定性个历史反革命罪。此时郑耀先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他要不认这个历史反革命罪,就必须承认自己不是周志乾;但他不是周志乾,就说明他就是郑耀先,他敢承认自己是郑耀先吗?人生在世三十多年,他突然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谁了,不是周志乾,也不是郑耀先,那他应该是谁呢?林桃自杀后,他们的女儿周乔被邻居秋荷收养,秋荷解放前虽然做过妓女,现在却真心地抚养着周乔和曾经流浪街头的高占龙的儿子高君宝。延娥、宫庶用电台收到台湾保密局发来的情报,徐百川被捕,而且还投降了共军。同时收到的“剃刀”自杀的情报,也让宫庶确定周志乾就是六哥郑耀先。宫庶让弟兄们全体出动,三天之内,务必查清六哥的下落!

第27集

韩冰和马小伍去郑耀先家查看情况,得知周乔被秋荷收养,立即醒悟宫庶可能会钻空子,但韩冰还是晚了一步,就在她走进秋荷家门的一刹那,宫庶突然拔枪,将枪口抵住她的头。韩冰被宫庶劫持,马小五身受重伤。此时公安局看守所里的郑耀先剑走偏锋,他先写了一封信向中央首长举报原国民党军统特务郑耀先,据其情妇林桃酒后吐露,现隐匿于台湾新竹县井上温泉。接着又写第二封信举报重庆公安局内部有国民党潜伏特务“影子”。凭着信中提供的情报和熟悉的仿宋体,郑耀先不信中央不派人下来核实。在那两份追杀令没撤销之前,他还不敢承认自己“风筝”的身份。只是让他奇怪的是,这些天为什么没有见到韩冰?自己设局,她居然没有半点儿反应,更谈不上见招拆招。郑耀先不相信如果韩冰看到他的信,会像其他人那样无计可施。韩冰被关在延娥宫庶的据点博爱诊所,宫庶对她不审不问,还好吃好喝好伺候,这让延娥产生醋意。

第28集

被郑耀先举报为“影子”的,正是政委江万朝。此时的他正躺在医院里,看着当年江心托韩冰转交给自己的那张全家福照片,心思重重。事情的发展和郑耀先设想的一样,凭着这两份举报材料和与先前的几份“内详”的匿名信同样的仿宋体,北京方面觉得事情远远不是周志乾就是郑耀先那么简单。很快钱重文副部长从北京飞来重庆,和重庆公安局局长陈国华一起提审周志乾。“我是中国共产党员,受当时苏区的国家政治保卫局委派,于1932年打入国民党内部,代号风筝……”郑耀先慢慢说道,一边的钱重文和陈国华深深震惊。从1946年送到延安的那份73人名单,到通过解职国民党整编36师师长李淮来提醒延安,党中央转移出陕北的行动计划,已被敌人获悉。从为保护潜伏的中共特工而杀死叛变的交通员吴福,到给重庆地下党传递“六一大逮捕”的消息,郑耀先把这些年的工作一一向组织汇报。

第29集

外调干部和保卫干事开始了证明“郑耀先”就是“风筝”的行程。林桃作为“周乔嫁妆”留下的那枚蓝宝石戒指,管用却无法证实,能证实的东西作为机密,被埋在了陕北的黄土地。“风筝”的身份,似乎永远也无法证实了。而为了得到江万朝是“影子”的直接证据,郑耀先建议散出口风,就说重庆公安局里有个潜伏已久的国民党特务被捕了,看看台湾方面有什么反应。只要台湾听到消息,为弄清是不是“影子”出了麻烦,肯定会动用潜伏特务来调查。博爱诊所羁押房间,韩冰将写着自己所在位置的小布条绑在鸽子腿上,然后将鸽子放飞,这一切都被宫庶看在了眼里。韩冰的消息被信鸽带到公安局,根据韩冰提供的“城市东北部、附近有小学校、是诊所”几个线索,袁农判断出她的位置很可能就是江汉路的博爱诊所,他们决定先切断所有通向城外的交通要道,然后再一点点逼近博爱诊所。

