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剧透慎点» 天下粮田

40集连续剧

剧情简介

吴京安、孙宁、徐僧、宗峰岩

简介

阚卫平执导,由吴京安、徐僧、孙宁、宗峰岩、郝平、陈洁等主演的古装剧。该剧为《天下粮仓》的姊妹篇,讲述了乾隆八年一场“金殿验鸟”引出匿灾不报、贪绩婪财的惊天巨案,因病归乡的刘统勋奉命出山执行乾隆的开荒增田的故事。

第1集

乾隆十年,山东诸城等地发生大灾,粮田无收,百业凋敝,百姓流离失所。赋闲在乡的重臣刘统勋向乾隆发来一封揭露当地官僚欺上瞒下,力谏金殿验鸟,以证丰灾之实的密信,乾隆皇帝决定依计而行。金殿之上,查出十大吏虚报丰灾的欺君之罪,吏部尚书孙嘉淦奉命将此十大造假罪臣打入大狱。此后,大臣铁弓南的灾情泛滥呈报,引起乾隆的高度重视。粮灾愈演愈烈,百姓怨声载道。山东官粮遭劫,刘统勋正巧路过,其义女琴衣拔剑而出,击退匪徒,保全了粮草,并解救了纪衡业。刘统勋忧患百姓疾苦,请命朝延借粮,不想却引发出骇人听闻的粮仓大案。户部尚书裕善贪婪成性,家中赃物巨大,致私藏银两虫蚀成屑。乾隆震惊,更加坚定了彻查贪吏的决心。乾隆急召刘统勋回朝辅政,发配在宁古塔服苦役的谷山、杜霄得以释罪回钱塘,谷山携妻子大扇子、杜霄三人一起离开宁古塔。

第2集

  回乡途中的谷、杜二人遇到了囚友王不易求救,谷山收留王不易。经孝贤皇后的劝说,乾隆命孙嘉淦去山东请刘统勋回朝辅政。讷亲顾忌刘统勋回朝而败露结党营私的勾当,采取先下为强手段,严刑狱中十大罪臣,企图封住他们的嘴,以绝后患。以斩首为要挟,不顾张廷玉反对,险些斩了十大罪臣,十罪大臣胆寒求饶。见罪臣服威就范,讷亲心定,将其打回天牢。大扇子决心替获罪的父亲寻找蒙冤证据,担心连累谷山,提出退婚,谷山茫然,经杜霄劝导,大扇子虽不再坚持,但仍独自踏上寻找之路。谷山、杜霄同师刘统勋,为洗刷因钱塘决堤案入罪冤屈,查明大坝决堤的真相,找当年幕后真凶,两人分头行动。途中,谷山遇到古灵精怪少女小放生,结伴同行。路经山东,谷山误打误撞戳穿诸城纪衡业舞弊验粮伎俩,险被擒杀,幸刘统勋及时赶到,救下谷山,师徒聚首,一番感慨。孙嘉淦手持乾隆御赐铁靴请出刘统勋回朝理政,刘统勋慷慨激昂,欲有一番作为。刘、谷师徒诸城分别,纪衡业拦车认罪,恳请带他去京城伏法,刘统勋大为感动。侯祖本带着诸城受贿证据密报之寸土堂堂主铁箭飞,不料铁箭飞早已知晓。刘统勋带回来的红棺材回京,乾隆大为感动,午门亲接,君臣际遇,伯乐之恩,未雨绸缪。皇后看到了这一幕,甚为欣慰。当刘统勋真真切切告知灾情之重时,乾隆刚刚喜悦的心情又阴郁了起来。刘统勋穿着御赐的铁靴走在了大殿之上。

