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剧透慎点» 惊蛰

39集连续剧

惊蛰

杨烁、陈创、迟嘉、周放

简介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初、国共两党的三个异姓兄弟——春城市公安局侦察科科长陆恺、长期潜伏在敌特内部的我党资深情报人员曹创与国民党军统局原沈阳站站长崔圣文——为了民族大义,怀揣起不同的政见与信仰,同仇敌忾、浴血奋战,共同追缉日本间谍“麻雀”及其隐瞒了在日军731细菌部队作恶经历的父亲,向他们讨还血债、并为无数抗日烈士复仇。

第1集

1951年,国民党秘密启动“惊蛰”特别行动。毛人凤命潜伏在春城代号为“二叔”的王牌特工出任此次特别行动的总指挥,而我公安局对“二叔”此人一无所知。春城电厂举办恢复供电庆祝大会前夕,国民党空投特务秘密潜入,试图对电厂进行破坏,被公安局政保科科长陆恺识破。省公安厅李厅长特成立625专案组侦破此案。同时,身为投诚人员的公安局食堂管理员曹创和国民党特务秘密接头,收到了去黑龙山的指令。公安局截获敌台电报,陆恺对电厂进行了严密部署,庆祝大会顺利结束。而此时,电厂会长崔熙正(崔圣文父亲)却不见了踪影,陆恺才知敌人真正的目标是崔熙正本人。陆恺开车去找崔熙正,在路上遇到伏击,所幸及时碰到了崔熙正,而陆恺却负伤住院。陆恺的童养媳红姑突然从山东来找他,让一头雾水的陆恺不知所措。

第2集

陆恺奉命去接周雨寒,在车站遇到小偷抢了周雨寒的行李,在抓贼过程中,周雨寒对陆恺产生好感。曹创和陆恺谈心,回忆起死去的兄弟崔圣文……公安局接到报案,供销社的物资在黑龙山被土匪抢了。陆恺和周雨寒前去调查,曹创也以采购蘑菇为名一同前往黑龙山。周雨寒根据现场痕迹推测劫持物资的可能是有武器装备的国民党残余部队,陆恺怀疑这可能与“惊蛰”行动有关。陆恺的敏锐引起了敌特分子的关注,毛人凤下令“二叔”尽快除掉陆恺。张倩倩误以为收到了陆恺的消息,前去公园相见,不料被杀。周雨寒负责此案,经查验枪杀张倩倩的子弹是从陆恺的配枪中射出的,陆恺有重大嫌疑。

第3集

周雨寒和刘宁前来逮捕陆恺,刘宁怀疑陆恺当时在国民党军统做卧底时可能已背叛了组织,让陆恺激愤异常,周局长让两人一定要查清事实真相。周雨寒和刘宁去医院调查目击证人齐绍辉的情况,齐绍辉已被杀人灭口,齐绍辉的死让周雨寒更加坚信陆恺不是杀人凶手。电厂被炸,崔熙正带人忙着四处想办法尽力补救,公安局也严密布控,希望尽快找到线索。邱拂尘上门祝贺崔熙正五十大寿,利用陆恺一事挑拨崔熙正和共产党之间的关系,崔熙正将她赶了出去。周雨寒和刘宁到看守所审问陆恺,没想到陆恺如实交代罪行。周雨寒感到事有蹊跷,回家质问周局长和陆恺之间是不是有事情瞒着她,周局长欲言又止。

第4集

李厅长交代周局长要好好培养周雨寒,因为周雨寒是烈士的后代。同时,周局长得知李厅长已经起用“老姨”参与到惊蛰任务当中。红姑因帮居委会干活晕倒住院,周局长和周雨寒等人去医院看望却不见人,红姑回来后说是想去给陆恺买东西却迷了路,周雨寒觉得她有些不正常。特务毒龙投奔黑影人(崔圣文)领导的忠义兄弟会,崔圣文怀疑毒龙加入的动机,毒龙表示可以递投名状以示诚意,成功打入忠义兄弟会内部。毒龙私下与“二叔”见面告知兄弟会的底细。曹创偷偷到看守所去探望陆恺,借机告诉他发现一可疑电台,怀疑是日本特高课间谍“麻雀”开始了活动,希望他尽快告诉周局长。随后,曹创因贪污公款一事被局里停职审查。而陆恺在看守所里发现一个奇怪的日本老头山口俊一。周雨寒再次审问陆恺,发觉了红姑之前的言辞漏洞。

