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热点图片

微型广播剧展现红色大历史

——北京交通广播FM103.9《红色传奇》系列微广播剧制作故事

作者:李雄峰  来源:  时间:2019-11-12

      今年国庆节前后,北京交通广播FM103.9分别在《行走天下》和《1039听天下》栏目里播出了一组以中国共产党建党直至新中国成立前后为实现中华民族独立、解放而斗争的故事为题材的系列微广播剧——《红色传奇》,节目短小精练,内容充满传奇色彩。节目以情景重现的方式,将人们带回到建党近百年与建立新中国70周年这一重大历史时期中党和国家所经历的一系列艰难与高光时刻。凭借一个个独立故事,展现历史发展进程中,共产党人的奋斗与治国才能。通过沉浸式的收听体验,使人们重温那些辉煌的历史片段,回味我党和新中国一步步走向辉煌的艰辛与不易,因而也吸引了广大听众的关注。
      日前,本报记者采访了北京交通广播FM103.9唐琼台长以及这部系列微广播剧的部分主创和制作人员,分享了整个创作过程中的心得,以及其中的幕后故事,深深感受到了广播人对于重大历史题材的把握能力,以及用心制作精致节目的工作热情与态度,同时,也了解到了一个优秀节目创作背后他们所付出的努力。

 

 

北京交通广播FM103.9台长《红色传奇》系列微广播剧策划唐琼:伴随式收听的节目特点就是润物无声
      唐琼台长向记者介绍说,FM103.9在北京拥有500万的听众,他们大多在路上听北京交通广播的节目。“我们一直强调FM103.9是做‘服务’的媒体,立足交通、服务出行。结合大多听众移动场景下收听的特点,跟大家聊一些和交通、和衣食住行相关的生活方式的话题,也有伴随性特别强,听来特别轻松有趣的知识类、故事类节目,1039听天下、徐徐道来话北京就是这样的节目。”
      2019年新中国成立70年,2021年建党100年,这样的历史节点,通过回望历史去重新审视历史定位、汲取前进力量显得尤为重要。唐琼台长说:“历史事实是严谨的、客观的,但历史中的人和事是生动、鲜活的,而且无论移动收听的听众也好、网络用户也好,现在都喜欢听快节奏、信息量大、有悬念的故事,所以《红色传奇》节目在策划之初就确定避免长篇累牍的讲述;避免平铺直叙、煽情说教,可以借鉴优秀影视剧的叙事形式和戏剧多样化的手段,设置大量悬念、频繁使用时空交错的‘交叉蒙太奇’形式,给人们早已耳熟能详的光辉的历史赋予新的表达活力。”
      “用‘微广播剧’的形式表达横跨百年的共产党的奋斗史是交通广播的一次创新尝试。伴随式收听的节目特点就是润物无声。”唐琼台长说,“《红色传奇》系列不仅会在交通广播利用节目空余空间‘插缝’播出,也在北京电台的新媒体平台‘听听FM’上设计专辑推送。对于习惯收听传统广播的听众而言,用等两个红灯的时间听一段并不枯燥的‘红色传奇’,可以受到潜移默化的感染和教育。”
      唐琼台长坦言,微剧也是剧——戏剧的精彩是有限的,历史和现实中的人和事才具有无限的力量。不过,她表示,尽北京交通广播自己的制作力量找听众喜闻乐见的主题和内容,继续做下去。“短短的故事不过是抛砖引玉,希望更多人能不仅活在当下,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还能对历史和现实永远保有好奇心、探索心、思考力,一定会从中获得信念和力量。”她说道。

 

《红色传奇》系列微广播剧监制 朱凌翔:让历史照亮现实是我们的初心

      说起“红色题材”“主旋律作品”,我们阅读过相关的书籍,也看过不少的影视作品,也听过小说、评书,以及中、长篇的广播剧,微广播剧应该是广播样式中的一种新的样态。作为为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迎接建党100周年策划创作的节目,《红色传奇》微广播剧的出现,让听众有了耳目一新之感。对此,作为这个“红色传奇”的命名者,朱凌翔表示,这样短小的“插件”放在不同的时间点上形成滚动播出,能够符合当前人们时间管理“碎片化”的特点,也满足了听众的收听体验。