第3集

大殿之上,刘统勋穿着御赐的铁靴,得到孙嘉淦、梁诗正等人的敬重,也引起铁弓南的不服,以及讷亲、潘八指的嘲讽。针对大片田地被黄烟侵占的流弊,痛心粮田流失。刘统勋力辩群臣,将诸城验粮舞弊案公之于众。纪衡业扛粮袋上殿,倒出袋中掺假的黑沙,令户部大臣铁弓南倍为诧异。纪衡业羞愧不已,大喊妄言误国,自裁于金殿之上。群臣震惊,乾隆则在惊愕之余,发誓力查粮田之祸!刘统勋重获重用,令潘八指不安,他极力使坏,在讷亲面前煽风点火,达到与刘统勋分庭抗礼目的。刘统勋句句钻心,字字挖骨,说的是尖锐伤人。众臣惊愕,而乾隆却不以为刺耳,反而宣旨重用刘统勋。倔驴性格的户部大臣铁弓南,既羡慕又嫉妒刘统勋才干,又不甘受制,与刘统勋一向有些不对付。未曾想到刘统勋得到高位之后,居然登门拜访自己。刘、铁两人虽然言语上唇枪舌剑,依旧激烈,但同为嫉恶如仇刚正性格,和同忧粮田之危的忧患之心,使得两人彼此惺惺相惜,志趣相投。大扇子为了给自己的父亲申冤,在淮安找到了书吏柴复生,询问当年她父亲的案情原由。已成盲人的柴复生和盘道出隐藏在鱼鳞册中的秘密。

第4集

柴复生向大扇子讲述了周伏天当年蒙冤的来龙去脉,大扇子获得为父雪耻的重要线索。谷山、小放生一行人,在途中收留了逃难姑娘麦香。远赴淮安的大扇子则遇到了父亲故人,得到了重要线索。似乎为父亲平反开了一个好头,而大扇子未曾想到即将到来的黑暗将会多么可怕。刘统勋坐镇户部的第一天就狠抓纪律,严肃要求户部官员认真办事,绝不能像从前一样马虎。讷亲不愿刘统勋介入十大罪臣案,唯恐罪臣中有人坦白出牵涉到他枉法之事,决意即斩十大罪臣。刘统勋险些耽误了十大臣监斩,他匆匆赶往刑场拦下斩首令,在与讷亲一番争辩中,刘统勋指出十大罪臣案尚有未明之言,要求缓刑。讷亲不快,拂袖而去。大扇子凭着默记能力,在淮安丈量鱼鳞册上记载的土地实数,此举惊动了淮安大户鲍老爷,他派人杀死柴复生,与同流合污侵吞粮田款的淮安知县相勾结,密谋除掉大扇子。与此同时,身为铁弓南之子的铁箭飞,趋势附炎,拜入讷亲门下为义子。粥厂里,谷山小放生一行与大扇子不期相遇,小放生暗自嫉妒起大扇子。赈粥时,官商勾结,制造假象,让灾民喝粥汤充饥,大扇子挺身而出,以大清律例当场揭露了鲍老爷借赈灾贪赃枉法的丑恶嘴脸。

第5集

知县唆使鲍老爷派打手对大扇子下毒手,多亏谷山和小放生相救,一行人才得以脱生。进京拼死告状的杜霄,遭到讷亲侄子讷图的百般羞辱,被一旁的铁箭飞洞察到杜霄的空虚世界,暗暗动了招募之心。铁箭飞故作义气,起身阻拦相劝,杜霄油然对铁箭飞产生好感,不胜感激。讷图虽然看着铁箭飞的面子姑且放走了杜霄,但仍借机将杜霄收监下牢。皇后关切地向乾隆提及刘统勋脚疾并没有去太医处就治,乾隆既为干臣刘统勋骄傲,也为皇后替他分忧解愁而感动。小放生一向看不惯大扇子与谷山的温情脉脉,竟然与众人斗起来,谷山一怒之下,险些把小放生推入河中,小放生十分不解谷山为何看不出自己对他的情义。淮安知县一封信,从潘八指手上传到了讷亲手中,了解到情况后,讷亲动了杀心。为了保住团队的和睦,大扇子辞别众人,继续寻查。刘统勋提审裕善。乾隆在背后暗自观察。裕善提及秘密的关键在户部,正当他要向皇上吐出真相之时,却意外晕倒。而此时同在京城的户部侍郎梁诗正也正在彻查关于鱼鳞册之事。讷亲一党获悉此事,对裕善等人动了杀心。