第30集

宫庶布局把火力引到博爱诊所,留下几个人周旋,大部分特务则跟着宋孝安等去劫狱。但监狱外的铁栅栏,让宫庶的计划功亏一篑,他们不得不放弃解救郑耀先。公安局为了配合台湾排查“影子”,有意多关押了几个人,其中就有韩冰。况且韩冰在和宫庶的这次交手中,确实存在不该出现的失误。郑耀先在公安局看守所走廊里看到韩冰,目送这生平唯一的对手,郑耀先脸上泛起一阵惺惺相惜。宫庶和延娥藏在温家老店,为了让宫庶最后查到江万朝,陈国华从最可靠的同志开始,分批向宫庶透露被捕名单。有一个大学生模样的人来找江万朝,自称是他的外甥,他给江万朝带来了一张和当年江心托韩冰带给江万朝的那张一模一样的全家福。等来了郑耀先要的“证据”,审讯室里的江万朝痛苦地说起他当年的叛变经历,1933年他和妻子在上海开展地下工作的时候被捕,国民党对妻子惨绝人寰的拷打让他崩溃,叛变了革命。之后戴笠召见他,要他继续留在中共工作,并且规定了日后和他的联络暗号,他的代号叫“影子”。

第31集

宫庶收到台湾保密局总部来电,要他立刻停止调查中共在重庆公安局的被捕人员,到香港述职,延娥拒绝和他一起走,坚持要留下来。江万朝供述,1946年江心带给江万朝的全家福,就是戴笠当年和他约定的联络暗号。而戴笠的目的,就是要通过江心带给他全家福,一方面提醒他曾经变节的历史,另一方面也表明他已经知道了江心的真实身份,杀不杀他的女儿,完全在于他对军统的态度。说完这一切后,江万朝吞毒药而死。陈国华派马小五去给郑耀先当徒弟,马小五抵触却又不得不服从。马小五早就相中了一位做文书的姑娘冷眉珊,一直等着韩冰给他当介绍人。郑耀先想借此给马小五开开窍,训练马小五怎么追冷眉珊,他要求马小五做出一个行动方案,半个月追到手,两个月后登记结婚并且要靠自己的真本事去完成。

第32集

在郑耀先的训练下,没想到马小五赶鸭子上架还真上去了,十一天里把个人问题给解决了。在马小五追求冷眉珊的这段日子里,韩冰就在郑耀先楼下的监房里,开始无休无止地写交代材料。宫庶送延娥去和宋孝安会合,两人乘公交车时暴露,宫庶索性劫持了公交车。陈国华不得已再次动用郑耀先,想办法抓住宫庶。不料宫庶竟然选择了和当年郑耀先一样的方式,在公交车接近弯道时,就在快速转弯的一刹那,从车厢里和延娥突然飞出,他们手拉着手,借助汽车的惯性腾空而起,跳入嘉陵江。

第33集

宫庶的警惕性太高,除了郑耀先,他不会轻易相信任何人。郑耀先决定用自己来钓宫庶,他建议陈国华放自己出去,以周志乾的名义交给地方监管,宫庶一定会来找他的。临走他向陈国华提了一个要求,把韩冰放了。郑耀先分到了劳改农场食堂劳动,学着切菜。宋孝安接到总部命令,要他立刻去台湾述职。马小五到劳改农场找郑耀先,让他帮着破译我方截获的三重加密的电文。郑耀先从中破解出了宋孝安回台的日期,当日从重庆朝天门码头,六点坐船去南京。郑耀先扮成乞丐,跟随马小五等人来到码头,在自己面前放了一个豁口的破碗,向路人乞讨。这时高君宝挎着个箱子,领着周乔吆喝着,从郑耀先身边走了过去,也许是父女连心的缘故,已经走了过去的周乔突然转回身来,眼睛不眨地看着郑耀先。

第34集

“瞎子”正是宋孝安,为了掩护郑耀先,宋孝安和公安干警一阵枪战,被当场击毙,接着韩冰也作为反革命嫌疑分子到了劳改农场食堂。郑耀先总是没话找话逗她,韩冰反唇相讥,丝毫不让。袁农来劳改农场找韩冰,告诉她自己宁肯拼个丢官罢职,也要给她讨个说法。他要以一名解放前在重庆从事地下斗争老同志的名义,替韩冰申诉,韩冰没有向敌人透露过任何情报,也没有证据可以证明韩冰在被俘期间有任何变节行为。三个月后,袁农果真又来了,还带来了北京的回信,韩冰的问题解决了。韩冰袁农结婚。

