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热点图片

好演员是怎样诞生的

——本报特别策划专访,邀多位业内演员、专家探讨——

作者:  来源:  时间:2018-01-22

  “演员如何诞生”,这是个命题,更是个话题。从最近一档大热的浙江卫视综艺节目《演员的诞生》将它抛给大众开始,围绕其产生的一轮轮舆论涟漪将整个演艺圈一下打回到了“起点”。是啊,在人们都将目光集中在演艺圈里片酬、排名、潜规则的今天,重新开始讨论“演技”确实显得有点过时落伍。但不得不承认,这样的讨论太有必要了。我们在策划完成这期选题时,采访了诸多业内重量级专家、演员。对于这个话题,他们显然太有话要说了。

 

  郑昊:生活,是演员演技扎根的沃土

  ■独家专访   □本报记者 李雄峰

  当年,作为崔永元主持的《谢天谢地你来啦》节目的第一期嘉宾演员,郑昊凭借机智的临场应变能力和扎实的表演功力,为自己赢得了满堂彩,也为这档节目博得了开门红。尽管这档节目后来因为种种客观因素没能继续,但是,它的确是对国内很多知名艺人的演技进行了一番考量。而事实证明,郑昊的演技赢得了评委也赢得了观众。

  说到演员演技的养成,郑昊谦虚地表示:“说心里话,迄今为止,没有一个艺术家说自己的演技如何如何。大家都是在围绕不同的故事、不同的角色在探讨。不是说多谦虚,而是表演艺术确实是一个永无止境的探究和积累的过程。”

  郑昊强调说,表演虽然会经常运用即兴的方式,但是,它最初的基础在于演员的真听、真看、真感受。不过,这三要素的积累却需要深深扎根在现实生活中,把真听、真看、真感受形成骨子里的一种思维惯性,而后再通过一个个角色的积累,从他们的身上反映出自己在真实生活中的沉淀与感悟。

  当年,导演乔梁翻拍海岩同名小说新《拿什么拯救你,我的爱人》,其中有一场戏:郑昊饰演的祝七贵在医院因老人去世而痛哭。“在拍这个戏之前,正好自己的奶奶刚刚去世,所以,在片场看到这样的场景,就会特别的有感触,无形中就会把自己心中的那份真情流露出来,这场哭戏也格外的真实,很能打动人。”由于郑昊在医院里号啕大哭,引来很多百姓围观,有些人不禁议论道:哎呀妈呀,这是真的还是假的?是拍电视剧,还是在拍纪录片?这样来自于真实的生活感受,无疑是接地气的,也最能打动观众。

  2008年5月,生活让郑昊经历一次生命的考验。“当时正在拍摄阎建钢导演执导的电视剧《燃烧的生命》,在一千多米深的井下拍摄。而那时候,恰逢汶川地震,每天电视里都播报着灾情的消息,我们演员每天也都沉浸在悲痛的情绪当中。可是为了不影响拍摄进度,摄制组和演员们还是下到井下完成拍摄。面对随时会因为余震而引起井下塌方的危境,当时自己都给家人朋友留了遗言……每天从井下收工上来,然后回到房间,脏兮兮的洗漱完以后,就是打开电视收看关于汶川的直播,眼泪就不停地往下流,流到自己睡着……”郑昊回忆道,“拍摄结束后,我们全体人员站成一排,在黑乎乎的井下向汶川地震遇难者默哀。这是我终生难忘的事情,也正是有了这样的真实的生活体验,让自己对于生命的敬畏以及对于表演的敬畏越来越强烈,同时,这也让自己又一次在真听真看真感受实践中,有了新的积淀。”

  “生活,会教给我们很多的东西,我们也要去其糟粕,吸收精华,向内修,不断地积累并提高自己的业务水平,其实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在表演的艺术世界里做一个好演员。”郑昊说。

 

  蓝盈莹: 我认为表演 是没有对错的

  ■独家专访   □本报记者 白鸽

  近日,演员蓝盈莹在节目《演员的诞生》中奉献了不少精彩表演,获得了评审与观众的一致认可。谈及表演艺术,蓝盈盈与本报记者分享了自己的体会和感悟。

  她认为,“一个演员要塑造一个人物,首先就是要清空自己,对这个世界持有一种开放的眼光和包容的胸怀,这样你才可以重新装进一个灵魂。所以我觉得走出去看世界很重要,在游学的过程中,除了学习知识和技术,还是一个重新认识自己的过程。”

