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热点图片

2017《我要上春晚》 百姓说了算

————节目总导演讲述圆梦春晚的故事

作者:  来源:  时间:2017-12-18

它是离央视春晚舞台最近的地方;

它曾经让很多人登上梦想舞台;

现在,它又在为即将到来的央视春晚做准备。

 

 

       春晚,这档正式开办于1983年的大型综合性晚会开办至今,早已成为全球华人除夕晚上必不可少的年夜饭。团圆之夜,万家灯火,无数双眼睛同时聚焦在电视荧屏上,观看这场饱含了中国人一年全部情感的饕餮大餐。无疑,登上春晚舞台成了许多演员和普通人的梦想。有这样一档节目,面向所有人开放,致力于向央视春晚甄选优秀演员、输送精品节目,这档节目就是《我要上春晚》。自2010年创立,6年来,主创团队不断地进行着调整和创新,让观众看到了最接地气的表演,选出了百姓心中最满意的节目。

       2017年,《我要上春晚》进行了改造升级,有过多年大型节目制作经验的电视人夏雨,接过了总导演这个“接力棒”,她与节目组共同努力——“让更多、更好的节目最终登上春晚的舞台”。为了帮助那些“身怀绝技”的百姓实现这一愿望,从导演到主持人,从评委到嘉宾,甚至于在场的每一位观众,都对这个节目倾注了心血与热情。近日,本报记者在春晚剧组里采访了她,听她讲述《我要上春晚》,这个“离春晚舞台最近的地方”,发生的一幕幕助梦与圆梦的故事。

 
 

【主创助力】

       “《我要上春晚》已经播出6年了,它是一个老牌节目,如何在你的手里呈现出完全不一样的状态,这是一个难题。因为大家对它已经形成了一个固有的认知,对于我来说,最大的一个挑战就是我怎么能打破固有的思维方式。今年从整体上设计这档节目的时候,我想了很多,最终,所有事情归结为一句话,‘只要百姓喜欢,我们都不排斥’”。

 

节目中来了一个嘻哈组合

       对于春晚剧组来说,需要考虑的是如何将这一年社会的变迁发展和人们的情绪积累,通过节目的方式体现出来,而《我要上春晚》作为一个提前为春晚进行预热的延展性平台,则需要尽可能囊括各种形式的节目。这对于主创团队来说,也是一次全新的挑战,除了综艺舞台上最常见的唱歌、跳舞外,魔术、体操、民间绝活、机器人智能科技、传统戏曲的跨界等类型的节目也都纳入其中。就像夏雨所说:“今年节目的创新都是点滴渗透在整个节目内容设置中,包括外国创意性节目和带有国际色彩的节目,我们想传达的不仅是形态上的创新,还是一种精神和气质上的创新。”

       就在刚刚过去的第六期节目中,有一个名为《全部都是你》的歌曲表演登上了《我要上春晚》的舞台,这个节目是主创团队甄选出来的一个嘻哈作品。至今总导演夏雨还记得,录制那天,这个嘻哈组合一出场便引起所有年轻观众的一片欢呼,录影棚俨然变成了一场小型演唱会。《我要上春晚》的舞台是开放性的,无论哪种表演形式,只要百姓喜欢,这个舞台都不会拒绝。采访中,夏雨还剧透了一下:“再过几期,今年《中国有嘻哈》的冠军GAI也会来。”在她看来,春晚的舞台本身就没有限制,如果嘻哈这种音乐形式能够通过《我要上春晚》的平台最终走向春晚的舞台,这也一定是百姓喜闻乐见的一种表演形式。

 

 

“不惜打碎自我再重来”

       截至记者采访时,《我要上春晚》前五期平均收视率达为1.2%,但夏雨对这个收视率并不十分满意,她的目标是1.5%。为了让这档老牌节目在新一季呈现出一些不同,主创团队不断地分析收视率,对节目进行着不同程度的调整。夏雨坦言,每次录制时都会根据收视分析做细节上的打磨。“这是自我审视的一种方式,我们通过看节目播出后的收视分析和收视曲线,有针对性地调整一些地方。比如,电视人最容易犯的错误就是形式大于内容。有时,我们需要打碎自我再重来。一开始我们特别希望这个节目能够有一种固定的形式感,但后来发现,现在的观众跟原来的不一样了。就需要调整,调整是什么?就是打破自我欣赏的一些东西。”

