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剧透慎点» 阳光下的法庭

36集连续剧

剧情简介

颜丙燕、何冰、王志飞、刘之冰

简介

省高院院长白雪梅负责审理一起环境污染案,原告代理律师突遭车祸,重担压在了年轻律师鹿鸣肩上。被告律师宁致远是当年鹿鸣父亲张大年奸杀案公诉人。而白雪梅的丈夫,大学教授杨振华正落入被告韩志成的圈套。白雪梅顶住压力,判决韩志成败诉。杨振华的OW项目被美国公司以专利侵权为由告上法庭。一审美方败诉,美方重新聘请鹿鸣为律师上诉省高院。白雪梅依法回避该案。高院二审推翻一审判决。杨振华深受打击。鹿鸣发现父亲案件有一点,决定替父申诉,得到白雪梅支持。一逃犯被缉捕归案,交代出多年前一桩旧案,与张大年案件高度吻合。最高法院巡回法庭重审张大年案,张大年被宣告无罪。省人大会上,白雪梅对法院改革作了总结,获代表赞誉。鹿鸣通过公开招考,走进了省高院的大门,成为了一名法官 。

第1集

滨海环保联合会诉志成化工环境污染责任纠纷案即将开庭,但上诉方律师王玉芝却突遭车祸,出庭的任务落在年轻律师鹿鸣身上。上诉方律师宁致远根本不把鹿鸣放在眼里,面对鹿鸣的诉求,他辩称造成清水河污染的责任完全在第三方泰杰公司。看着宁致远似曾相识的动作,鹿鸣想起他正是十七年前审判父亲张大年奸杀案的公诉人。鹿鸣一时的恍惚被女友宁佳怡看在眼里,而父亲宁致远的咄咄逼人也让她心生不安。此时志成化工董事长韩志成为逃避责任也在积极部署,这次落入他圈套的正是省高院院长白雪梅的丈夫——东方大学生物医药系教授杨振华。对此全然不知的白雪梅正在指挥法警对另一起案件的被执行人栾坤实施司法拘留,但栾坤却在保镖的掩护下成功逃脱。

第2集

由于高院审判大楼的资金问题迟迟没有落实,白雪梅亲自找到东方省省长李文祥,李文祥对审判大楼的建设给予高度重视,同时也婉转地表达了对志成化工的关心。白雪梅不禁思忖,李省长的话究竟是否出于公心?鹿鸣在母亲忌日这天来到墓前凭吊,脑海中不断闪现十七年前在公诉人宁致远的义愤填膺中,母亲那无助的表情。夜幕降临,志成化工的行政总监王大利在深山小筑中找到失踪已久的泰杰公司董事长何泰,王大利代表韩志成转告何泰,希望他在环保案没有结案之前离开滨海市,何泰趁机索要两百万作为要挟。而作为省电视台记者的宁佳怡却突然接到举报称志成化工的废料处理有猫腻,这一消息更坚定了鹿鸣对志成化工是导致环境污染元凶的怀疑。

第3集

宁佳怡告诉鹿鸣宁致远是自己的父亲,鹿鸣竟然向宁佳怡提出分手。随着全国法院员额制改革大幕的拉开,白雪梅面临重重压力。环境修复案又迫在眉睫,志成化工究竟是不是知情,泰杰公司缺席审判究竟有没有隐情,如果志成化工不承担责任,泰杰公司又是空壳,那受损环境将如何修复?就在一个又一个问题像石头般压向白雪梅的时候,她意外得知丈夫杨振华竟与韩志成达成了合作,而这背后所隐藏的一切已经不言而喻。深山小筑,鹿鸣找到何泰并对他晓以利害。何泰一副破罐破摔的态度,但内心已经打起了自己的小算盘。面对环保案日益扩散的社会效应,白雪梅带合议庭成员亲自来到清水河污染现场查看。