第5集

毒龙接到密电进行捞鱼行动。监狱里,陆恺被疤瘌脸等人围攻,混乱之中日本老犯人山口俊一被毒龙派出的手下劫走。然而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黑影人崔圣文带着手下半路抢走了山口俊一。周局长命令刘宁转移陆恺、疤瘌脸等犯人到省城监狱,但是在路上也遇到埋伏,陆恺和疤瘌脸逃跑。陆恺在逃亡途中和疤瘌脸搏斗,拿走了疤瘌脸藏在身上的潜伏证明。刘宁向周局长汇报关于山口俊一的情况,周雨寒发现了藏在办公室花盆里的窃听器。周局长意识到局里有内鬼,命令周雨寒尽快查清此事,以及杀害张倩倩的真凶。黑影人崔圣文得到军统电报,要其与“二叔”会面商谈收编兄弟会参加军统一事。吴四奉命见了自称“二叔”的马掌柜,马掌柜要求忠义兄弟会务必服从国防部命令配合惊蛰行动,并尽快安排会长亲自与其见面。调查红姑底细的公安同志意外坠崖,红姑成为陷害陆恺的重要嫌疑人。

第6集

周局长决定对红姑进行24小时监控。 曹创被局里以贪污的名义正式调离公安战线,原来曹创的真实身份就是李厅长秘密起用的“老姨”。陆恺上山,凭借从疤瘌脸那里得到的潜伏证明混进了兄弟会。陆恺被毒龙用刑拷打。关键时刻,崔圣文终于出现救下陆恺,并向陆恺亮明身份。崔圣文追问当年一心投诚却被炸一事,陆恺解释绝对不是共产党要置其于死地。崔圣文觉得有可能是日本间谍“麻雀”。陆恺念兄弟之情,动员崔圣文向我党投诚,但此时的崔圣文一心想要报仇。他劫持山口俊一就是因为他知道“麻雀”的线索,他要找到“麻雀”为死去的兄弟报仇。马掌柜把与崔圣文的对话录音寄往香港。经过保密局特工分析录音得出兄弟会会长就是原保密局沈阳站站长崔圣文,代号“野狼”。

第7集

毛人凤知道崔圣文手上有秘密武器库施工图,让“二叔”必须想尽一切办法得到此图。崔圣文带领手下来到了黑龙山,却进入了“二叔”的埋伏。崔圣文的兄弟会受到了一队国民党士兵的猛烈攻击,千钧一发之际,陆恺救了崔圣文。崔圣文逃脱,马掌柜等人商议崔圣文的施工图有可能藏在崔家。曹创在酒馆里喝酒,没想到遇见了吴香寒。二人曾经有过一段感情,可被逼无奈曹创离开了吴香寒。而后来当曹创从邱佛尘那里得知崔圣文还活着,便去拜访崔家,见到鸿涛的同学夏波(实为曹创的儿子),百感交集。陆恺在树林里留下记号,虎子找来。陆恺交给虎子一个拇指大小的金属筒让其转交周局长,并调整工作计划。

第8集

红姑交到居委会的布鞋被指是偷来的,引起了刘宁的注意。刘宁在大街上抓到了偷布鞋的小五,小五交代了布鞋的买主是供销社的邱拂尘。周局长得到关于山口俊一的进一步情报,派周雨寒去抚顺监狱调查山口俊一的档案。周雨寒在长途车上碰到了邱拂尘把布鞋交给其亲戚,引起了怀疑。崔圣文躲在崔家老宅里,向陆恺回忆起“麻雀”制造的又一桩惨案,他求陆恺帮助他报仇。陆恺深知追捕“麻雀”不能成为崔圣文的个人行为,一定要得到上级领导的批准。周雨寒在返回局里的路上遭特务绑架。陆恺得知周雨寒失踪,心急如焚。陆恺命令虎子盯紧邱拂尘,自己去营救周雨寒。刘宁在邱拂尘住所蹲守,果然抓获了去给邱拂尘送周雨寒情报密码本的特务。

第9集

陆恺成功解救出周雨寒,周雨寒也把这次的调查结果告诉了陆恺,陆恺联想起崔圣文口中的“麻雀”,意识到“麻雀”与山口俊一之间一定存在着某种必然联系。在四海酒店套房内,陆恺与崔圣文见面。陆恺对崔圣文晓以大义,希望崔圣文以大局为重,要想抓捕麻雀,崔圣文就必须先向政府自首,交出山口俊一。陆恺向周局长汇报崔圣文已经同意自首,并对麻雀和惊蛰行动之间的联系做了推测,请求将抓捕麻雀和惊蛰行动并案。但是陆恺没有证据的推断遭到周局长的否定与批评,责令他将私人感情与工作分开。