       《我要上春晚》第一期播出后,观众的反响让夏雨印象深刻。“口碑非常好,很多人给我打电话,但收视率却并不理想,反思之后才发现,我有点自我陶醉了。”夏雨给人的第一印象是干脆利落、走路生风,她本人也是这样,在节目中也喜欢运用快节奏的剪辑方式。但是,《我要上春晚》有相当一部分中老年观众,与她之前制作大型晚会的受众是有区别的。第一期节目播出后,她发现,一些现代的剪辑手法并不适合这档节目,于是立刻进行了调整。夏雨回忆,从第二期开始,节目剪辑方式、包装手法、内容设计等全都从细节处开始调整。对于主创团队来说,这是一个不断自我调整和自我否定的过程。

 

 

“一定要有一颗平常心”

       一档带有选拔性质的节目,最揪心也最精彩的环节就是评选结果的揭晓,夏雨这个时候一般会在导播间,她会跟场上选手一样紧张。在她看来,每一个节目都是主创在精心甄选和耐心指导下产生的,舍弃哪一个都于心不忍。但是,这只是她以一个观众的身份产生的想法,更多时候,她会避免自己的主观倾向,而是从客观的角度出发,做到公平、公正。

       采访中,她坦诚地说:“我希望能有更多的节目通过这个平台最终走到春晚的舞台上,所以在甄选节目的过程中,我作为这个平台的导演,一定要有一颗平常心,不要让个人的喜好或意志渗透到节目中。我要求我们的主创团队一定要站在观众的视角,对节目进行评判和选择。”

       由于与春晚特殊的血脉关系,《我要上春晚》的节目类型丰富多彩,有获得过多项国际大奖的专业性很强的杂技,也有通过网络报名参加的普通人的才艺表演。对于主创团队来说,对待每一个节目的态度都是一样,无论选手是专业还是非专业,还要百姓喜欢,只要他们投票了,就说明这个节目足够接地气儿。夏雨说,虽然《我要上春晚》这档节目不是一档某种专题类的节目,但是却足够包容,具有独特的气质。

 

 
 

【评委点评】

       “每期有四位不固定的点评嘉宾,我们在这些嘉宾的选择上是有考虑的,他们不是板起脸来说教。《我要上春晚》的口号是‘我要上春晚,追梦要勇敢’,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梦想,每个梦想都是值得被人尊重的。”

 

央视“名嘴”也有真性情

       今年《我要上春晚》分为两个部分,节目前12期节目中为单场竞技,每期有7组选手及节目,现场观众投票推选出当期喜欢的节目,进入《直通春晚》。在《直通春晚》的舞台,选手们进行最后的较量,春晚总导演将到现场进行节目筛选。这样的赛制,对于选手们来说颇有挑战性。而与选手朝夕相处的总导演夏雨却不这么认为,在她心中,《我要上春晚》不是一个竞技类的节目,因为每组选手的节目类型并不相同,没有可比性,唯一衡量的标准就是观众的选择。在现场观众投票之前,会有4位点评嘉宾对选手表现进行点评。

       夏雨介绍,台上4位点评嘉宾的选择都是有针对性的,其中包括“春晚代表”朱军和董卿、专业制作人代表王伟忠、“观众代表”凯丽,还有李玉刚、范明、凤凰传奇等明星嘉宾。“这些点评嘉宾分别代表了一个群体,当观众的喜好与专业水准之间发生冲突的时候,他们可以在这个时候去做一些平衡。”与此同时,点评嘉宾跟选手之间的互动也十分频繁。平日里不苟言笑的央视“名嘴”打破固有形象,与选手互动、交流。节目中,朱军现场与选手唱信天游、唱嘻哈、跳探戈,董卿在节目中也跟选手分享了自己的故事。

 

 