第35集

一个从美国回来的爱国火箭专家,想绕道香港返回祖国,因为台湾特务宫庶的阻拦,目前滞留在香港难以动身。组织上派马小五前往香港与火箭专家联系,并安全将他护送回国。所以考虑派马小五去,不仅因为他俩师出同门,还因为他俩曾交过手,马小五熟悉宫庶的打法。北京曾派过去两组人,不幸的是,都被宫庶打掉了。直到现在,那个专家还躲在香港半岛酒店里不敢露面。马小五来到香港,一切看起来顺风顺水,最后的时候马小五却前所未有地紧张起来,因为越是看似水波不惊,越有可能隐藏着惊涛骇浪。他最后确认了一下半岛酒店到码头的路线,突然心中闪现出一种不好的预感:宫庶会这么安静吗?不搞出点儿事,他还能叫宫庶吗?进入香港后,自己的一切都太顺利了,就像吃菜放盐一样,根本不觉得有什么奇怪,对手会让你这么舒服吗?

第36集

果然,马小五在最后一刻还是栽在宫庶手里,火箭专家被杀,马小五抢下了火箭专家手中装有火箭资料的皮包,将资料拍成微型胶卷吞到肚子里,带回了大陆。幸运的是,他带回来的微型胶卷进行鉴定后,有关部门发现上面有我们最需要的火箭方程式,几乎就是专家全部的研究心血和成果。在马小五去香港执行任务期间,郑耀先一直在为半瓶子醋的弟子提心吊胆。得知马小五安然无恙返回,郑耀先终于绷不住了,他从心底为徒弟的劫后余生,高兴得忘乎所以。

第37集

韩冰在公安局的“右派选举”中,被群众举手表决成“右派”。郑耀先写信为韩冰鸣冤叫屈,袁农非常生气,趁机把周志乾(郑耀先)打成右派,替公安局解决了一个右派名额。戴着手铐的郑耀先和同样锒铛入狱的韩冰,被一前一后带进了公安局看守所。而非常时期男牢女牢混编,他俩被关在了同一层,门对门。韩冰最后被定性为中右,袁农无奈选择和她离婚。郑耀先喜欢和韩冰说话,韩冰索性你来我往,一一回击。两人斗嘴斗到疲惫,郑耀先最后说了一句“你我现在同是右派,属于同一个战壕,同一个阶级立场,所以同志之间,就不要再斗了”,韩冰听后居然停下嘴来,两人没有再吵闹过。而且开饭的时候,还互相打了一个招呼。一场政治运动,居然在短短一天内,在郑耀先和韩冰之间,出现了历史性的转变。

第38集

因为北京钱重文副部长的干预,郑耀先的处理意见被批复下来:发回劳教农场进行劳动改造,韩冰处理意见和他一样。1958年的春天,马小五亲自押送着自己一明一暗的两个师父,前去石口劳教农场,郑耀先和韩冰又一道回到劳改农场开始了切葱剥蒜的生活。接着大炼钢铁到来,郑耀先累到呕血咳血,连床都爬不起来,他故意惹恼管教郭文志,让郭文志关了自己禁闭,这样才有了一点喘息的机会,还能从每人每天两个窝窝头的定量里省下一个给韩冰。韩冰捧着窝窝头,目光中对郑耀先充满了说不出的感激和眷恋。直到这一刻,韩冰才突然意识到,面前这个男人是不是郑耀先,他到底是谁,已经不再那么重要了,自己应该做的,是留住这患难之中得之不易的友情。延娥自从1956年经过重点打击后,就下落不明。郑耀先说,如果延娥一心要藏,是没法儿找到她的,不过有一个人可以叫她露面,那就是宫庶。高君宝在外面摆摊修鞋,碰上乱窜的特务,得知高君宝是高占龙的儿子,他们把高君宝带到延娥那儿,延娥把高君宝留了下来。