第10集

邱拂尘带来“二叔”的指示,让曹创和女大学生山兰假扮夫妻,将绘制好的黑龙山地形图送到澳门。曹创心知这是邱拂尘派人在身边监视他,他这次的任务明为给国民党送地图,暗则为我党处死叛徒田原。陆恺向李厅长汇报,根据崔圣文的消息,怀疑麻雀极有可能就是山口俊一的女儿山口惠子。李厅长对这个情报很重视,让陆恺马上安排崔圣文和他见面。李厅长和崔圣文见面之后,将崔圣文一直以来的心结打开,成功化解了崔圣文的防备之心,而崔圣文则提出利用自己的特殊身份打入敌特内部,戴罪立功。崔圣文在周局长家正式自首投诚,周局长特批其以外借人员身份参加625专案。考虑到当前形势,决定对外暂不公开崔圣文投诚一事。根据上级指示,崔圣文秘密将山口俊一转移到安全屋。

第11集

曹创回到春城,到崔家看望崔鸿涛与夏波两个孩子,并答应会常去辅导他们。马掌柜与军事特派员见面,没想到来者竟是曹创,原来曹创在澳门与田原会面并枪杀他一事皆为保密局故意为之。田原背叛我党之后,现在又借助反华势力组建美国中情局在中国设置的组织机构。通过枪杀事件,曹创被任命为中将军事特派员,出任“反共游击队”总指挥一职。红姑在家收听敌方电台,被上门来看她的周雨寒听到。红姑借口搪塞过去,言语中透露出陆恺毫无消息,自己想回老家之意,被周雨寒阻拦。敌残余部队反共救国军陈世明与褚副官乔装成百姓出城与匪徒接头。

第12集

崔圣文逼问山口俊一麻雀一事,山口俊一交代了知情人川岛清。根据崔圣文的情报,周雨寒到抚顺提审川岛清,得知了山口俊一负责修建细菌武器库的任务。曹创最终在城南一废弃厂房内见到了陈老板,此人正是陈世明,曹创将任命陈世明为国防部少将的委任状交给他,陈世明激动万分。刘宁破案心切,想用偷布鞋的事让邱拂尘就范,却被邱拂尘轻松应对过去。周局长批评刘宁操之过急,同时让虎子对刘姨收网,刘姨被抓。马掌柜和邱拂尘二人在邱拂尘家中幽会,此时,虎子带人上门抓捕邱拂尘,马掌柜借机出逃。邱拂尘还存侥幸心理,负隅顽抗,直到虎子告诉她马掌柜已经彻底断了她的后路,才答应招供。

第13集

周雨寒和刘宁将注意力都集中在了红姑身上,正当两人来到陆恺住处,却发现红姑食物中毒。二人立即将红姑送往医院进行抢救,然而红姑最终抢救无效,宣告死亡。红姑死的诡异,周局长怀疑其中必有猫腻,派干警严加看守红姑“尸体”,然而“尸体”被人掉包。陆恺即刻带人追上出殡的马车,但一无所获。佯装身亡的红姑逃脱,在新的秘密据点——照相馆内,向日本间谍浅田下达任务指示,那就是借惊蛰行动,完成日本复国的大业。原来红姑就是“二叔”。周雨寒和刘宁在医院继续调查时,一护士上吊自杀,引起了他们的怀疑。

第15集

陆恺带着曹创给的情报回到公安局,要想打开武器库大门,光排雷是不够的,还需要密码,而密码就掌握在山口俊一手里,周局长让崔圣文加紧对山口俊一的审问。崔圣文发现被跟踪,准备转移山口俊一到更安全的地方。周局长批准将山口俊一转移到到二号安全屋。三个村庄的百十号人一夜之间下落不明,百姓们人心惶惶,纷纷往城里挤。曹创设计让被陈世明绑架的这些村民引诱共产党入包围圈,打他个措手不及。整个行动受到毛人凤的电报嘉奖,就在陈世明沾沾自喜的时候,传来手下伤亡惨重的消息,村民们被刘宁等人成功救回。崔圣文的女友静竹在酒馆房间内借酒浇愁,却遭到蒙面人袭击,周雨寒来找静竹,蒙面人夺窗而逃,全城戒备寻找蒙面人。

第16集

毒龙与红姑互通电报,表示已查清山口俊一资料所在地方,并会择机行动。毒龙夜探公安局档案室将山口俊一资料偷出,又从吴四口中打探出是崔圣文劫持了山口俊一。毒龙再次找吴四打探崔圣文关押山口俊一的地点,吴四开溜,并带着公安来抓毒龙。没想到毒龙早有戒心,等吴四带人来的时候已经逃走。毒龙抓到吴四暴打一顿,威胁吴四再约一次崔圣文,吴四趁机提出让“二叔”帮其全家办理去台湾的要求,“二叔”一口答应。红姑让吴四转告崔圣文,是麻雀在找他。红姑设计与崔圣文在酒楼碰面,埋伏好手下准备捉拿崔圣文。崔圣文和红姑的人在酒楼大打出手。收到消息的陆恺带人赶来,打乱了红姑的计划。红姑和毒龙趁乱逃走。