  蓝盈莹认为,演员是一个终身的职业,“我刚进到剧院排演《甲子园》的时候,从那些老艺术家身上学到好多东西。像朱琳奶奶,当时已经90岁了。很多老人可能在90岁的时候,言语表达能力都不是很清楚了,但是朱琳奶奶还是非常具有女性的魅力,虽说坐在轮椅上行动不方便,但她咬字、台词的功底,演戏的节奏感,都非常准。”

  说到剧院的老艺术家,蓝盈莹回忆说,“当时我们这些刚进剧院的孩子,要参加新人培训,其中有一堂课就是去参观天野老师家。看到天野老师平时生活的点点滴滴,终于知道他为什么可以成为一个艺术家。他有一个专门的房间,里面有一个非常非常大的写字台,上面铺着纸。天野老师平时最爱做的事情就是写字、画画,以及收藏一些奇异的石头。天野老师是一个非常非常纯净的人,大多数的时间都是去修炼自己、磨炼自己,让自己安静下来。这也是我从他身上学到的一点,就是生活一定要很简单,有自己的兴趣爱好,这也是艺术家身上必备的特质吧。”

  对于参加《演员的诞生》,她表示这是自己参加的第一个综艺节目。“它并不是一个剖析自我生活来取悦观众的节目,而是跟专业有关的一个比赛,挺严肃的。其实之前我拒绝过很多次,就是怕给人艺丢人,所以我同意参加之后,每次的演出,我都会尽心尽力去完成。”

  被问及演技是否能拼出高低胜负?蓝盈莹持否定态度,她表示,“表演这个东西是没有对错的,因为生活实在是太丰富多彩了,人本来就是多样性的动物,你永远没法判定这个人是否永远保持同一个状态。所以我认为表演是没有对错的,演技也是没有办法拿来PK的。”

 

  丁勇岱:要把“表演”抛到九霄云外

    ■独家专访   □本报记者 刘颖

  丁勇岱大器晚成。44岁时凭借在电视剧《末路》中出演抢劫杀人犯白宝山才让他大火。而之后丁勇岱继续潜心钻研表演,创作出来多个经典角色。前段时间他主演的电视剧《黄大年》刚刚在CCTV-1播出,虽然只有五集,但丁勇岱把这位科学家塑造得真实而生动,获得观众极好口碑。在谈到这么多年的表演之路时,丁勇岱直爽地说:“演员演的就是经历。我是个笨演员,掌握不好那么多技巧和手法。我的诀窍就是要用心去体会。”

  《末路》是导演陈国军拍摄的一部成功电视剧,它采用纪实的方式记录1997年中国刑侦第一大案抢劫杀人犯白宝山的真实案件,这也是1997年世界第3大案件。戏里除了丁勇岱之外,全是普通老百姓。起初丁勇岱因为身高不够,没有被导演任用。但他对陈国军说:“您相信我,我肯定能演好。”

  丁勇岱回忆说,在拿到这个角色后,他告诉自己,要真正走进白宝山,要真正去体会他的心情,把他当成一个人去演,而不是凶犯。“有一场是他被抓的那场戏。当时他一看到家里来的生人立刻就明白是警察来抓他了。他一边换衣服一边拿出了手枪。千钧一发的时候,母亲问是谁来了。白宝山是个孝子,他为了保全在妈妈心目中最灿烂的形象,放弃了反抗。那场戏拍了好几条,演妈妈的老演员总是忍不住哭出来。拍摄之后,我也难受了好久。白宝山是杀人魔王,但是在那一刹那,他对母亲的那份情感是最真实的。”

  说到《末路》来,虽然已经相隔15年,但丁勇岱依旧很感慨。他把那次塑造经历形容成一次“强化补习”。“当时和我搭档的都不是职业演员,很多就是普通老百姓。我不能演戏,要么一下子就都不对了。我必须把我这个人的表现全部打到九霄云外去。我对角色的所有设计都必须是看不出来的,必须要完全按着正常人的方式去完成。这对我来说是一次很难得的机会,扭转了我对表演的所有观念。我发现自己之前太幼稚了。拍到最后我才发现,这才是最高级的表演。”