第39集

台湾,蒋介石正为几年来潜伏特务在大陆的衰势忧心,郑介民向蒋介石建议唤醒他在大陆的死子老六郑耀先,让郑耀先在内地一面恢复原有潜伏组织的活动,一面发展新的人员建立秘密交通点和秘密通讯台。而被派到大陆找郑耀先的,正是他的弟子宫庶。北京截获了台湾国安局电文:宫庶要回重庆。不过宫庶这次回来,除了寻找郑耀先,另外还要完成一项绝密任务,台湾为了保密没有在电文中说明,而是准备届时派人向他口头传达。为了获取宫庶的第二项任务,郑耀先被带到农场临时监房看起来,让宫庶找不到他。而能将郑耀先看住的人,无疑就是他亲手培养出的弟子马小五。马小五紧接着又被叫去参加重庆市公安局针对宫庶的专案组,郑耀先对这些并不知情。七天过去了,马小五没有回来,郑耀先也没有能出去。马小五为什么会突然离去?什么任务能让他如此匆忙?上级还想软禁自己多久?软禁自己的目的是什么?郑耀先想了好几天,最后确定了一种可能——台湾来人了。山城市委举办“三面红旗英模报告会”,陈国华、马小五分析,敌人很可能以偏远山区代表的名义,浑水摸鱼。他们将怀疑的目光放到了一位木讷少语的山区代表身上,这个人果然就是宫庶。

第40集

为避免打草惊蛇,工作人员扮作招待所“服务员”暗中监视,却被宫庶发现蛛丝马迹。宫庶从报告会上失踪,然后以公安部门的名义住到了劳动饭店。久不见郑耀先回农场,韩冰开始心神不宁。管教徐冬秀刁难韩冰,韩冰发火,说出徐冬秀的家庭出身和国民党也有拐弯抹角的牵连,希望以后徐冬秀不要惹她。韩冰的举动适得其反,反而点燃了徐冬秀心中更加恶毒的火焰。很快韩冰被以严重现行反革命罪的名义逮捕,在监狱里被犯人欺负。韩冰要被处决,陈国华马小五赶到救下韩冰。宫庶突然回房,已潜入宫庶房间的马小五来不及撤离,只能破窗而出,倒在血泊中。面对手术室里昏迷不醒的徒弟,郑耀先肝肠寸断。郑耀先出马,捉拿宫庶。乔装的宫庶与高君宝接上头,被带到一座人迹罕至的山谷前,延娥正等在那里,八年的时光让她真真正正变成了一个白毛女。宫庶向她说起这次回来的任务,掏出一张“宫门倒”邮票,要看看高君宝能不能找到同样的另外一张邮票。

第41集

为了迷惑宫庶,郑耀先假意释放回街道,清明的时候去给老婆林桃上坟,而聪明的宫庶也猜到了其中,在清明的那一天找来。正当两人在墓地叙旧的时候,宫庶被马小五等人抓获。郑耀先带来肉和酒到宫庶牢房要送宫庶最后一程,宫庶以为六哥背叛了革命和三民主义,他突然劈手将酒碗砸在郑耀先的脑门上。郑耀先说我本来就不属于你们那个党,何来背叛一说,我没有背叛过自己的信仰,我是中国共产党员,曾经是,现在是,将来还是,从没有过改变,也永远不会改变!郑耀先的话彻底打倒了宫庶。宫庶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第42集

宫庶被镇压了,留下了解不开的历史谜团,他此行的另外一个任务到底是什么?郑耀先放弃了组织有意让他从此隐姓埋名的安排,要继续以周志乾的身份活着,声称自己是个钓饵。郑耀先以周志乾的身份来到香橙镇,继续接受改造。正在扫街时,韩冰提着一个旅行包,站在不远处的大榕树下,静静地看着他。韩冰也被发配来香橙镇扫街,郑耀先心里明白一定是陈国华安排的,他憨笑着,跟韩冰点了点头。他俩的亲近被街道主任潘主任盯上了。老戏台上,学生们正在唱《我的祖国在黑非洲》,郑耀先和韩冰在一旁打扫,突然被抓到台上批斗。黑孩子们散落在了台下,郑耀先和韩冰取而代之,被迫站在了台的正中央。潘主任将他俩的关系说得污言秽语,郑耀先和韩冰,这两个曾经的顶级特工,却在一个街道主任面前瞠目结舌,无言以对。台下的黑孩子们中间,有一双几乎要喷出火苗的眼睛,射向了自己,郑耀先认出了那是自己的女儿周乔。“宫门倒”的邮票一直在高君宝手里,被高君宝藏好。