第17集

吴四用苦肉计将崔圣文应付了过去,却被红姑等人抓住。吴四趁机加价,要求帮其全家办理去美国的签证,红姑只要和崔圣文见面,不惜代价。吴四的反常行为被崔圣文发现,吴四解释只是想一箭双雕,既能解救全家,又能帮崔圣文引出麻雀。周雨寒告知陆恺,真正的红姑早已被敌特杀害了,陆恺痛苦不已。周雨寒看着更加心疼,勇敢对陆恺表白,表示愿意和他永远在一起。红姑与浅田合议要尽快除去陆恺并制服崔圣文。浅田带着特遣队队员在外埋伏,红姑和崔圣文在山洞里见面。红姑逼崔圣文拿出武器库地形图,并交出山口俊一,当听说山口俊一被杀后,情绪激动想一枪毙了崔圣文,被及时赶来的曹创化解了一切。崔圣文在回家的路上再次受到毒龙的暗杀。红姑的反常举动和紧追不舍让崔圣文对她的身份更加怀疑,怀疑她可能是“麻雀”。

第18集

红姑以惊蛰总指挥身份命令曹创和崔圣文等人三天之内将军火库前雷区的雷排净,并利用军火库内的武器由反共游击队在春城地区展开武装暴动。曹创和崔圣文给陈世明吹风,暗指红姑想夺权抢功,陈世明对红姑很不满。红姑暗派特遣队员紧盯曹创和崔圣文的一举一动。周雨寒和刘宁带着山口惠子的照片找到专业人士,希望能帮忙绘制一张山口惠子成年后的画像。崔圣文提枪上门去找红姑,质问红姑和山口俊一到底有什么关系。红姑坚持称山口俊一和惊蛰行动有关,让崔圣文把山口俊一交出来。崔圣文谎称山口俊一受伤逃跑了。红姑拿着夏波的照片试探曹创,曹创很是激愤。供销社的化肥又丢了,陈主任非常生气地来公交局要求尽快破案并给个交代。陆恺和周雨寒同时在调查化肥丢失案,在回程路上遭到袭击,周雨寒为救陆恺而受伤。

第19集

红姑的三天期限将至,曹创和崔圣文为了如何排雷苦恼。两人回忆起当年联手排雷,营救曾将军和他女儿的往事,九死一生惊险万分。陆恺向周局长请示,因丢失的化肥含有硫化二磷,担心被敌人利用制作毒气和炸药,请求多派人手在全市进行大搜查。红姑向保密局发电,通知5日内将启动惊蛰行动,但毛人凤闻悉 “二叔”曾与美国取得过联系。排雷在即,崔圣文失踪不见,陈世明牢骚不断,让曹创非常忧心。药房掌柜一家被杀,陆恺在现场发现了精钢军刺,趁人不备,他将精钢军刺带回住处,回去后发现刻着一个“崔”字,知道这是崔圣文之物,而崔圣文的精钢军刺早已丢失,这是“麻雀”想探明崔圣文是否已投诚而故意为之。陆恺与崔圣文合谋将计就计,一方面陆恺大张旗鼓追查崔圣文下落,解除了崔圣文的投共嫌疑,而另一方面也便于他继续追捕日本间谍“麻雀”。两人设计让公安干警去崔府调查崔圣文没死一事。红姑截获了黑龙山方向发往公安局的电码,怀疑有内鬼。

第20集

崔圣文消失一天后,第二天带着工具出现在了雷区,与曹创一起开始排雷。曹创和崔圣文在排雷过程中遇地雷爆炸,幸运脱险。但两人到了军火库门前却因为没有密钥无法打开大门。红姑让他们在三天之内必须打开,否则惊蛰行动立刻终止,并说山口俊一才有开门的密钥。崔圣文带着保险门图纸去找山口俊一,得到了一些答案。冯小慧在红姑的指示下进一步接近设计院的包建华,想从包建华身上探得春城大桥的设计图,却被包建华逃离,不知所踪。春城上空突然出现了大量的飞鸟,四处乱飞还攻击人,最终都倒地而亡,周雨寒和刘宁紧急找到动物研究所的郑教授了解情况。浅田带人突袭崔圣文关押山口俊一的地方,却发现早已人去楼空,这一切被崔圣文尽搜眼底。