第4集

白雪梅希望杨振华能解除与韩志成的合作,但学究气十足的杨振华坚决不同意,二人不欢而散。信息化升级专题会在白雪梅的推动下,使得升级方案顺利通过。不过环保案的进展就没有这么顺利了,上诉双方仍然在进行着激烈“博弈”。此时穆国柱妻子的病情突然加重,这让一直跟踪穆国柱的王大利迎来机会。王大利将其送到医院,还替穆国柱付了医药费,对此穆国柱很是感激。而韩志成在确定跟杨振华的合作后,开始有意无意的提及环保案,杨振华意识到韩志成跟自己合作动机不纯,决心解约。此外,“被分手”的宁佳怡再次找到鹿鸣,鹿鸣对宁佳怡表达了自己对婚姻的恐惧,但却对内心深处隐藏的秘密只字未提,宁佳怡伤心离开。

第5集

杨振华前往志成化工提出解约,得知须赔付五万元违约金。在白雪梅的坚持下,杨振华交付违约金时却被韩志成婉拒,不过韩志成也主动中止了合同。深山小筑,何泰找来鹿鸣,看似害怕地答应他会出席庭审。市郊小学突发群体性食物中毒,鹿鸣接到丛海天举报说学生中毒是因为吃了清水河里养的鱼。而白雪梅也决定亲自去志成化工厂区了解生产情况,以便做到心中有数。与此同时,穆国柱找到之前送他来医院的陌生人还钱,才得知此人竟然是志成化工的行政总监王大利。而他的身影恰恰被前来调查的斯薇和白雪梅看见。白雪梅不动声色。志成化工会议室内,王大利以不用还钱为诱饵,希望穆国柱在环保责任纠纷案中关照一下志成化工。

第6集

王大利劝走穆国柱后意外发现宁佳怡潜入厂区偷拍,争执之下将其打伤,被白雪梅撞见并送医。自从在志成化工见到穆国柱之后,白雪梅便意识到韩志成有可能会拉拢腐蚀合议庭成员,于是安排张伟平侧面了解情况,谨慎处理。环保案庭前会议,宁致远提交清水河已在自然修复的佐证,鹿鸣则以学生中毒事件予以反驳。面对中毒事件,白雪梅表示合议庭已经委托专业公司对清水河水质进行检测,同时告诉大家,泰杰公司法定代表人何泰已经明确表示会出庭应诉。韩志成得知此事后暗中让王大利再次联系何泰,何泰则趁机索要更多好处。被公安局拘留的栾坤拒不承认隐匿财产,希望白雪梅看在老同学的分上放了自己,被白雪梅断然拒绝。

第7集

环保责任纠纷案如期二次开庭,除了泰杰公司何泰没有出庭外,其他人均到庭。虽然对于何泰的缺席心有疑惑,但白雪梅只能缺席审理。白雪梅刚刚宣布开庭,突然传来何泰坠楼身亡的消息。虽然宁致远坚决反对,但合议庭经过简单商讨后,宣布暂时休庭。何泰的意外死亡让庭审结果没了悬念,为了能够让被污染的环境得到真正的修复,白雪梅提议推进双方当事人进行调解。另一边,鹿鸣对何泰的死心生疑窦,宁佳怡则凭借敏锐的新闻嗅觉,写了一篇《被告之死》的文章,结果遭到宁致远的斥责,父女二人因各自立场问题争吵。纪检组组长蔡新盛通报执行局局长原自强,执行法官孟铎因一碗面被债权人举报,这让原自强又气愤又无奈。

第8集

鹿鸣在分析志成化工数据时发现危险品成分MTP,怀疑造成清水河污染的工业废料含有这种成分。他提议找第三方机构重新检测,背水一战。省高院,穆国柱在被王大利不断纠缠下找到张伟平,说出他被王大利敲诈一事,白雪梅得知后找穆国柱了解情况,穆国柱如实讲出事情原委。白雪梅建议将这件事交给纪检组去解决。纪检组组长蔡新盛找到王大利,直接拿出穆国柱之前提供的录音,面对铁证,蔡新盛对他进行了严厉警告,王大利无言以对,只能无奈地收下之前的医药费。此外,鹿鸣养父刘建业开出租车意外拉到宁佳怡,刘建业得知宁佳怡与鹿鸣原来是校友。但当宁佳怡叫鹿叔叔的时候,刘建业却说自己姓刘,宁佳怡不禁心生疑惑。