第43集

韩冰向潘主任递交结婚申请书,却被无视,郑耀先安慰她。日子在困苦和煎熬中悄悄流走,郑耀先和韩冰尽管没有结成婚,但这倒也未曾影响二人之间的相依相伴。袁农来到香橙镇找韩冰,韩冰没有给他好脸色,其实这次袁农是为韩冰右派摘帽来的。韩冰对袁农暗生感激,两人一起离开劳改农场,没有和郑耀先告别。韩冰回到公安局工作岗位,一天晚上袁农喝了点儿酒来招待所找韩冰,和她提出复婚的请求。袁农万万没有想到,本以为水到渠成,韩冰却当场拒绝了他,借着酒劲儿,袁农将香橙镇街道办事处上交的那份韩冰竟然想跟周志乾结婚的申请,当着韩冰的面撕了个粉碎。

第44集

韩冰离开招待所,第二天醒来袁农发现自己随身带的重要文件被人动过。适逢“四清”“五反”运动期间,这个事件在当时的山城公安局不算小事,招待所的两个年轻的服务员为此受到了审查,从此人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次事件,也直接导致袁农数罪并罚,被专案组带走,随后韩冰也被再次打回右派。韩冰回到香橙镇,日子又像以前一样那么过着。但很快,她和周志乾再次被红卫兵小将们批斗。而批斗会上,“大叛徒大特务”袁农也和他们站在了一起。组织上对郑耀先的那两份通缉令再次被造反派翻出,郑耀先被批斗,韩冰要求出面做证周志乾就是郑耀先。徐冬秀却告诉韩冰,当年宫庶来重庆的时候,“周志乾”被陈国华派来的人秘密地接走了,韩冰脸上闪过一丝惊悚。而另一侧,郑耀先在韩冰的红绣面日记本中看到了宫门倒的邮票。

第45集

郑耀先、韩冰就在这样的情况下互相揭晓谜底。郑耀先告诉陈国华,韩冰就是“影子”。对郑耀先的批斗还在猛烈地进行,这场运动连陈国华、钱重文都不能幸免。钱重文下达最后一个命令,就是让郑耀先死,现在内有革命造反派,外有台湾,都在盯着周志乾也就是郑耀先,只有让周志乾和郑耀先都死了,真正的“风筝”才能活下去。马小五把佯死的郑耀先送到了一个不可知的世界,高君宝带着郑耀先已死的消息离开了山城。九年后在河南一所劳改工厂车间,韩冰一边做着手里的活计,一边在女管教的带领下,和女劳改犯们一起喊着口号“打倒四人帮”。1978年,这一次,马小五的目的地是青海,马小五终于找到了已改名吴焕的郑耀先。

第46集

韩冰也收到了下发的被平反文件,她回到了香橙街那个曾和郑耀先相守的住处,她相信郑耀先一定还活着,而且一定会回来的。而在青海这些年,郑耀先也终于想明白一个细节,宫庶的那张民国邮票边缘的锯齿,应该就是宫庶和“影子”接头的暗号,只要双方邮票上的锯齿能对齐,就可确认身份。郑耀先猜得没错,韩冰和高君宝用两张“宫门倒”邮票对上了暗号,而这些都被我公安人员看在眼里。韩冰等来了郑耀先,等来了他们俩的最后一面。白头偕老是郑耀先和韩冰此生此世的共同心愿,然而苦苦熬过了这么多年,在这个愿望就要实现之即,郑耀先却要亲自给韩冰戴上手铐。

第47集

韩冰走了,郑耀先这一辈子的账,却还没有算完。他下一个要算的账,就是和高君宝。高君宝直接寄了一封信到重庆市公安局,这封信里,指名道姓要郑耀先明天晚上七点到劳动饭店吃饭。高君宝挟持了周乔一家来到劳动饭店,就在谁死谁活的对峙中,在宫庶曾经隐蔽的地方,高君宝将手枪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他选择了自杀。一切都结束了,郑耀先还有一个愿望,去趟北京,看看天安门。1979年,在医护人员的陪伴下,重病中的郑耀先终于来到天安门。望着迎风飘扬的五星红旗,一滴热泪滚出眼眶,从郑耀先苍老的脸上滑了下来……

相关视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