第6集

冯三鞭夜里去狱中除掉安寿国。不想冯三鞭暗杀安寿国的全部过程被杜霄看得一清二楚。闻讯而来的孙嘉淦怒不可遏,严令死死看住其余九大臣,离开之时,杜霄喊冤,引起了孙嘉淦的注意,为了不打草惊蛇,孙嘉淦故作不在意,提前离开。见到刘统勋后,他立刻将杜霄被抓告诉刘统勋,刘统勋即刻去狱中保出了杜霄。讷亲得知是自己侄子讷图私扣刘统勋学生后大发雷霆,狠狠训斥了讷图,束手无策之时,铁箭飞挺身而出,愿意帮讷图了结此事。潘八指从白姑娘口中得知,侯祖本发现梁诗正可能正在找鱼鳞册,因此起了疑心,将梁诗正划入了敌对名单中,准备用私藏在梁氏老宅内的官银陷害梁诗正。刘统勋三声捶鼓为杜霄壮行,希望杜霄能在钱塘干出一番事业。户部官员的顽劣行为让刘统勋大为光火,刘统勋铁弓南和梁诗正狠狠训斥了顽劣官员,户部的风气被刘统勋整改一新。汪子复前来与宋五楼商议对付杜谷两人对策,原来淹田一事是这两人所为,一人官升三级,一人为夺粮田。

第7集

  铁箭飞欲设计陷害梁诗正,而梁诗正此时发现水利银放银记录无端消失,派宋石二主事前往钱塘追查此事。谷山将麦香托付给万春渠,独自去寻找当年诬陷自己入狱、大坝决堤的实情。从龙大娘口中得知线索后,他即刻入夜摸黑去找龙大爷。龙大爷将屋内藏着官银的线索告诉谷山后,正遇到把守兵丁,谷山只身逃出。是夜,宋五楼遣管家李堂将反对自己建砖窑的万春渠抓走,谷山回头再去查问龙大爷时被守丁抓住,龙大爷因此被牵连杀害。被抓入牢中的谷山遇到万春渠,万春渠告诉了谷山更多的实情。杜霄到浙江拜会巡抚唐思训时,因深感命运不公,不辞而别,却让唐思训刮目相看。杜霄回忆起当年自己文采飞扬,以六雀堂之名代写奏疏名满天下之事。想如今如此窘迫不由借酒消愁。铁箭飞命人告知岳父宋五楼大扇子出现在浙江,此女子正是潘八指要除掉之人。宋五楼派人追杀大扇子,被及时赶到的黄知县救下。钱塘知县汪子复早与宋五楼勾结,将前来追查水利银的宋石二主事扣押。

第8集

铁弓南得知梁诗正老宅藏银之事,而谷山却阴差阳错,在狱中得知梁诗正原来是遭到诬陷,本是清白!铁弓南将此事奏报乾隆,张廷玉当面划清与梁诗正的师徒关系,愿以江山为重。张廷玉得知梁诗正被带走后心情沉重,虽然表明了愿以江山为重,但毕竟师徒情深,难以割舍。刘统勋夜遇被抓走的梁诗正,二人一番对话,刘统勋听懂了几分弦外之音。刘统勋被乾隆训斥,乾隆心系天下粮田,命刘统勋十日之内了结梁诗正案。铁箭飞与房杠比试武功,决定收用房杠,并命他去钱塘,杀了那两个告知谷山梁诗正是清白的户部主事。在与父亲铁弓南的对话中,铁弓南表露建功立业的心志,而铁箭飞欲通过讷亲,帮助父亲高升。讷亲拦截林剑锋给梁诗正的信件,欲对梁诗正下手。

