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热点图片

北京卫视2019跨年冰雪盛典收视夺冠 总导演郭巍揭秘5小时背后的速度与激情

——

作者:程戈  来源:  时间:2019-01-12

  2018年的最后一晚,《2019环球跨年冰雪盛典》在北京卫视、黑龙江卫视、河北卫视同步播出,冬奥主题,冰雪元素,文体明星热血嗨歌,凭借最具差异化的电视跨年品牌在各大卫视跨年大战中突围而出,总收视率达到1.89%,位列省级卫视同时段首位。作为2018省级卫视收视冠军,北京卫视新年第一仗就迎来了开门红!

  今年是北京卫视第三次冬奥主题跨年,延续去年三地联动、三台联播的创新模式,在场地选择和表演形式上进行大胆突破,通过同一时空四类地标并分为12个会场来共同跨年,最终成功呈现了国内首个也是唯一一个实景跨年秀。而“汪峰自带加湿器”、“腾格尔硬核改编《日不落》”、“花泽香菜献唱突破次元壁”等晚会亮点也成为热搜话题屡屡霸榜。很难想象,这样一台近5个小时的高规格、大手笔盛典居然只用了短短14天就录制完成。六人核心团队及千余名演职人员,冒着零下30℃的严寒,以“更快更高更强”的奥林匹克精神争分夺秒、保质保量,只为把最精彩的跨年呈献给观众。日前,本报独家专访了《2019环球跨年冰雪盛典》总导演郭巍,听他讲述盛典背后的速度与激情。

 

  数字说跨年

  谈到这场跨年盛典时,郭巍的言语中有很多数字,6年、14天、12个、10小时……每一个数字背后都是一段鲜为人知的故事。

  

  六年规划:北京台做跨年晚会要有意思更要有意义

  2016年年底,北京卫视第一次介入卫视跨年之争,到今年,已经是第三年打造跨年冰雪盛典。从第一年在水立方举办的跨年歌会,到第二年分别在北京、崇礼、哈尔滨三地推出冰上盛典、酷雪音乐节、冰雪嘉年华三大冰雪盛事,北京电视台的跨年制作一年一个台阶,而2019环球跨年冰雪盛典更是首次提出实景跨年的概念,将三地扩展为十二地,灯光用量提升到前两届跨年晚会的四倍,集结实力歌手、流量偶像、影视明星与体育明星,抓住观众的集体记忆与时代热点,赢得收视、口碑双丰收。

  这三届跨年盛典,郭巍都是总导演,他表示:北京电视台做跨年晚会,不仅要有意思,更要有意义。“北京是世界上唯一一座举办过夏季奥运会、又将举办冬季奥运会的‘双奥之城’,这是北京的新名片,让这座城市拥有独特的奥运气质,这种气质正是我们跨年晚会所要体现的。从2016年跨2017年起,北京卫视每年的跨年主题都与2022年北京冬奥会奥组委整体战略规划紧密结合,六年的冬奥规划逐层递进,2017BTV跨年环球歌会以‘冬奥之城 冰雪邀约’为主题,2018跨年冰雪盛典以‘天涯共此时 冰雪加速度’为主题,2019环球跨年冰雪盛典以‘天涯共此时 冰雪新篇章’为主题。之后三年,北京卫视的跨年主题将进行相应的递进,初步规划为‘天涯共此时 速度与激情’、‘天涯共此时 共赴奥运之约’、‘天涯共此时 双奥新荣光’,以全面助力冬奥会的举办以及冰雪运动的普及。”

  