  几年前热播的《琅琊榜》中,丁勇岱应导演李雪的邀请出演了皇帝。“我演戏总希望来个不一样的。比如说这位皇帝,他是王者,但我却给他加入了无数次卖萌。我当时就和导演讨论,当年毛主席在中南海会见外宾的时候并不是端着肩膀,都是很放松的状态。邓小平也是这样的,想怎样就怎样。这才是真正的王者。”

  丁勇岱表示,演戏并没有一定之规,最重要的是要走进角色内心,体会他的真情实感。“我最不愿意去演概念化、脸谱化的角色,要把他演成真正的人。”

 

  谢园:为演好《孩子王》 体验生活一个月

  ■独家专访   □本报记者 常江 文/摄

  说起以表演精湛著称的老戏骨谢园,有很多观众对他喜爱有加,他塑造的各类人物更是活灵活现。谢园出生在北京一个满族知识分子家庭,1975年考上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之后,他不忘初衷又在北京电影学院任教。

  今年已经59岁的谢园 ,凭借影片《新兵马强》开始出道,1984年他接连拍了《孩子王》、《棋王》、《大喘气》多部电影,1987年主演《棋王》获得第九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男主角奖,1989年主演《寡妇村》获得第二届中国电影表演艺术学会金凤凰奖,1991年再借《疯狂的代价》获得第三届中国电影表演艺术学会金凤凰奖,1992年凭借《上海一家人》获得第十届中国电视金鹰奖最佳男配角奖、第十二届中国电视剧飞天奖最佳男配角奖,1995年以《天生胆小》获得第十八届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男配角奖……

  从学演戏到演戏,再到教演戏,谢园这辈子研究的就是演戏。日前,本报记者带着“如何才能演好戏”的话题独家采访了谢园。提及电影《孩子王》让他名扬影坛的事,谢园说:“我们那时候拍电影都是非常认真和敬业的,当时我和导演陈凯歌聊起剧本时,陈凯歌经常会为他感同身受的其中情节而落泪。我为了塑造好《孩子王》男主角‘老杆’这一角色,专门到云南的西双版纳,剧中主人公‘上山下乡’插队的山寨体验‘知青’生活。在近一个月的体验生活中,我要学会使用各种劳动工具,还要与当地的农民同吃、同住、同劳动,让自己尽快地融入到其中。这样才能得心应手地把握住角色的特点,真正塑造好一个活灵活现的‘老杆’这一人物。在我的记忆中,那些年我们演戏,最重要的就是体验生活,演工人、演军人、演农民、演警察,你就要到工厂、部队、农村、公安局去体验角色真实的工作和生活状态,没有把握你就不能进入剧组拍戏。”

  谢园最火的时候是20世纪80年代,中国改革开放40年的时间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今年是改革开放第40个年头。谢园说:“40年间,国家发生巨大变化,在演艺圈里也是同样如此,就说大家议论的比较多的‘小鲜肉’们吧,现在他们拿高片酬也好,不看剧本也好,等等这些都是因为‘商业运作’导致的,比如说某公司签约了某个‘小鲜肉’,公司要在他的身上榨出更多的钱来,为此就要多接戏,还要拍广告、搞活动、走穴、商业营销等等,使得‘小鲜肉’们根本就没时间去体验生活,再说‘签约公司’也不会‘劳民伤财’地去安排自己的‘挣钱机器’去体验生活,所以才会有‘萝卜快了不洗泥’的现状。一个演员会不会演戏,主要看他是不是真正能融入角色当中,能不能真正了解角色的生活、工作,把握住人物的个性特点。演戏不是做戏,塑造一个人物,就要成为那个人物,就要心无旁骛、专心致志,一分耕耘一分收获,脚踏实地才能演谁像谁,不要想天上掉馅饼的事情。要对得起观众,也对得起自己,更要对得起演员这个称号。我觉得‘德艺双馨’说的也就是这个意思吧。”

 

  李光复: 要读万卷书 行万里路 悟百种业

  ■独家专访   □本报记者 刘颖

  前段时间,电视上同时播出老演员李光复的两部作品——《青恋》和《情满四合院》。这是两个地域不同、性格迥异的角色。虽然都不是男主角,但风头一点不逊。以至于当李光复在街上会被粉丝拦住,问问三大爷和村支书哪个更像生活中的你?