第21集

周雨寒被飞鸟啄伤送往医院抢救,病情危急,陆恺怀疑周雨寒是中毒。在医生进行了紧急治疗后,周雨寒终于转危为安。刘宁推断出敌人藏匿五硫化二磷的地点,但可惜这批五硫化二磷已经被转移,周局命令在全市进行排查。包建华的失踪引起了陆恺等人的注意,陆恺和周雨寒在包建华家中发现了地上的血迹。曹创和崔圣文因为离打开武器库门的期限越来越近,回想起了当年三兄弟与吴香寒一起炸毁日军仓库的一幕。曹创突然想到了打开密码锁的办法。红姑以陈世明被关押在看守所里的侄子陈平作威胁,陈世明无奈只得听令于红姑。曹创秘密将这一消息发送回公安局,周局叮嘱刘宁对看守所加强警戒。

第22集

蒙面人(红姑)来到二号安全屋要劫走山口俊一,被躲在暗处的崔圣文阻止。虎子带回一个农妇,怀疑她携带违禁品,后经全城搜捕只查获少量五硫化二磷,原来敌人已经用蚂蚁搬家的方式将失窃的五硫化二磷运出城去。周局决定将包建华案和五硫化二磷案并案侦察,陆恺周雨寒也把重点放在包建华身上,两人到全市各地寻找包建华。而红姑的人也在到处寻找包建华。红姑派的人给看守所里的陈平送去消息,不日将进行劫狱。陈平故意在看守所里闹事,制造暴动,刘宁因此受到了周局的批评。陆恺和周雨寒分析包建华可能会回家,果不其然,在包建华家里将其抓获。

第23集

虎子一队人在山上埋伏被毒龙发现,毒龙带着特遣分队绑架了一群村民。在曹创和崔圣文的努力下,军火库的密码门锁终于被打开了。包建华家被炸,但是除了脚印没有提取到其他有价值的线索。为了扰乱敌特的视线,刘宁驾车转移包建华,被陆恺假扮的蒙面人成功劫走。虎子正准备接应老姨,控制军火库,却在途中被毒龙的特遣小分队偷袭。刘宁带队在半路劫走了毒龙手里的武器,红姑怀疑身边有共产党的内鬼,向保密局发电。周雨寒耐心对包建华进行审讯,包建华卸下心理防线,要求见公安局领导,但又让周雨寒给他买小笼包。周雨寒在去给包建华买小笼包回来的路上被浅田跟踪。浅田和特遣分队队员化装成防疫工人,闯入屋中,包建华被劫走。

第24集

包建华是春江大桥的总设计师,毒龙逼他说出炸毁大桥的方法。曹创以没有武器为由,建议致电台湾请求空投军火,红姑不同意,反而要崔圣文拿出电厂的结构图,崔圣文愤然拒绝。为了进一步接触惊蛰行动的核心,曹创答应红姑想办法到崔家取得电厂结构图。曹创路过书房借机进去找到了春城电厂的整体结构图并拍了下来,被吴香寒撞见。吴香寒气愤不已,和曹创起了争执。曹创面对吴香寒的责问,有口难言,只说绝不会做对不起崔家的事。刘宁接到电厂打来的电话,称有异常情况。虎子和几名干警化装成工人进入电厂调查,李师傅告诉虎子厂里闹鬼。

第25集

崔熙正得知崔圣文正在追捕的是日本特务,将电厂的密室钥匙交给崔圣文,但是崔圣文在密室没有等到“麻雀”,只有毒龙带人暗中监视着他。周雨寒和虎子再次去电厂厂房调查闹鬼的案件,在管道里发现是有人故意制造闹鬼的假象。曹创深夜回到了住处,险些被陈世明发现穿夜行衣出去的秘密。曹创谎称自己半夜出去是为了摸查红姑的老底,但一无所获。陈世明对狡猾的红姑更加不满。陆恺和周雨寒在给厂里的工人们解释闹鬼事件的真相,此时有人发现配电室内的配电工死了,而且死相怪异,经法医初步鉴定是心脏病病发死亡。

第26集

局里有名战士莫名失踪,引起大家的怀疑。陆恺和周雨寒在办公室内面对线索一筹莫展,干警送进来一份包建华家留下的鞋印的报告。刘宁和虎子设计抓捕内鬼,内鬼露出狐狸尾巴,却在关键时刻中毒身亡。经过分析,内鬼的死为他杀,陆恺怀疑公安局里不止一个内鬼。周局长开会研究内鬼被毒杀的事件,并决定启动引蛇出洞的预案。曹创决定向崔圣文借钱去地下军火商处买武器。崔圣文回到家中向老父亲借钱,崔熙正痛快的答应了,并交代崔圣文要为国为民。曹创陈世明找到军火商(刘秃子)达成军火交易。军火交易即将完成之际被刘宁和虎子带人全部截获并一举捣毁了整个地下武器交易市场,堵死了敌特获得地下军火的渠道。曹创没拿到军火,再次提出让红姑调批枪给陈世明,但红姑推说要到惊蛰行动的最后关头才能发枪,惹怒了陈世明。

