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影视故事» 经山历海

简介

剧情梗概:该剧根据赵德发的长篇小说《经山海》改编,讲述了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主人公吴小蒿、贺丰收为代表的乡镇基层干部,践行乡村振兴战略,带领群众脱贫攻坚,致力改变乡村面貌,用实际行动展现基层干部的忠诚、信仰和实干精神的故事。
在区政协负责文史工作的吴小蒿不甘于平淡的生活,报考了胶东半岛楷坡镇副镇长。她上任之后,经历了落后的石屋村搬迁、严重威胁村民安全的小冷库拆除、兴建村民们急需的冷链物流园、为石屋村招商引资保护古村落文化、整改安澜村落后小码头、在网上为渔民推销滞销的海产品、开拓现代化渔业“海洋牧场”的雏形等。基层工作中的挑战和困难令吴小蒿措手不及,也闹出不少笑话,但是她的真诚、执著和勇气深深地感召了工作能力强、方法简单的镇长贺丰收。在吴小蒿、贺丰收以及其他基层党员干部的努力下,楷坡镇乡亲们的日子越过越红火。

第一集

在隅城区政协文史委工作的吴小蒿工作清闲稳定,但她不甘一眼望到头的生活,通过干部遴选考试,考取了楷坡镇副镇长一职。丈夫由浩亮强烈反对,二人在电话中发生争执,而吴小蒿早已带着女儿开车行驶在赴任的路上。
尚未报到的吴小蒿正好遇上石屋村众村民因扶贫搬迁,对政策不太理解而围堵镇政府大门,镇长贺丰收正在与众人周旋。村民误以为吴小蒿是市里来视察的大领导,里三层外三层地把吴小蒿团团围了起来。
吴小蒿初来乍到,为了更好地倾听民声,招呼着大家伙进镇政府大院慢慢地聊。可村民们一听说她只是个副镇长,瞬间心又凉了,幸好这时周斌带着领导班子出来解围,承诺一定给大家满意的答复。
刚刚坐定的吴小蒿接到丈夫电话,质问她女儿怎么没去幼儿园,她这才想起女儿还在车里,自己忘记把她送去上学了。吴小蒿慌忙奔出去,打开车门时,女儿点点已经晕倒在车后座。点点在医院经过抢救已无大碍,但吴小蒿依旧很自责。

第二集

由浩亮认为吴小蒿应该回城工作,没想到父亲由大联非常支持吴小蒿下基层,为让吴小蒿安心工作,还承担了照看点点的责任,解除了吴小蒿的后顾之忧。
吴小蒿按时上班,发现周书记和贺镇长已经在等她,她这才得知镇干部们都是提前半小时上班做准备工作。
管区书记郭默带吴小蒿熟悉石屋村。懒汉常进宝家的屋子随时有倒塌的危险,他却还能安稳地在家睡觉;村支部会计刘精明家里有个智障的哥哥;还有80多岁的老党员花鼓爷爷……吴小蒿召集村民集合发放调查问卷,希望能更深入地了解村民们的情况。
由浩亮带着吴小蒿来到临海富裕村安澜,由浩亮一直与安澜村书记慕平川有业务往来,希望慕平川支持吴小蒿的工作。慕平川带吴小蒿参观了安澜公司和码头,也诉说了这些年来带头建设安澜村的心路历程,吴小蒿看出他是个有干劲、得人心的干部。不料在晚宴上遇到贺丰收,气氛瞬间变得有些尴尬。
吃饭时上了一道“红烧傻逛鱼”,慕平川看似开玩笑地给小蒿讲这种鱼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吴小蒿听出慕平川话里有话,提前离席了。

第三集

刘贤达拿着一叠调查问卷找到周斌书记,告诉他100多份问卷最后就收上来4份。贺丰收认为这种方式本身是没有错的,但是村里的群众大都文化水平较低,实行起来困难。周书记认为,作为党员干部更应该适应群众的情况去做工作。门外的吴小蒿听到了二人的谈话,若有所思。
吴小蒿拿到的调查问卷里有一份空白的,上面只写了“实事求是”4个字,吴小蒿去找写下这4个字的老花鼓,未果。
深夜,下起了瓢泼大雨,石屋村都是危房,吴小蒿冒险带群众撤离,发现老花鼓还没撤。到老花鼓家,简陋的房屋已经被雨水灌满,但老花鼓执意要带走自己的“宝贝”——墙上的党旗、奖章,还有一把小号。吴小蒿明白满墙的荣誉对老人的重要性,她小心包好这些东西安全带走。
贺丰收找到慕平川,与他商量拿地作为石屋村的搬迁安置,慕平川认为那块地寸土寸金,是村里的发展用地,不同意贺丰收的安排,贺丰收提出用300亩换450亩。