  四个维度:拼的不是流量而是责任与情怀、温度与共振 

  在拼明星拼流量的跨年大战中,北京卫视之所以脱颖而出,除了独一无二的奥运气质,还有深厚的文化底蕴以及与百姓生活共振的温度。郭巍告诉记者,国家责任、首都情怀、百姓温度、北京时间是北京卫视跨年晚会创作着重考量的“四个维度”。“第一是国家责任,北京是首都,2018年恰逢改革开放40周年,2019年又迎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作为北京卫视,必须具备国家的责任感和使命感,把国家的发展和人民生活的变化在这台晚会里有所体现;第二是首都情怀,通过传统、时尚、奥运和民生这四类地标来呈现北京的底蕴和文化。在节目中也有很多京味儿歌曲,比如潘粤明演唱的《钟鼓楼》、鹿先森乐队演唱的《春风十里》;第三是百姓温度,很多跨年晚会拼的是明星、是流量、是声光电的绚丽,但是我们要的不是这些,是温度和共振,是老百姓在新年到来之际发自内心的情感以及与百姓生活的共鸣;第四是北京时间,正值已经酝酿了十年之久的北京古都中轴线申报世界文化遗产提上日程的重要年份,钟鼓楼的地标意义不言而喻。同时,北京钟鼓楼是元明清三代都城的报时中心,象征着北京时间。我们在钟鼓楼分会场,以鼓声作为晚会的开始,以钟声作为结束,首尾呼应,且与过去、未来对话,是2019环球跨年冰雪盛典在开场与新年倒计时形式上的一大创新。”

  

  14天拍摄:很多主创一周只睡10个小时

  六个月前,2019环球跨年冰雪盛典开始准备,但是一直没有进入实际的执行阶段,以郭巍为首的主创团队考察了很多场地,也做了很多设计,最终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全实景拍摄!这时离跨年晚会的播出只有一个多月的时间了。“我们真正下定决心通过全实景拍摄来完成这台晚会是2018年11月17日,之前我们进行了一些相应的论证,也跟徐滔副总编辑进行了汇报,徐总非常支持,她说这是一个大胆的尝试和破局,但是太难了,说我选择了一条更难的路前行。现在国内大多数卫视所选择的棚内演唱会的跨年方式是在2005年首次做出的定义,我们想在北京做一个破局之作,用实景秀来重新定义跨年演唱会。”

  从确定实景拍摄到晚会完整播出,郭巍他们用了44天,而从第一次拍摄到全部录制结束,在这44天中仅仅占了14天。“我们第一次拍摄是2018年12月15日,拍歌手郭峰与奥运冠军以及2022位普通百姓代表站在长城上同唱中国梦。长城那边都开拍了,大兴国际机场和京张高铁涵洞这两个场地还没有最终确认,难度在于我们的拍摄不能打断它们的建设,后来是在施工当中我们进行的拍摄。我们的拍摄周期从2018年12月15日到12月28日,一共14天,每天都是连轴作战。第一天拍完长城,马不停蹄直奔古北水镇,古北水镇的拍摄在晚上11点钟结束,我们又开车到钟鼓楼,进行灯光的调整,一直干到凌晨三点多,然后又跑去首钢看舞台搭建,干完已经凌晨五点了。12个场地都是三个同时搭建,长城、古北水镇和钟鼓楼是一批,钟鼓楼在拍摄的时候,大兴机场和首钢的场地就已经在搭建了,全是一环扣一环。2018年12月25日,北京电视台主会场的拍摄完成,紧接着飞往哈尔滨拍摄那里的三个场地以及位于牡丹江的雪乡。这14天里,我们很多主创一周只睡了十个小时,而我睡觉都是在转场的车上。”

  