做观众最真实的代表

       在大多数人印象中,综艺节目中的评委一般都是板起面孔,批评起来不留情面,而在《我要上春晚》的舞台,评委席上的点评嘉宾却是满面春风,即便提建议也是和颜悦色。这源于节目组自身的定位,一如今年的口号:“我要上春晚,追梦要勇敢”。夏雨说,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梦想,每个梦想都是值得被人尊重的。

       夏雨对几位点评嘉宾的选择有着自己的看法。之所以第一期节目选择姜昆作为点评嘉宾,是因为他很早就与春晚有着深刻的渊源。从第一届春晚开始,姜昆陆续参与了15年春晚或主持、或表演的工作。朱军和董卿也一样,他们都是春晚的亲历者,这些对春晚制作相对熟悉的人做嘉宾,会提出一些中肯的建议。熟悉节目的观众应该记得,点评嘉宾凯丽在看过一个选手魔术表演之后百思不得其解,甚至“想不明白晚上睡不着觉”。夏雨了解的凯丽就是这样,她不仅是一个专业演员,同时又有亲和力,是一个邻家姐姐的形象。“她跟观众代表一样,在节目中表现出的那种执着,其实就是观众最直接的反应。”在夏雨看来,每一个嘉宾都有自己的特点,节目组希望这些嘉宾能够用他们的经验和专业知识,给现场观众一些指导和建设性的意见,让他们投出的票更有“含金量”。很多时候,嘉宾还充当了体验者的身份,比如与选手合作演唱,比如尝试某项技艺。夏雨说,在节目录制过程中,点评嘉宾与选手的互动有很多,而且大多时候都是他们自己要求参与的。

 

 
 

【嘉宾助梦】

       “今年节目还设立了助梦嘉宾,助梦嘉宾和点评嘉宾共同帮助选手们实现梦想。当我们邀请他们来参加‘致春晚’这个环节的时候,他们很开心,并且十分配合,迅速回家翻当年登上春晚舞台时穿的衣服。”

 

致敬春晚,经典重现

       用夏雨的话说,《我要上春晚》其实就是春晚的孩子,春晚承载着许多人的光荣与梦想,所以“致春晚”这个环节应运而生。为了向春晚致敬,为了拉近观众对于往年春晚的记忆,节目组邀请了林依轮、凤凰传奇、玖月奇迹、阿牛这样曾经登上春晚舞台的明星参与进来。一方面,他们作为第二现场的助梦嘉宾出现,另一方面,还会在节目最后“重现”当年站在春晚舞台时的场景。

       夏雨跟许多观众一样,是一个有着春晚情结的人,工作后,她有幸多次参与到春晚的筹备过程中,她深知春晚舞台诞生一个节目有多么不易。同时身为春晚剧组成员,夏雨动情地说:“春晚剧组有半年的时间都会驻扎在这,到后来甚至我一进来就会有些焦虑。但是每年都有像我们这样的一群人,在这个地方默默工作大半年,创造出四个半小时的节目,可想而知这里面包含了多少人的心血。”

       与夏雨一同驻扎的还有即将登上春晚舞台的演员们,他们也经历了许多个不眠之夜,反复创作、打磨作品,可能还要顶着节目临时被拿下的压力。“致春晚”中出现的嘉宾,都有着对春晚的特殊情感,他们在《我要上春晚》的舞台上,用自己的表演和故事,为选手们加油打气。夏雨感慨地说:“我跟林依轮认识很多年了,他在台上再次唱起《火火的歌谣》的时候,我瞬间就被拉到那个年代。”

 

 

“许多服装都是现做的”

       2007年春晚舞台上,马来西亚歌手阿牛以一首《桃花朵朵开》温暖全场。如今,他作为《我要上春晚》的助梦嘉宾,再一次演绎这首广为传唱的歌曲。让观众印象深刻的是阿牛在台上说的那番心里话,可以看出,熟悉的音乐和场景让他感慨良多。这一幕也触动了当天在录制现场的夏雨:“阿牛的话发自肺腑,我们看了也很激动。我们希望能够有更多的华人华侨登上春晚舞台,他们能在这个特殊的时候面对十几亿观众想到祖先和家乡,最珍贵的是心底那一点情怀,我们想把这些呈献给观众。”