第四集

安澜村老黄家的小冷库氨气泄漏爆炸了,老黄伤势过重没有抢救过来。吴小蒿赶到现场,慕平川只想大事化小,对外说是煤气泄漏引起爆炸,拒绝了吴小蒿提出让镇上参与检查的事情。吴小蒿对于现场味道是煤气味存疑,认为此事重大,不能为了个人前途而无视全村人的安全。
吴小蒿找到贺丰收说自己知道了瞒报氨气泄漏引起爆炸的事情,贺丰收却说基层工作不仅需要勇气和坚持,更重要的是智慧,知道什么是“大”什么是“小”,学会做选择。
周书记针对这次爆炸召开安全会议,吴小蒿在会上说出自己的疑虑:不是煤气爆炸,而是冷库氨气泄漏引起爆炸。周斌听后非常生气,严厉训斥贺丰收等人,并要求按照事实重新写一份报告交给他。会后吴小蒿去跟贺丰收道歉,但贺丰收正在气头上,根本不听她的解释。
平湖老家,吴家大女儿吴小莲跟母亲在厨房忙活,迎接妹妹吴小蒿和由浩亮回家,母亲一个劲儿地夸赞吴小蒿有出息,给吴家争光,吴小莲听着心里不好受。

第五集

贺丰收和吴小蒿到村里找刘贤达,让他赶紧安排全村搬迁的事情,刘贤达说谁都好安排,就是远近闻名的大懒汉常进宝难办,贺丰收顺水推舟,安排吴小蒿一起负责。
吴小蒿在山上遇到了放羊的老花鼓,老花鼓听说要全村搬迁的事情,把吴小蒿带到一处石窟,告诉她当年这里叫“石窟村”,是大楷山保卫战的时候村民们掩护解放军的地方,是历史的见证。
刘贤达和刘精明找到村里出去开药厂致富的刘建设,把村里遭灾的情况说明后想寻求刘建设支持,没想到刘建设竟然见都不见他们。
楷坡镇政府会议上,贺丰收也把与安澜村置换土地的规划图向大家讲解,话题转到吴小蒿负责的搬迁工作上,但因为有常进宝这样的钉子户,所以吴小蒿的工作推进困难。
常进宝不但没有因为组织给他找到新房子而高兴,更提出无理的要求——要吴小蒿给他找一个老婆。吴小蒿没办法说服常进宝,只能先帮助常进宝解决实际困难,带着他来到安澜村相亲。安澜村妇女主任东风嫂子安排常进宝见了几位单身妇女,吴小蒿看着身无分文、不求上进且对别人诸多要求的常进宝,心里又急又气。

第六集

晚上,常进宝回到家中,却发现老房子已拆,村里为他布置好了新住房,原来是村支书刘贤达趁常进宝去安澜村之机,解决了全村的搬迁问题。
石屋村的土地置换签约仪式上,周书记准备签字时,吴小蒿突然出现阻止签约,她给众人讲述了石屋村的抗战历史,呼吁要留存住这段红色记忆,这是金钱不能衡量的,众人沉默。
周斌书记紧急召开会议,反省自己工作没有做细致,遗漏了石屋村的红色历史,他着重表扬了吴小蒿,贺丰收心里不舒服,脸上又挂不住。
贺丰收因为签约失败的事情在码头跟慕平川诉说心里的憋屈,慕平川笑话他被一个女干部给拿住了。因为拆除了安澜村的所有小冷库,村民的海货无处可放,慕平川萌生了一个想法,提出建造冷链物流园。