  12个场地:打开大门展现时尚的北京电视台

  2019环球跨年冰雪盛典走进北京、黑龙江、河北三地,以传统、时尚、奥运、民生四类标准选择了长城、京张隧道、雪乡、钟鼓楼、大兴国际机场、北京电视台等12处地标,在地缘上扩展了跨年的范围。“我们当时从夜景灯光的照明度、可执行性等各方面对这四类地标进行了筛选,传统的地标有长城,民生的地标有钟鼓楼,奥运的地标有冬奥组委首钢园区,时尚的地标北京有很多,但是我觉得我们北京电视台更时尚。这一次我们用一种开放的胸怀,把我家大门常打开,让大家看看北京电视台什么样,我们有这么时尚的停机坪,有这么时尚的北广场,所以我把时尚地标定位为北京电视台,而大兴国际机场则是未来的一个国际化的时尚地标。”对于12个地标的选择,郭巍还有着更深层的想法。“选12个场地,其实就是要打破传统晚会台上演台下看的模式,缩短观众和演员的距离,让他们能够真正地去进行互动,这一次我们做到了。在大兴国际机场,在京张高铁,基本上每一个舞台都是观众和演员零距离、观众和演员一起嗨,这让我们的跨年晚会更接地气、互动更加真实自然。”

  12个地标每一个的灯光效果都令人震撼,实景拍摄对现场灯光提出了高要求。“今年的灯光布置跟往年的演播室灯光完全不是一个专业,需要有实景灯光,同时需要有舞台效果,如何产生层次、如何立体化是这次跨年晚会灯光的一个最大课题。以首钢分会场为例,作为主背景的高炉有一些小的基础的灯光,但是我们也需要补很多灯,前期的舞台做了延时流星雨的设计,整个秀湖要用灯光把它包起来,这其实是一个实景演出的灯光配置,工作量比剧院舞台要高太多。2019跨年晚会灯光的用量是前两年跨年晚会的四倍,专门有四组人负责灯光,一组有七八十人。”

  

  星光耀三地

  张惠妹、张震岳、张信哲、汪峰、崔健、郑钧、韩磊、动力火车、黑豹乐队、关晓彤、潘粤明、周冬雨……跨年盛典的明星阵容囊括了实力唱将、年轻偶像、人气演员和奥运明星,还有俄罗斯巨星季马·比兰、日本声优花泽香菜,让不同年龄层的观众都能在其中找到共鸣。这些明星的录制过程也有很多有意思的故事。

  

  动力火车站在挖掘机上唱歌“人生第一次”险些泡汤

  京张高铁分会场,动力火车站在挖掘机上激情演唱了《还珠格格》主题曲《当》,网友纷纷评论:动力火车竟在挖掘机上唱歌,这跨年晚会真接地气!而这样接地气的演唱差一点就泡汤了。“动力火车要唱两首歌,一首是《当》,一首是《彩虹》,我们本来想让他们站在彩虹桥上唱,因为在高铁涵洞里面不能进行更多的舞美搭建,没想到那个彩虹桥太重了,根本拉不过来。于是我就看上了施工用的挖掘机,但是一位安全负责人说这个挖掘机不能用,站在上面唱歌是不符合安全条例和规章制度的。后来现场的总指挥来了,说在挖掘机不开动的情况下站在上面是没有问题的,所以我们在录制的时候就让挖掘机停着没动。动力火车特别开心,觉得他们叫动力火车,到京张高铁这一通行动力火车的地方来唱歌,而且还站在挖掘机上唱,真是人生第一次。”

  

  赵伟昌与武大靖同台从第31名到第1名的跨越

  体育明星的跨界表演是北京卫视跨年晚会的传统特点,除了第22届冬奥会中国代表团闭幕式旗手刘秋宏、短道速滑运动员韩天宇在长城上高歌《中国》,短道速滑男子500米世界纪录保持者、奥运会纪录保持者武大靖,与中国第一次参加冬奥会的旗手赵伟昌的同台,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郭巍表示:这一亮点来自于主创团队的巧思。“我们查资料,得知中国第一次参加冬奥会是在1980年,赵伟昌作为旗手,高举五星红旗引领中国代表团走入开幕式会场。他是当时国内非常棒的短道速滑选手,是11届全运会冠军,但是首次参加冬奥会只是短道速滑500米的第31名。而武大靖则是这一届平昌冬奥会速滑500米的新科冠军。同样的参赛项目,从第31名到第1名的跨越,不仅与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的时代变迁是一种呼应,这背后与观众产生的情感共振、所表达的民族自信,更是北京卫视的终极追求。另外,武大靖还是平昌冬奥会闭幕式的旗手,两代旗手的交接,也是中国冬奥运动的一个传承。”