第27集

“老姨”密电李厅长说截获邪影电台的电文,起用代号为“蚂蚱”的另一名特工。崔圣文对“蚂蚱”有一定了解,知道此人为日本高级特务,陆恺推断“蚂蚱”来头不小,但不明白日本人为什么会参与在惊蛰行动里面。崔府,陈姨安排其乡下的侄子(哑巴)进崔府干活。刘宁接到神秘威胁电话,要求释放9号监狱的战俘,否则让春城的百姓陪葬。公安局门口神秘车辆扔下来一个皮箱,怀疑是炸弹,经检查里面竟是失踪的化肥厂司机的尸体。红姑命令曹创陈世明去老龙头隘口伏击,接应战俘,同时准备100公斤的炸药包。曹创再次试探惊蛰行动的最终目的,被红姑敷衍过去。次日,陆恺接到神秘电话要求九点钟把战俘送到黑龙山山口。曹创有意让陈世明命令褚副官带领一部分人去接应战俘,其余人埋伏在山上。陆恺与褚副官接头说话的工夫,遭到了特遣分队的袭击,最终特遣分队和褚副官的手下全军被俘。这使陈世明佩服曹创之前的安排。

第28集

马掌柜主动要调和红姑和崔圣文的矛盾。曹创找不到红姑要的100斤炸药,陈世明要红姑用枪支跟他换炸药,红姑同意。毒龙装扮成拉煤工人混进电厂,盗走了电厂存放的资料。经过检查,被盗的资料主要是电厂、自来水厂、春城邮政局和春江大桥的部分建筑图纸。陆恺得到“老姨”密报,敌特要对不明目标实施破坏。陆恺分析,敌特不可能在同一时间对这么多地方进行破坏,所以这很可能在混淆视听,掩盖真正要破坏的目标。红姑、毒龙继续对春江大桥设计师包建华用刑,因为手里的炸药数量有限,他们必须知道炸毁大桥的关键点。包建华被打了吐真剂,坚持不住说出了大桥的支撑点。之后,毒龙残忍地将包建华杀害。

第29集

红姑对曹创陈世明讲述惊蛰行动的目的,鼓舞全军士气,并命令两人明日炸毁春城钢铁厂高炉。曹创突然意识到炸钢铁厂只是红姑的烟雾弹,她另有计划。曹创和崔圣文通过威胁马掌柜,得知红姑真正的计划是炸毁春江大桥。陆恺得知消息后马上集合队伍支援春江大桥,但晚了一步,激烈的战斗并没有彻底阻止敌人的爆炸行动。李厅长开会研究处分了周局长和陆恺,并禁闭陆恺三天。陆恺被关禁闭,周雨寒向刘宁打报告要见陆恺被拒。周雨寒干脆找周局长打了恋爱报告,对象就是陆恺。周雨寒带着“恋爱报告”到禁闭室见陆恺,非要陆恺签字,陆恺不知如何是好。红姑和毒龙迫不及待的庆祝计划成功,并把此消息告知毛人凤,曹创陈世明对红姑的隐瞒表示不满。

第30集

春江大桥经过修复,顺利通车。原来包建华当时故意标错大桥的支撑点误导红姑,使得红姑炸毁大桥的计划功亏一篑。马掌柜通过电报告知毛人凤“二叔”炸桥一事夸大其词独断专行,同时毛人凤得到消息称“二叔”和美国中情局有秘密联系,对红姑更加深了怀疑。红姑为了制造恐慌,加速破坏计划,一边命令陈世明部攻打占领两个乡政府,另一边打算在春城水厂投毒。曹创发现“邪影电台”开始活动并有新的波长出现,他将这一发现一并通知了周局长。曹创密会崔圣文,两人根据“邪影电台”和山口俊一的档案材料分析麻雀、山口俊一、邪影电台、红姑的关联。陈世明部按计划袭击了乡政府,只在周围鸣枪却不进攻。红姑没有看出异样,让毒龙、浅田带领特遣分队赴水厂投毒。陆恺等人已将自来水厂围的水泄不通,毒龙无计可施之时,意外发现有一处下水道可通自来水厂。特遣分队队员潜入自来水厂,正准备投毒被公安干警发现,双方展开激烈的较量。在激战中,虎子英勇牺牲,陆恺非常伤心。