  说到表演,李光复坦言自己会给所出演的每个角色“包浆”。“包浆”其实是古玩行业专业术语,意思是说年代岁月在古董文物上留下的一层特殊的光泽。李光复直言自己很重视给角色“包浆”。“要说一个演员什么类型的角色都能演,那是不可能的。但我们每个人其实都希望自己的戏路能够宽些再宽些。我希望能在每个角色中都加进我的生活态度。我喜欢把塑造角色叫‘包浆’,因为生活赋予每个人的经历都是不同的。”

  “在我看来,获得角色状态是最重要的,这也是最重要的一项基本功。只要你找到了状态,无论坐着站着躺着,你就都是这个人了。如果没有获得状态,那后面根本就没法演了,也就算失败一多半了。”比如说出演《青恋》之前,他就会提前半个月进入剧组去体验生活。“我首先对自己提出的要求就是倒口,要把京腔甩出去。我就开始模仿南方人说话。到最后连剧中饰演我女朋友的演员何赛飞都夸我南方话说得很地道。”

  说到表演诀窍,李光复诚恳地说:“观众能够看出每部作品、每个演员是否用心,他们能够看得懂的。在我看来,当好演员一定要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悟百种业。前两条我不用解释了,第三条就是说演员应该什么样的职业都去尝试一下,都亲自上手干干,去体会一下各行各业的不容易。这种生活体验是非常必要的。只有这样演员才能塑造出不概念化的角色。”

  尽管对表演很热爱,痴迷于角色塑造。但李光复也经常会对镜头外的人和事有自己的看法。比如很多年轻演员不敬业,就让他很反感。“比如他们耍大牌,欺负助理,这些都是我很看不惯的。但是我不会说,因为第一说了没用,第二破坏创作气氛,我说了他肯定不接受,那后面的对手戏还怎么演。”李光复表示,很多事情其实还需要年轻人自己去悟。“我对那些不敬业年轻人的评价只有一个字:傻。他不知道作为一个演员靠什么。他们直奔的是名和利。不知道靠这种方法只会缘木求鱼,适得其反。比如在现场,一般老演员都给对手搭戏,但他们就不管。其实那就是傻。演戏演的就是人物关系,最重要的是听和感受。对方的话听到你耳朵里起化学反应,你不听的话,怎么能回过去呢。所以剪片子的时候导演很痛苦,剪出来的作品不流畅不生活不好看。人家就对这个演员就有看法了,以后有水平的导演就不会用这样的演员。他们最终就是把自己给害了。这还不傻吗?”

 

  李小萌: 比赛不能决定演技高低

  ■独家专访   □本报记者 白鸽

  童星出身的李小萌日前接受了本报记者专访,分享了她对于表演的理解。

  2001年,年仅16岁的李小萌凭借和冯巩、吕丽萍共同出演的电影《谁说我不在乎》出道。李小萌认为,演员是一个可以用一辈子去探索的职业,“进入北京人艺之后,我真的是耳濡目染,对表演的认识也在一点点加深。比如我和任鸣老师在一起,他讲的东西大象无形,他会给你一个框架,然后让你自己去填这个骨肉。有的时候可能很抽象,但我很喜欢也很适应这样的排练方式,因为他能给我一定的自由空间去完成我的角色,这样可以建立起我的自信。”

  采访过程中,李小萌透露,自己也曾收到近期大热的《演员的诞生》的邀约,“前些日子有好几个导演让我去参加,我都没有去。叫王雷去当飞行导师,王雷也不去。我跟王雷我俩都是这样,一直坚信我们的秀,是在我们的作品里,而不是真人秀里面。我是有我自己对表演的审美标准的,我不觉得把表演变成一段小品展现给大家,能比出谁演得好,谁演得不好。其实我觉得还是要拿作品说话,我们可能花好几个月甚至半年时间去演一个电影或电视剧,全心全意地投入到一个角色中去,那个才是值得去评价的。你花那么短的时间拍一段小品,让人说你演技好,可能吗?所以我不认为这种比赛形式可以评判演技高低。”

  对于表演,李小萌有着自己的理解,“我对表演的认知也在不断变化当中。原来可能更想去表现自己,总是想放大自己的表演。现在我觉得,收敛才是高级的,控制才是高级的。这个角色,你心里能理解到几分,就是几分,不用硬努到十分。能感受到哪个温度,就去表达哪个温度,这样才能打动别人。”