第七集

吴小蒿找到贺丰收,刚开口说自己老家就是平湖的,就让贺丰收误会了,以为她要为家乡谋利益,要把物流园建在平湖,不听解释地把吴小蒿赶走了。
由浩亮知道要建造物流园,也找到慕平川,想让他留块地给自己的业务。
镇政府会议上,全票通过物流园建在安澜,周斌解释是因为看了吴小蒿的方案才同意的。贺丰收又提出将来物流园可以交给安澜公司管理,吴小蒿竟然提议,将来冷链物流园的管理应该跳出安澜,有创业需求的都可以申请,这样才会做大。
吴小蒿提出要制定入园标准,学习成功的物流园的经验,周书记非常认同。贺丰收坐不住了,他认为物流园做小有做小的好处,做大的话将来投资会成问题。
慕平川将村民们的入园申请给吴小蒿,被吴小蒿立马否决了,说物流园是有标准的,至少要达到一定规模才能入园。慕平川急了,小冷库拆了,现在还不让他们入园,他们的海货往哪儿放?
一众村民听到了风声来居委会要说法,把情绪发泄在吴小蒿身上。吴小蒿向大家解释,不是不让入园,而是要形成一定规模,大家可以合伙申请,村民这才知道误会了吴小蒿。
台风来袭,安澜村的海参养殖户损失惨重。吴小蒿给由浩亮做了一桌海参宴,让丈夫帮忙找买家,由浩亮经不住吴小蒿的央求,应下了此事。

第八集

镇政府的干部到现场参与防汛,贺丰收建议把打捞上来的海参存放在慕平川的冷库,慕平川说整个安澜的海参有几千亩,自己的冷库能解决的是杯水车薪。
由浩亮带商家下乡收购海参,吴小蒿和郭默着手网络销售。因为慕平川的推动,由浩亮顺利完成了海参收购。吴小蒿发自肺腑地感谢丈夫对自己工作的支持与帮助。
为了减少损失,村民开始拼命捞海参。安澜村村民大川体力不支被大浪卷进大海。大川失踪了,救援行动第一时间展开,领导班子齐上阵。搜救队终于找到了大川,大家看着海兰奔向大川,喜极而泣,吴小蒿瞬间泪目,并用手机记录下这一刻。

第九集

第九集
慕平川主持安澜村主题党日暨党员政治生日活动,周书记、贺镇长、吴副镇长亲临会场。周书记对安澜村的党员面貌以及慕平川的领导能力给予了肯定。
安澜码头边,慕平川等人向周书记汇报对未来电商产业园的规划,以及国内外销售市场的美好愿景。
大灾过去,收参商们来到海参池边跟养殖户洽谈收参。海兰得知现在的价格比之前涨了,心有不甘。养殖户们认为慕平川和由浩亮串通,低价收购他们的海参,一起去找慕平川讨说法,慕平川也满腹委屈。吴小蒿让由浩亮把差价补给村民,夫妻二人不欢而散。吴小蒿赌气搬进宿舍,贺丰收让儿子把小蒿请过来开解小蒿。
慕平川找周书记喊冤,周书记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让他回忆自己作为党员的初心和对组织上的承诺,令慕平川幡然醒悟。补偿款一事,村民们似乎并不领吴小蒿的情,由浩亮宽慰吴小蒿。

第十集

第十集
领导班子成员讨论关于石屋村的进一步发展,提议大家拓展思路,把石屋村打造成种植金银花的“药乡”。吴小蒿找贺丰收请教如何招商引资,贺丰收了解其中的困难。吴小蒿找到刘贤达商量,刘贤达早就不抱希望。一旁的村会计刘精明提议去城里找刘建设试试。
吴小蒿和刘精明差点儿被刘建设扫地出门。刘建设的父母拿出自己的10万元积蓄,希望吴小蒿带回去更好地建设石屋村。吴小蒿很感动,但是婉拒了二老的好意。
吴小蒿再次找到刘建设,拿出10万元换刘建设的金银花种苗和种植技术。刘建设被小蒿的坚持所触动,同意捐赠协议暂时收回。
刘建设打来电话,经过对农科所检测报告的分析,他决定投资石屋村的金银花种植,并且感谢吴小蒿的坚持。吴小蒿解决了金银花种植的技术与种苗。

第十一集

第十一集
贺丰收找到慕平川,希望他也出力解决土地置换的问题。慕平川提出让吴小蒿过来谈谈,贺丰收质问慕平川是何居心,俩人动了手。周斌严厉地批评了贺丰收打架的事情,吴小蒿向周斌检讨。
由浩亮一心要帮吴小蒿解决土地置换的问题,提出由慕平川出面承包土地,代价是他让出小码头的股份,唯一的要求是这件事不能告诉吴小蒿。
石屋村种植金银花前期的所有困难几乎都解决了,但签合同的过程遇到常进宝的阻碍。贺丰收以赖治赖,顺利签下了常进宝的土地流转合同,也给吴小蒿上了一课。金银花种植项目签约仪式在石屋村的大楷树下顺利举行,周斌书记发言感谢石屋村的所有群众。
楷坡镇党政府会议上,周斌提出要响应市里的“碧海行动”,对落后的渔业养殖系统进行清退和改造升级,包括渔民们的养殖池,还有慕平川建造的小码头。周斌要求以贺丰收带头的全体干部下村驻扎,不完成清退任务不回来。