第31集

周局长下令立刻捣毁敌人的一号二号秘密联络站。曹创把证明黑龙山藏有细菌武器的材料给陆恺,让其安排周雨寒再次审讯川岛清。周雨寒和刘宁赶赴抚顺审问川岛清却一无所获。神秘女人责骂红姑行动失败,命其绑架崔圣文的老婆孩子,红姑唯唯诺诺的样子完全没有了往日的嚣张气焰。陆恺得知,吴香寒这两天有点反常,而且是她自己主动甩掉了干警,然后失踪。崔圣文得知妻儿被绑架的消息后断定事情一定是“麻雀”干的。盛怒之下,他把山口俊一吊在树上,想杀了泄愤。关键时刻,曹创赶来,告诉崔圣文他一直追踪的“麻雀”很有可能是假的,是有人在模仿“麻雀”的发报手法,而这个人就是红姑。

第32集

陆恺收到了一个可疑包裹,分析出敌特要在明日两点在火车站同时实施和崔圣文交换人质以及爆炸行动。马掌柜按红姑指令给崔圣文带去交换人质的消息时,反被崔圣文一语点醒,不再听红姑摆布。陆恺带干警到火车站警戒,意外发现一名可疑分子被杀,引起群众慌乱。崔圣文押着马掌柜假扮的山口俊一和红姑交换人质。毒龙发现山口为假冒,率先开枪。崔圣文遭到了特遣分队假扮的公安干警的围攻,情势危急,就在这时曹创带人赶到,但被红姑率领的敌人包围。紧急关头,周雨寒和刘宁及时赶到,周雨寒下令向假的公安干警开枪。站前广场突发爆炸,红姑仓皇逃跑,在调度室用一全身装满炸弹的小孩做人质威胁陆恺,陆恺提出与孩子对换,周雨寒赶到为陆恺拆弹,危急关头,二人终互相吐露真情。

第33集

周雨寒在陆恺的鼓励下拆弹成功,两人脱离危险。崔圣文也救出了吴香寒和儿子。交换人质事件过后,曹创更加肯定“二叔”不是麻雀,向李厅长汇报“二叔”只是被麻雀控制,真正的惊蛰行动很可能已经有美国人的加入。吴四被红姑杀害,崔圣文提议将山口俊一转移到崔府,周局长同意了崔圣文的提议。周局长亲自押着山口俊一来到崔府,陈妈在旁默默关注着一切。但陈妈在看到山口俊一的时候仿佛有些激动。周雨寒向静竹了解到军统某变节女特工Q15的相关信息。曹创捕捉到了“邪影”真正的电台讯号。红姑确认崔圣文已经投诚,派毒龙紧盯着曹创和陈世明的一举一动。曹创和陈世明在军火库下层发现了细菌武器库,却因为密码锁再次被挡在门外。

第34集

“二叔”派往去香港送地图的山兰被我边防战士抓获。崔圣文要带静竹回家见崔父,表明自己与静竹的关系,静竹碍于身份不肯一同前往。没想到吴香寒提前决定与崔圣文分开,成全静竹。周雨寒按崔圣文提供的信息前去战犯管理所调查Q15。经审问得知军统特工Q15祖媚,代号“花蝶”,是个年轻女子。曾被日本人抓到,之后就被山口惠子带走了,而山口惠子就是麻雀本人,周雨寒直觉“花蝶”就是红姑。曹创和陈世明在山洞里庆祝受到保密局的嘉奖,红姑继续假传命令,让曹创单方面解决开启细菌武器库大门的问题,被马掌柜当场拆穿。红姑悻悻而去。小树林,红姑再次和神秘人接头,要完成一个新的任务。

第35集

陆恺发现了对面二楼的异常,马上追过去,但浅田已经带人撤走。崔熙正在去电厂的路上被毒龙绑架,红姑给周局长打来电话,提出在一个小时内以山口俊一交换崔熙正。专案组成员紧急部署,争取尽快解救出崔熙正。陆恺根据红姑电话中出现的打铁声判断崔熙正被关押在铁匠铺的附近,带崔圣文和刘宁前去搜寻。同时,邪影的电台讯号被找到,陆恺和周雨寒前往围捕。被红姑关押的崔熙正坚强不屈,吞下藏在戒指里的毒药身亡。崔圣文来晚一步,看到崔熙正的尸体悲恸欲绝,愤怒的他要手刃山口俊一为父亲报仇。崔圣文像发狂了一样,刘宁和干警们根本拉不住他,最后被吴香寒从背后打晕。陆恺在路上发现红姑的行踪,两人激战。红姑不敌陆恺,落了下风。谁知红姑的手下赶到拖住陆恺,红姑逃走。马掌柜向曹创打听能不能打开樱花钥匙,并告诉曹创,红姑是日本人。