 

  “铁三角”:演技就是靠多实践

  ■独家专访   □本报记者 刘颖

  “铁三角”让张国立、张铁林、王刚这三位老演员携手半生,也给了他们经常凑在一起诉衷肠的机会。说到演技的话题,王刚首先开腔。“我也看到一些节目中关于年轻演员演技的讨论,其实青年演员和老年演员之间并没有那么泾渭分明的。很多年轻人演技也很好,做人也不错,我在生活当中就接触到过很多这样的孩子。当然,年轻人和老年人应该互相多交流。老的多向少的补充活力,少的也向老的学习经验。如果非要说演技的话,其实很简单,就是靠锻炼、靠更多实践。如果非要说学,我觉得年轻演员可以多学一些敬业精神和专业精神。”

  张铁林在三个人中是年纪最小的,所以两位哥哥都让着他。他坦言自己并不反感“讨论演技”这个话题,而且特别有话要说。“所谓‘技’就是经验。我回想一下我过去,再对比一下现在的年轻演员,我真的是不如他们。因为我们年轻的时候没有那么多机会。演戏和其他工作其实是一样的,经验多了自然而然就成了,所谓熟能生巧嘛!现在很多年轻人其实大部分是很努力的,他们需要的是更多的经历、阅历,才能更快地提高。”

  张国立最近虽然拍戏不多,但是工作量一点都不小。一会儿跑去主持综艺节目,一会儿又去排话剧,可谓“铁三角”中的工作狂。他对于舆论风向有着不小的意见。“前段时间媒体舆论都猛夸‘小鲜肉’,恨不得把所有的好词都用来形容他们。现在又开始指责他们不认真演戏,不够敬业。我觉得不能因为风向发生改变,我们就去指责这些年轻演员。我们虽然表演经验丰富,但是年纪大了,只能演老人了,年轻人要谁来演呢?”他直言:“说心里话,我们每个人都有年轻的时候,我年轻的时候肯定不如我现在的表演经验丰富,演技就是这么一个经验累积的过程。年轻演员的确是要好好磨炼自己,因为你们还年轻,有大把的时间、大把的机会、更多的前途。”

 

  任鸣:谁也不可能一下成为好演员

  ■独家专访   □本报记者 白鸽

  在排练休息室,记者采访了北京人民艺术剧院院长、国家一级导演任鸣,让他就表演艺术谈了谈自己的看法。

  任鸣认为,演员是一个很崇高的职业,并将其比喻成运动员。“我们过去常提到伟大的演员,例如梅兰芳、卓别林、于是之先生,我们对这些表演艺术家、对于表演艺术是心存敬畏的。演员一定是分高低的,我想各行各业都存在这样的分别,有好坏高低的差别,就看你怎么比较了。伟大的运动员也好,伟大的艺术家也好,他必须要有伟大的作品,有伟大的思想,有伟大的人格魅力。比如梅兰芳,不仅仅是因为梅派艺术而受人尊敬,还有他的那种人格魅力,他的爱国情怀。再比如我们人艺的演员于是之老师,他在《茶馆》里创作的人物足够经典。我记得于是之老师在晚年的时候,因为演出有忘词的现象,于是老师谢幕时就说:感谢观众的宽容。我觉得这么棒的演员,他心里头有观众,确实是在为观众服务,他这种境界,就是值得我们尊重的。”

  究竟演技能不能拿到台上比拼高低?任鸣给出了自己的答案,“演戏和体育竞赛又有一些区别,我们只能通过作品和作品之间去比较。比如《茶馆》这个作品是经典的,那么一般作品里的演员,和《茶馆》里的演员,那就是不一样的。我们只能通过作品评定这个演员是不是成功。我们导演在排戏的时候,当然是希望用好的演员。好的演员和一般的演员,一眼就能看出来。但是好演员肯定不是一下就成为好演员的,要经过无数的锻炼,无数的艰苦的创作,最后才一步一步成长为一个好演员的。包括梅兰芳、卓别林,他们以前演过多少个角色啊,谁也不是一步登天的。他要比一般的人更有天分,也更加地刻苦,再通过长久的训练,成为好演员就是必然的。只有比常人有天赋,比常人更努力,才能成为一个了不起的演员。”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