  

  季马·比兰两周学会中文歌  抖音里发现花泽香菜

  北京卫视三年跨年晚会都有外国明星的参与,今年环球跨年的国际化特色更为突出。迪玛希在BTV停机坪上又唱又跳,五大洲的歌手用母语演绎流行中文歌,更有俄罗斯巨星季马·比兰的中国首秀和日本声优花泽香菜的卫视首秀,成为晚会的一大亮点。这两个首秀的促成都十分顺利。“季马·比兰在俄罗斯非常有名,普京亲自授予他‘俄罗斯功勋艺术家’称号,他把中国首秀给了我们的跨年晚会,2018年12月28日在哈尔滨冰雪大世界录制,俄罗斯大使馆专门在同一天为他在北京召开了一个新闻发布会,非常重视。当时我们跟季马·比兰沟通,希望他能演唱一首中文歌曲,他表示自己想唱《我爱你中国》。之后我们找人专门教他歌词的中文发音,他用了两个星期的时间学会了,现场效果非常好。日本的花泽香菜是我在看抖音的时候发现的,觉得她的整体气质、现场氛围和感觉非常好,又了解到她很受国内年轻人欢迎,于是就跟她联系,得知我们录像那天她正好有时间,而且她非常喜欢中国,特别想参加我们的跨年晚会,很顺利就达成了合作。录制头一天,她在日本有活动,录制当天上午飞过来,晚上录完,第二天上午又飞回日本参加活动,行程无缝连接。”

  

  动物明星“意外”多  企鹅被音乐迷住迈不开腿

  在跨年晚会的明星团队里还有一支特殊的队伍,它们是可爱的动物们。展展罗罗演唱《沙漠骆驼》时,一匹骆驼卖萌出镜;金志文演唱《远走高飞》时,两只企鹅憨态可掬;韩磊骑着高头大马,上台唱响《好儿郎》;就连季马·比兰的身边,也有一头可爱的驯鹿。动物元素的运用让观众耳目一新,但是它们带来的“意外”却让郭巍哭笑不得。“韩磊骑的那匹马算乖的,我们在古北水镇还找了一匹马拉车,车里坐着冯提莫,结果正好有一个扩音箱在那个位置,马一下子惊了,把演员吓了一跳,灯光师都不敢上前去布灯。两只企鹅也不配合,本来我们想让它们走起来,拍那种萌萌的         的小步伐,还给其中一只企鹅背上了小背包。但是企鹅从来没有被驯化,它们不听我们的,想怎么走就怎么走。歌声一响起来,它们不走了,就站在那儿欣赏音乐,弄得我们特郁闷。骆驼的拍摄在哈尔滨中央大街,它本身是比较温顺的,没想到很多人以为我们这儿是骑骆驼照相的摊位,过来要交钱合影。”

  

  热血抗严寒

  在网上搜北京卫视跨年晚会,绝对避不开“冷”这个关键词。腾格尔穿着大花袄,汪峰自带加湿器,许魏洲冻得流鼻涕,张韶涵棕色风衣里面裹着白色羽绒服,白色羽绒服里面裹着毛衣,毛衣里面裹着保暖内衣,生生把78斤的体重穿出了86斤的效果。早在晚会录制前,北京卫视官微就晒出了淘宝军大衣、暖宝宝的截图,贴心地为参加跨年盛典的艺人准备了2000多件军大衣。而现场零下30℃的冷是连军大衣也挡不住的。

  