第十二集

第十二集
吴小蒿到村里了解情况,东风嫂子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拆除养殖池和小码头,老百姓们以后靠什么生活,受损失最大的其实是慕书记。慕平川担心的是村里2000多个饭碗怎么解决的问题。贺丰收跟安澜村民保证,政府一定会制定出对大家最好最妥当的方案。
由浩亮认为,鉴于自己和慕平川的关系以及作为干部家属,拆除小码头的事情吴小蒿不应出面,吴小蒿却坚持己见。
贺丰收把实际情况告诉周斌,强调慕平川也是站在群众角度而不愿拆除小码头。周斌说要自己出马,贺丰收一言不发。吴小蒿提出自己的方案,由浩亮、慕平川、贺丰收突然哈哈大笑。

第十三集

第十三集
吴小蒿想不通为什么她的方案会遭到质疑,生气地走了。慕平川告诉贺丰收,之前为了金银花的项目,由浩亮就已经把公司股份抵押给自己了。贺丰收对由浩亮刮目相看。
贺丰收给慕平川带来好消息,说政府已经把所有补偿和安排政策都制定好了。
吴小蒿和由浩亮因为最近的几件事有了嫌隙,但她向贺丰收保证会处理好自己的事情,不会影响工作。
郭默看到最近贺丰收跟吴小蒿走得近,本身对贺丰收有好感的她心生醋意。
小码头被拆后,慕平川意志消沉。大家商量是不是能找到一个新项目,重新燃起他的热情。

第十四集

第十四集
贺丰收带着他们去了一片海域,很早之前慕平川拍下了这一片的使用权,但因为海洋开发投入过大,所以一直也没有利用起来。周斌说这是个好项目。周斌让贺丰收出面去劝说慕平川,吴小蒿再次出头要去试试。
石头给慕平川送去完成的抽象派肖像,慕平川看到画像中的自己嘴里有一条鱼,他似乎从画像上读懂了什么。慕平川经过深刻的自我反思后来到周斌的办公室,向书记表态,自己会重新振作起来,用最短的时间建设人工鱼礁,开发海洋牧场。

第十五集

第十五集
慕平川向镇领导及全村村民保证全力开发海洋牧场,全场士气高昂。周斌书记肯定了慕平川对安澜村的引领与付出,安澜村一定能保持健康发展的活力,成功把渔业“猎捕型”转向“农牧型”,大家的日子会越来越有奔头。
在吴小蒿的努力下,石头终于能去山海师大学习设计了。吴小蒿在石头身上,看到了未来新农村的希望。
刘建设派出技术员到石屋村进行技术勘察,结果踩到猪粪摔伤。周斌建议熟悉情况的贺丰收陪吴小蒿一起去石屋村实地考察,能解决的情况就地解决。
贺丰收、吴小蒿、刘贤达、刘精明、常进宝、黑牡丹在村头召集村民开卫生工作会,常进宝提出每家都应该看好自家的牲口,大家都觉得在理而且可行。贺镇长对常进宝的一番话给予了肯定,这对他是极大的鼓舞。
常进宝戴着红袖章开始行使职责,他认真地在村里巡视着各家家禽的管理状况,并逐一记录下来。

第十六集

第十六集
来到刘一刀家,这两口子本就对常进宝耿耿于怀,早就想好了连环计来整他,三人闹到村委会,正好被吴小蒿撞上。吴小蒿希望刘一刀夫妇为全局考虑,要求他们向常进宝道歉,二人心不甘情不愿。
入夜,刘一刀夫妇把家里所有的猪都放了出去,村里到处都是他家的猪和猪粪。全村人连夜抓猪,才把所有的猪都关进了村委会的院里。
吴小蒿赶回镇政府开会,一身的味儿让干部们都捂上鼻子。周斌对于大家的反应很是气愤,拍着桌子说,坐久了办公室,就跟群众生活脱节。
吴小蒿回到石屋村,独自打扫村里的猪粪,回头发现石屋村村民和镇干部们纷纷加入打扫的队伍,让石屋村村貌焕然一新。