       想要“重现”春晚中的节目,需要助梦嘉宾的配合和相同场景的再造。夏雨回忆,当节目组跟明星们说能不能来“致春晚”这个环节时,他们都表示很开心,也很配合,第一件事就是迅速回家翻当年登上春晚舞台时穿的衣服,只是有的能穿得上,有的已经穿不上了。“比如林依轮这次在‘致春晚’的环节中,依旧穿着当年登上春晚的粉色西装,这是我们给他现做的,还有玖月奇迹的头饰,也是现去外地带回来的。这些年大家多少都会有点变化,但是通过这样一种形式,能够迅速勾起明星们自己的回忆,也带动了电视机前一批观众的回忆。”

 

 
 

【主持人暖心】

       “这档节目需要一个什么类型的主持人?应该是一个温暖的邻家男孩,要有亲和力。当然,还需要与春晚的气质相符,最好是主持过春晚,于是我想到了任鲁豫。”

 

       对于选手来说,《我要上春晚》的舞台是他们梦想的起点,是距离春晚舞台最近的地方。他们大多会紧张无助,而此刻身边的主持人任鲁豫会给予他们真诚的鼓励和温暖。录制之前,鲁豫会与选手进行充分的了解和沟通,熟悉他们,走进他们的内心。“我要扮一个‘暖男’的角色,给他们温暖。我跟每一位选手见面第一句话就是:‘请你放心,明天你站在舞台上,有我在,你一定会有最好的表现。我会尽全力让你在舞台上发挥到最好。’我觉得,这是我的一份职责所在。”

       当被问到为何选择鲁豫作为节目主持人时,夏雨不假思索地说:“我觉得这个节目需要一个温暖的邻家男孩般气质的主持人,他要有亲和力和温暖的属性,也主持过春晚,所以就想到了鲁豫。”敬业、温暖、阳光、亲切,鲁豫的主持风格与夏雨的要求不谋而合,事实证明,鲁豫主持《我要上春晚》不仅给予选手许多暖心的鼓励,也带动了现场气氛。

       说来也巧,《我要上春晚》主持人任鲁豫与夏雨是同年同月出生,也许是同龄人的原因,两个人都能在对方身上找到许多共同点,在节目录制过程中也配合得很默契。夏雨说:“鲁豫是一个很敬业的主持人,他对节目有想法。第一期节目录完的时候,我把他叫到导播间,我们对着电视讨论。鲁豫是一个具有导演思维的主持人,有很多临场发挥,充分调动了现场气氛,给后期制作提供非常多的素材。”

 

 
 

【圆梦春晚】

       “他们付出的努力是观众看不到的,但是我们能够真切地感受到。”

 

       在《我要上春晚》的舞台上,有惊心动魄的杂技表演,也有唯美悠扬的歌舞节目,有亦幻亦真的魔术表演,也有令人捧腹不已的语言类节目。无论何种节目类型,选手们的表现总能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然而,观众看到的是舞台上精彩绝伦的表演,看不到的是选手们在台下默默无闻的辛苦付出。

       夏雨对此深有感触,她透过节目看到了一颗颗追梦的赤子之心。“他们付出的努力是观众看不到的,但是我们能够真切地感受到。”比如说杂技,很多人会觉得既然是专业的杂技演员,那就应该表现出专业的水准,大家的要求也随之变高。但事实是演员们平日里练功、彩排,依旧会有训练伤,依旧在为自己内心的梦想而咬牙坚持。就像节目中表演《瑶心鼓舞》的广西杂技团,因为蹬鼓,姑娘们背后起了血泡,她们每天都要拿针筒把里面的血抽出来。

       在夏雨心中,每一个节目都是她精心甄选出来的,没有优劣之分,因为她看到的是一个个有梦想、有追求的人,她会被选手身上的闪光点所打动。“我觉得春晚舞台是选手们精神上的最高追求,就像我的职业梦想是指导春晚,而他们追求的,也一定是对自我的挑战。不管怎样,只要有这份勇气和追求,能坚持到底,我想梦想都是能够实现的。”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