  人员冷:鞋垫里都贴了暖宝宝

  12个场地,郭巍几乎全部坚守现场。在简易棚搭导播间通过屏幕掌控录制的他,身穿专业滑雪服仍然冻得够呛,尤其是在哈尔滨冰雪大世界。“那里是采松花江的江冰砌成的,温度比市里低五六摄氏度。我们拍摄的那两天,市里的温度是零下25℃,冰雪大世界只有零下30℃,风吹在脸上真像刀子一样,手根本拿不出来。为了保暖,每个摄像的鞋垫上都贴了暖宝宝,还有一种能够插充电宝的衣服,也武装上了,全身上下就露出一双眼睛。那些日子,摄像最怕咳嗽,只要一咳嗽,身体就会抖,就会影响拍摄的画面,他们不能打喷嚏、不能咳嗽。”

  和极寒的冰雪大世界相比,北京市里的温度虽然只有零下9℃左右,但拍摄也并不轻松。“北京电视台顶楼停机坪距离地面247米,迪玛希在那里表演。拍摄赶上北京风最大的时候,247米的空中,风就更大了。那个节目我们本来想用100个充气熊,经过跟保安协商,觉得危险性太大了,最后只用了20个。每个充气熊里有一个人,熊高近3米,非常兜风,在电视里你能看到熊的毛都被风给吹起来了。”

  机器冷:到现场不卸装备 先卸棉被 严寒不仅考验人的意志,还是对机器设备的考验。郭巍笑称到现场先卸棉被已经成了晚会一景。“从舞美搭景开始,机器24小时是不能断电的,只要一断电,所有的线缆都会折,无法重新启动,因为在零下20多摄氏度的情况下,它们都是硬的。我们的铺设搭建都需要套管、埋在雪下,因为人踩上去,嘎嘣就折了。低温使得摄像机的长焦镜头被冻上了,推不上去;摇臂的云台被冻住了,摇不起来;还有下边的轨道机,我们叫‘兔子’,也冻上了,走不起来。对于这些设备,我们只能给它们做保暖,就是‘穿衣服’。场地搭建刚开始的时候,一般情况下都是先把设备往下卸,但是在我们的现场,可以看到一景,大家卸的不是设备,先卸一箱棉被,用做设备的防护和人员的保暖。”

  怕不冷:担心湖水冻不住 冰上表演留遗憾 在抗严寒的同时,郭巍还为天气不够冷而发愁。“我们2017年在崇礼拍摄时气温是零下29℃,主持人栗坤被冻得控制不住流眼泪,而且眼泪还没流下来就已经结冰。但是2018年我们去崇礼的时候温度只有零下9℃,差了20℃,北京这边冻不上冰了。当时我特别担心,因为首钢分会场有一个秀湖,湖里的水是中水,普通的水都结上冰了,它还是软的。首钢是冬奥组委的驻地,中国国家队的四块冰——冰壶、冰球、花样滑冰和短道速滑全在这里,如果不能在环绕着舞台的秀湖上滑冰,我觉得是一个最大的遗憾,而且我们还专门找来了俄罗斯皇家花样滑冰队表演冰上特技。可能老天被我们感动了,2018年12月21日、22日的时候一下子就冷了,12月24日我们终于完成了在冰上的节目表演。”

  

  【后记】

  对郭巍总导演的采访是通过电话,因为他忙得根本没有时间接受任何一家媒体的当面采访,即使是电话采访,也断断续续持续了三天,因为还没说完他就被各种各样的信息催着去开会,“大家一直在等我,不好意思。”于是,只能再约。而到了约定的时间,他又忙了起来,采访继续后延。等到终于问完最后一个问题,已经是周日的晚上。就在这个休息日,郭巍仍然在开会。放下手机,脑海里回荡着他略带疲惫的声音,“我们这么大的团队,每天都有生病的,大家都在提着劲儿干,晚会播完肯定会倒下一片人。我现在还好,因为有各种各样的事儿没有处理完,等我处理完,估计也要倒下了,每年都一样。”明知会累倒依然奋勇向前,支撑着郭巍的是电视人的责任与担当,是高于一切的坚持与信仰,这正是跨年晚会团队的气质,更是北京卫视的气质。拥有这种气质,2019,未来可期!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