第36集

马掌柜向毛人凤汇报 “二叔”有日特嫌疑,毛人凤回令,若“二叔”进入细菌武器库,格杀勿论。而要打开细菌武器库的大门非山口俊一拥有的樱花钥匙扣不可。看守山口俊一的干警们吃了陈妈洗好的水果后都昏迷了,陈妈趁机溜进牢房和山口俊一相认,原来她就是山口惠子。山口把樱花钥匙扣和细菌武器库大门密码交给山口惠子带走。当红姑用山口惠子给她的钥匙和密码打开细菌武器库大门后,早已有所准备的曹创将其驱赶了出去,曹创和陈世明控制了细菌武器库。毛人凤接到密电,称“二叔”是美国中情局第三势力人员,美国中情局要和保密局合作进行惊蛰行动。毛人凤命令“二叔”指派曹创亲自赴南朝鲜送交黑龙山地形坐标图。陆恺建议马上控制细菌武器库,以及展开对陈世明部的劝降工作。经过对山口俊一的周身检查,崔圣文发现他少了一颗假牙。山口惠子带走的不只是樱花钥匙和密码,还有研究细菌武器的绝密资料。红姑带着毒龙绑架了曹创的儿子夏波。

第37集

红姑借夏波要挟曹创,曹创冷静应对令红姑泄了气,夏波也得以被安全送回。毒龙以护送曹创前往南朝鲜的名义,中途欲杀死曹创,反而死在了曹创的刀下。山兰带着曹创写给陈世明的信上山,规劝陈世明率部投诚。陈世明听从了曹创的劝告,向解放军投诚。曹创独自去往南朝鲜,途中被挟持昏迷。醒来之后躺在一间病房里,照顾曹创的护士称此处是渤海警备区医院,并向曹创询问毒龙被杀的情况,细心的曹创看出了其中的破绽。原来这是保密局委托美军对曹创进行最后的测试,以确保“惊蛰”行动负责人的忠诚度,保证行动的顺利实施。红姑从“麻雀”那儿接受了最后一项任务,营救山口俊一。马掌柜接到毛人凤让他暗杀红姑的命令。崔圣文用两根金条从马掌柜处换取了两个重要情报:一处日本人的秘密联络点;还有公安局的蔡会计是日本间谍。

第38集

专案组经过辨认,确定山口惠子模拟画像与红姑并不吻合。马掌柜刺杀红姑未果,反而惨死在红姑手下。红姑带着特遣小分队去营救山口俊一时被早就埋伏好的干警们抓获,周雨寒拍下了红姑的照片。面对周局长的审问,红姑依然盲目地相信麻雀会取得最终的胜利。陆恺和崔圣文再次辨认画像,认出这个人就是陈妈。两人立即回崔府去抓捕陈妈,但此时陈妈已经逃走。周雨寒从酒井一木那里得知模拟画像画的就是山口惠子,代号“麻雀”。周局长下令全国通缉山口惠子,专案组成立特别行动组进行抓捕。陆恺和周雨寒等人一路跟踪到了羊城,崔圣文也正式参与行动。曹创孤身一人在美军基地和敌人作斗争。美军军官使用最先进的测谎仪对曹创进行审讯,曹创凭借丰富的战斗经验和过人的心理素质,对美军军官的审问应付自如,美方无从判定曹创是一名共产党员。同一时间,春城公安局破译了麻雀出逃时发给美国中情局的电文,确认了麻雀的最终出逃地点在罗湖口岸。

第39集

周雨寒在火车站前发现了和麻雀一同出逃的哑巴,还有一名形迹可疑的胖子,并从胖子口中得知共有两份炸药,其中一份寄存在了火车站寄存处。但当陆恺他们赶到寄存处时,得知东西已经被一名老太太取走。陆恺终于在车底发现了隐藏的陈妈,也就是山口惠子。山口惠子表明已在火车上安放了炸药,提出让崔圣文开车带她离开,否则引爆炸药。崔圣文带山口惠子离开的途中,成功解除了炸弹的威胁并在我公安人员的配合下将山口惠子抓捕归案。曹创通过测试之后,顺利登上美军飞机,展开“惊蛰”的最后一步行动,就是开辟秘密空降场进行武装人员空投,以便在东北境内建立国民党武装军队的“根据地”以及秘密交通线,对我党新生政权进行破坏。曹创在机上向保密局发电,将地理位置告知了毛人凤。毛人凤不知陈世明部已向我党投诚,通知其前去空投地点接应。由此专案组也获悉了具体地点,刚刚落地的武装特务被全部包围,“惊蛰”行动彻底宣告失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