第9集

房杠到钱塘杀了两个知情的户部主事,而刘统勋派出探查梁宅实情的两个探子,早已看到被布好的局,二人回京把情况报告给刘、孙二人。皇后深知刘、梁皆是好官,其中定有蹊跷,便寻机以《十面埋伏》之曲劝诫乾隆不要意气用事,想想曾经的过失。刘统勋细细盘查案情,想从书信中找到线索。他亲自下狱盘问梁诗正,得到的却是梁诗正誓死表明清白。刘统勋死求乾隆推迟处死梁诗正,愿以三十日为限,立生死状,清梁案。回府的小放生正巧听到汪子复与楼师爷的对话,得知谷山被擒。她立刻告知大扇子,试图营救谷山,二人决定去寻找那份关键的公文。在唐思训的房间内,二人找到了梁诗正写给唐思训的信,二人似乎明白有人要陷害梁诗正。于是小放生动手擒拿汪子复,准备直奔京城。宋五楼得知谷山越狱,命洪把头追杀谷山,并命人将两件事告知铁箭飞。刘统勋拜访鬼爷,得知账册上的把戏是“墨鱼汁”,而刘统勋没想到的是,“墨鱼汁”显现的内容竟然又是有人提前安排好给孙、刘二人故意查到的!刘统勋将书信内容奏报乾隆,之前欲严惩梁诗正的乾隆再三犹豫下,决定结案之日斩立决。而讷亲集团一片喜庆,都在夸赞讷亲的一着着连子棋太过神算。乾隆借梁诗正案,命张廷玉自己清算门庭,无比辉煌的张氏旧党,自此烟消云散。

第10集

谷山通过琴衣,告知刘统勋梁诗正本是清白,乃是遭人暗算。刘统勋再求乾隆,告知乾隆谷山奇遇。乾隆虽然不愿失信于臣工,可更不愿误斩大臣,命孙刘二人再查。刘统勋登讷府拜访讷亲,欲借侍卫保卫小放生一行,其实自己早已派出琴衣去接应。可不料房杠抢先一步,欲击杀汪子复,及时赶到的琴衣与房杠大战一场,救下大扇子和小放生。琴衣护送小放生一行进京,不料还是未能阻止刺客,汪子复作为唯一的人证,被刺客一铳打死。铁箭飞得房杠回报刺杀失败,惊慌之下只能命房杠去赐死侯祖本。刘统勋大殿陈词,用谷山从主事听到的实情加上小放生的一封书信,为梁诗正力保清白。孙嘉淦十分赞同他,愿与他同心协力。谷山告知刘统勋宋五楼欺占田亩的情况,刘统勋立刻联想到宋五楼的亲家铁弓南和女婿铁箭飞,谷山决定领圣命速回钱塘上任,同时调查宋五楼。

第11集

讷亲集团因谷山担任钱塘知县无法对谷山下手,故欲除大扇子。杜霄在浙江的禁烟让唐思训对他刮目相看。大扇子从刘统勋处得知,自己的父亲在甘肃古浪调查出端倪,但过分心切,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写了奏疏被雍正帝发配宁古塔,故尔大扇子决定去古浪一看究竟。讷亲来到寸土堂,铁箭飞借机将京城绝色一品红献给讷亲,讷亲喜不自胜。铁箭飞暗命一品红监听讷亲消息。刘统勋与孙嘉淦夜谈“田”字。次日入狱中盘问裕善那日晕倒前没能说出的话。不料裕善饮水中毒,临死前写“鱼鳞册”,孙刘二人决定连夜提审剩余罪臣,拷问关于鱼鳞册的玄机。讷亲和铁箭飞都收到了裕善被毒死的消息,铁箭飞因此明白了讷亲并不是完全信任自己,关于鱼鳞册一丝一毫都没有告诉自己。两人各有盘算。杜霄建议唐思训“擒贼擒王”从源头根除烟患。