第9集

随着员额制改革细则公布,广大干警议论纷纷,民庭法官陈骏与老法官葛卫东甚至发生冲突。事后葛卫东找到欧阳春抱怨,欧阳春也认为白院长对这场员额改革有些用力过猛。蔡新盛已经将孟铎被举报的案子调查清楚,孟铎并未吃当事人的饭,而是自己交的钱。白雪梅认为这给法院干警敲响了警钟,干警队伍的廉政建设,需要时时刻刻加强监督,靠制度制约。白雪梅亲自主持环保修复案的调解会,鹿鸣提出的修复费用大大超出韩志成的预期,韩志成气急败坏地严词斥责,拒绝调解。调解失败,白雪梅宣布择日开庭。为了将审理过程透明化,消除群众的疑虑和猜忌,白雪梅决定再开庭时进行庭审直播。

第10集

得知庭审直播的消息,韩志成坚决反对并向省长李文祥求助,李省长随后找到白雪梅,他语重心长又咄咄逼人的态度让白雪梅心生疑窦。轰动滨海市的栾坤案,因为执行局并未找到隐匿财产的线索,白雪梅只能无奈释放栾坤。夜幕降临,宁佳怡找到鹿鸣,质问他是不是对自己有所隐瞒,鹿鸣不得已吐露自己父亲曾是强奸杀人犯的隐情。宁佳怡认为爱情是两个人的事,与家庭无关。而鹿鸣却不这么认为,因为宁佳怡的父亲宁致远,就是当年亲手将自己父亲送进监狱的公诉人。回到家的宁佳怡被宁致远追问是否在跟鹿鸣交往,宁佳怡直言鹿鸣是个优秀的律师,宁致远并不认同。次日,杨博源接宁佳怡去郊外考察,听说了凤凰山“闹鬼”的传闻。

第11集

环保案开庭在即,穆国柱却被袭击受伤,白雪梅判断此事或许与环保案当事人有关。庭审如期开庭,但鹿鸣迟迟没有拿到第三方检测机构的检测结果,焦急的鹿鸣强闯法官办公区,请求白雪梅暂缓开庭。白雪梅郑重宣布清水河环境责任纠纷案开庭,社会各界也都通过直播在不同的场合关注着这次开庭。已然顾不上检验结果的鹿鸣,在法庭上与宁致远展开激烈对辩。当他拿出何泰妻子提供的、何泰生前跟王大利之间资金往来的秘密账本时,看直播的韩志成才意识到自己被好兄弟王大利给坑了。看直播的王大利不知所措。合议庭成员在经过会议商讨后,表决同意志成化工不承担环境污染的责任。但正当白雪梅准备宣读判决书之时,第三方检验报告却送到了。

第12集

鉴于这份检测报告的重要性,合议庭决定恢复法庭调查。新一轮的庭辩中,形势变得对宁致远十分不利。最终白雪梅宣判:环境修复费2.11亿元由志成化工和泰杰公司连带承担。当韩志成要找王大利算账时,他已不知所踪。随着环保案审判结束,大家都松了口气,但穆国柱此时却向张伟平提出辞职。深夜,宁致远回到家跟宁佳怡说起鹿鸣的身世。虽然宁致远肯定了鹿鸣是一名优秀律师,但也明确表示自己绝不同意宁佳怡嫁给强奸杀人犯的儿子。韩志成因为不满法院判决,安排魏九等志成化工工人在高院附近排演起窦娥冤,围攻白雪梅,鼓吹一个优秀企业被法院错判即将倒闭,员工面临辞退。

第13集

白雪梅对穆国柱辞职一事十分重视,她找来穆国柱询问他离职的原因。穆国柱向白雪梅谈了职业理想和现实的矛盾,因为妻子的特殊病情,自己需要改善家庭经济状况,令白雪梅十分动容。鹿鸣回到养父母家中,刘建业告诉他今天是张大年六十岁生日。刘建业认为血浓于水,不管张大年之前犯了什么罪,对鹿鸣来说,他都有生养之恩,劝鹿鸣去监狱看望一下他。鹿鸣却说在他心里,张大年已经死了。宁佳怡心情极差,她回忆着自己跟鹿鸣美好的过去,以及他的身世秘密。丛海天找到鹿鸣,告诉他志成化工正在进行资产转移,鹿鸣得知此事后匆匆赶到高院,告诉张伟平这一消息,希望法院能够采取措施制止。