第十七集

第十七集
刘精明半夜失眠出去溜达,清晨回来发现哥哥傻聪和鹅不知所踪,里外寻找未果,忽然听到家对面的山上传来哥哥的求救声。
傻聪脚滑跌下山,刘精明奋力抓住他的手,有一瞬却想放开手。刘贤达早上一推门,发现傻聪坐在自己家门口,看到字条明白了是刘精明扔下哥哥不管了,连忙打电话给吴小蒿。
吴小蒿直奔火车站去找刘精明,刘精明说出心里话。吴小蒿明白了这个年轻人的处境,主动给刘精明买了去北京的火车票,让他努力去追梦,并许诺会帮他照顾哥哥。
回到石屋村,吴小蒿拭探着问刘贤达能不能帮忙安排,谁知刘贤达一口回绝。
吴小蒿无奈把傻聪带回家,把吴小蒿家搞得乱成一团。

第十八集

第十八集
刘贤达翻来覆去地睡不着,心想傻聪是石屋村的人,但自己却把他推给村外人去照顾,深感懊悔。
吴小蒿回到平湖找到爸妈,希望能帮忙照看傻聪,爸妈一口答应。
刘贤达跟村里人商量是否能轮流照顾傻聪,但众人没有敢搭腔的。吴小蒿接到父亲的电话说傻聪走丢了,吴小蒿和刘贤达急忙报警,开着车到处寻找。
在石屋村,傻聪丢了的消息也传开了,大家都自发地开始寻找傻聪,意识到傻聪是石屋村不可缺少的一员。
平湖家里,吴小蒿的父母分外自责。吴小蒿意识到,群众的事无小事,一旦出了事,自己是还不起的。
石屋村的所有村民都聚集到镇政府门口,保安以为他们又是来闹事的,连忙把门锁上,吴小蒿出来了解情况,才知道是刘贤达带着村民一起来寻找傻聪。傻聪找到了并回到石屋村,村民都说欢迎傻聪住到自己家。
镇党委会议上,周斌正在主持年底总结会,贺丰收带领的基层干部也都把一年来的基层工作和成果做了汇报,吴小蒿认真听着大家的每一句发言,内心愈发澎湃。

第十九集

第十九集
吴小蒿在办公室看刘贤达交上来的记分工资表,看到刘聪明和刘大白的分数心里明白怎么回事。
吴小蒿找到刘贤达,指出刘大白就是傻聪的大白鹅,这就是冒名顶替。刘贤达就跟吴小蒿解释,傻聪太能吃,这是为了给大家补贴一下伙食费,这事大家都知道。吴小蒿更生气了,说这就是集体作弊。
镇政府会议室内召开半年一次的党支部内部民主生活会,干部们互相点评,虽然说的是缺点,但其实是换着说法夸两位一把手。吴小蒿越听越不对劲,直言民主生活会不应该充斥着这种华丽包装的假话。吴小蒿的一番话说完,在周斌的带头下,会议室里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晚上回到家,吴小蒿崩溃了,她在由浩亮面前嚎啕大哭,说自己是不是太理想主义了。由浩亮安慰她真理永远是孤独的,吴小蒿被由浩亮的话感动。
工作会议上选优评先,贺丰收表示这个优秀应该奖给吴小蒿,自她来到楷坡后实实在在地做了很多工作,那股精神让人佩服。周斌书记也同意贺丰收的意见。名单还没最后宣布,周书记突然脸色一变,宣布会议先结束。

第二十集

第二十集
周斌在办公室严厉批评吴小蒿瞒报刘贤达多报工分的违纪行为,他决定给予吴小蒿处分,吴小蒿也明白是自己的不对,坦然接受。对吴小蒿的奖励和处分决定同时贴上了布告栏。
年关将近,全镇工作重点就是防火。吴小蒿带着防火宣传资料送往石屋村,被常进宝以防火特殊时期不准外来车辆进入为由拦在村口。
吴有金拿着纸币黄纸想去上坟烧纸,周斌书记突然上门,吴有金热情迎接。周书记说想邀请吴有金给全村人讲讲当年的事迹,吴有金一口答应。
村民大会上,吴有金声情并茂地讲着防火防电的安全常识,村民们却不买账。吴有金一气之下举报小卖部卖鞭炮,警察查封了小卖部。
平湖村制造售卖烟花爆竹的犯罪产业链被警方破获,周斌在晨会上点名表扬了吴小蒿。
一年一度的联欢会当天,全镇的村民欢聚一堂,镇政府全体干部上台大合唱,歌词就是在讲述他们这些基层干部为群众服务的热情和责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