第12集

刘统勋奏报乾隆,出动御林军及禁军清查各地田亩、人丁,核对与造假鱼鳞册的偏差。讷亲让铁箭飞提醒其父铁弓男对刘统勋追查二册之事要有所准备。刘统勋发动户部官员,清查田亩实数,铁弓南对刘统勋的不满渐渐消除,取而代之的却是一丝敬佩。小放生向谷山表露爱意,大扇子明白小放生的心意,将谷山托付给她后直奔甘肃古浪,调查父亲当年的旧案。杜霄回京见到刘统勋,在浙江的禁烟让刘统勋很是满意。刘统勋教育杜霄做官的道理,要按大清律例做事,惊世未必骇俗。刘统勋留杜霄在府上多住几日,欲交给他一个大作为。宋五楼在万萝墩开工动土,将粮田变为己用。谷山赴任钱塘,人没到,却将米斛放在了轿子里,第一次见面,便给钱塘诸官员上了一课。杜霄半夜思来想去自己仍混在八品之位,家乡大仇未报,被讷图羞辱的场景,不由恼怒无比,砸了茶杯,惊到了刘统勋和琴衣。

第13集 

谷山把九十万两水利银追回,欲修缮大堤。谷山上任第一件事,便是将万春渠从狱中放出,他交代万春渠回乡暗查线索。刘统勋告知铁弓南他的亲家宋五楼在江南祸害粮田,建窑烧砖,铁弓南立刻表示愿以大清粮田为重,但不能忽视金砖在皇室宫殿里修建的作用。而宋五楼处没有一丝收敛,更加不可一世。奸细故意灌醉了王不易,从其口中问出了大扇子的下落。万春渠为了夺回被侵占的家田和无辜遭殃的乡亲们,他决定牺牲自己,烧掉宋五楼扣的砖窑,却不料被抓个正着,辛亏龙大妈路过看到了万春渠被抓住放进砖窑要被火烧,她匆忙到县衙报给谷山,谷山即刻带人去救援。谷山与宋五楼直面舌战,宋五楼极尽羞辱,谷山定要进窑见尸,局势一触即发,眼看就要动手,唐思训赶到圆了场子。

第14集

潘八指在比剑中为了奉承,博得好感,夸张地输给讷亲,二人商议如何对付刘统勋清查账册。大扇子在沙漠中遇到哑老人,得以援救后,老人不辞而别。宋五楼设计将谷山逼得撞船毁匾,顺势搞到省衙,逼唐思训收监谷山。唐思训告诫谷山做事做官不能只凭忠义,还要会迂回,不可莽撞。刘统勋提棺见乾隆,报知乾隆田亩有差,乾隆报出雍正年间的数字,不信这十年只降不升,与刘统勋打赌三日之不食。刘统勋不忍乾隆禁食,奏报乾隆人均田亩不足四亩,乾隆震惊,君言一出,驷马难追,在打算盘清算后,果真如此,乾隆遵守诺言禁食三日。乾隆让群臣拿着空碗上殿,告诫他们,无粮你们也要乞讨受饿。

第15集

刘统勋向乾隆说明粮田减少原因。讷亲请求乾隆不能再拖十大臣案,应当速斩结案。乾隆应允,命刘统勋办理此案。讷亲得知刘统勋受到特殊待遇后,老谋深算,决定顺着乾隆的心思,在“保粮田”中甘当配角,并让潘八指告诉各省兄弟,一定要提前找好替罪羊。谷山回到县衙审万春渠案,拆破宋五楼管家李堂的演戏,判决宋窑是杀害万春渠的凶器,全部拆除!谷山号召百姓和官兵,为粮田而战,拆窑还田。官兵和百姓击败了宋氏守兵,砖窑被夺下。是夜大雪,乾隆心情愉悦,适逢刘统勋求见,君臣赏雪谈政,只谈得掏心掏肺,热血沸腾。

相关视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