第14集

天健公司董事长曲晓曼突然收到法院传票,是美国艾瑞克公司状告自己公司OW项目涉嫌专利方法侵权。满心疑虑的曲晓曼找到杨振华,杨振华怒不可遏的坚称OW项目是自己多年的心血,绝不会侵权。晚上,杨振华向白雪梅寻求帮助,白雪梅认为既然杨振华没有涉嫌侵权,那就安心应诉,并向他推荐了宁致远做律师。面对志成化工的执行问题,韩志成气急败坏,指使工人去高院上访,而韩志成则找来省电视台新闻部副主任宋金洲,希望通过媒体来呼吁一下,毕竟志成化工背后还有三千多员工跟家庭。白雪梅得知这件事后,匆匆从省委赶回来,与工人们一起席地而坐,耐心讲解了环保案审理的依据,最终说服工人离开高院。

第15集

海远律所,曲晓曼前来寻求宁致远的帮助,宁致远一针见血,认为案子的成败在于杨振华配合与否。指使工人上访失败的韩志成又生一计,向省纪委实名举报白雪梅徇私枉法,省纪委调查小组进驻高院展开调查。而白雪梅在得知杨振华并未将五万元违约金交付韩志成时很是恼火。面对纪委的调查,杨振华想起当时有滨海银行的王行长在场,认为他可以替自己证明。宁佳怡跟杨博源开车前往凤凰山去探寻“闹鬼”真相时发生车祸,接到求救电话的鹿鸣开车前往救援。等白雪梅赶到医院,杨博源已经被送入重症监护室。白雪梅跟杨振华内心焦灼地守在医院,而离开医院的鹿鸣、宁佳怡二人,在经历生死考验之后互诉衷肠,冰释前嫌。

第16集

天建公司,宁致远找到曲晓曼,认为目前最好的解决办法是找艾瑞克进行谈判,争取和解。当宁致远跟艾瑞克负责人迈克见面时,从迈克的谈话中可以看出,艾瑞克吞并天健之心昭然若揭。根据杨振华提供的线索,纪检组找到滨海银行王行长,但王行长却坚称当晚压根没见到还钱的情形。清水河环保案进入执行阶段,法院执行局监控到志成化工的公司账户汇入一千多万元资金。孟铎带人赶到银行,资金已经被转移。孟铎查看对账单发现是银行内部做了手脚,经请示院领导后,依法对王行长实施了司法拘留。刑警队长田大鹏怀疑王大利与何泰之死有关,找到韩志成求证。韩志成称王大利已经跑了,自己也在寻找。

第17集

针对韩志成对白雪梅的实名举报,省纪委调查组经多方调查,认为违约金一事缺少证据,无法证明白雪梅的清白。白雪梅表示违约金一事纯属诬告,但对于组织的调查和处理意见,也会坚决服从。原自强审问王行长,王行长表示之前将一千万划走属于职务行为。原自强采用攻心计,王行长情急之下说出自己看见过杨振华给韩志成还钱,只是因为韩志成以不还贷款为由要挟,才不得已作假证。欧阳春匆匆来到会议室,将王行长的供述录音摆在大家面前,还了白雪梅清白。专利侵权案在滨海中院开庭,宁致远在法庭上侃侃而谈,占尽优势。法官判天健公司胜诉,这让迈克十分不满,认为中国的法庭判决不公。

第18集

曲晓曼组织庆祝晚宴,宁致远表示艾瑞克可能会上诉,但杨振华不以为然。认为外国人行的,中国人一定行。宁致远趁机撮合宁佳怡与何明杰。省高院,白雪梅组织召开阳光平台建设座谈会,宁致远跟鹿鸣受邀出席。座谈会上,鹿鸣和宁致远的意见针锋相对,鹿鸣提出环保案执行问题,引起宁致远的反感。会后,白雪梅跟鹿鸣、宁致远交流对环保案执行的意见。白雪梅建议志成化工考虑可否和HF金控集团进行兼并重组,这对环境修复和志成化工都有好处。省高院,员额制法官述职演讲如期进行,办公室主任于皓川参加述职演讲,预示着他将放弃办公室主任一职,这让白雪梅感到很意外。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