      朱凌翔介绍说,节目内容通过选取在建党近百年及新中国成立70年来,极具代表性的历史事件,表现中国共产党人在众多历史重要节点进行抉择与奋斗的故事,内容覆盖近一百年来的多个历史时期。在具体的内容选择上,节目本着全方位多视角的态度,着重挑选党和国家发展历程中的高光时刻,既要展现领导人英明决策的风采,也要表现普通人在紧要关头的大义抉择。
      “别看这部系列微剧时长短,但是要求还是很高的。”朱凌翔说,“首先,要有完整的故事,并且又有很好的切口,一上来就能抓住听众的注意力;中间还要有高潮部分,并有一个完整的结尾。因此,在素材的选择上,我们也是挑选那些大家并不熟悉或者并不知晓的故事。从听众的反馈来看,他们认为微剧中的故事还是很有意思的,有的充满传奇色彩,有的充满揭秘性质……此外,大家也很能接受微剧这样的广播形式。”
      朱凌翔坦言:“让大家听一听这些历史上曾经发生过而我们有不曾知晓的事情,让历史照亮现实——通过历史故事,再印证现实的生活。这也是我们最初策划这个节目的初衷。”
      虽然这部系列剧是用广播、音响的方式来体现,但是文案工作是非常重要的。朱凌翔认为在节目的创作过程中,主创团队非常给力。每一集微剧只有五分钟,如果切口太大,肯定不行。因此,《红色传奇》每个故事的切入口都非常的抓人,一下子会让听众直接进入到用声音营造出的场景里。但是,为了实现这样的效果,有时候创作团队深夜还在相互沟通想法,很是辛苦。
      朱凌翔向记者分析了听众心理,一是有用,再就是有趣。“《红色传奇》不仅让听众增长了历史常识,同时,通过历史印证现实——我们今天遇到的问题,都能在历史中找到解答。这也是我们做节目的初心。”

 

《红色传奇》系列微广播剧制作人 程涵:让剧本里没有一句废话

      因为对广播剧情有独钟,程涵在广播剧的创作方面以及对广播听众的收听习惯和收听心理有着深入的探索和研究,“微广播剧的时长只有五到七分钟,它与普通二十多分钟的长剧相比,最大的区别就是——不能有废话。”程涵说着自己的创作体会,“要从小角度切入,反映出大场面,大历史。”
      作为这部系列作品的创作者之一,程涵表示,《红色传奇》之所以被广大听众尤其是年轻听众接受,成功之处在于抓住了听众的心理。“剧中有建党历史的曲折经历的故事,有红色特工谍战系列故事,有解放初期经济战系列故事,这些题材往往情节都比较紧张、刺激,听众的收听感受也比较爽。而在强调作品故事性和感染力的同时,我们也强调了立意要深刻高远。”她说。
      在探索广播剧创作的过程中,程涵发现,大部分微广播剧的表现方式都是平铺直叙地把故事讲完。“但是,微剧叙事是很难的——五分钟到七分钟的时间里,要把建党、建国如此宏大的历史场面、历史背景介绍清楚是很难的。”程涵说,“微剧最忌讳拖沓,所以,在创作剧本时,我们从细节上、悬念上、小角度上入手,抓住大家的兴趣点,在故事情节上、新意上下心思——广播剧没法儿充流量,只能在剧本上下功夫。”
      听过《红色传奇》系列微广播剧的听众会有这样的感觉:剧情紧凑,节奏很快。对此,程涵表示,创作中,自己运用最多的,就是从影视剧借鉴了交叉蒙太奇的手法。她说:“时间、场景的不停穿插变换,这样的剪辑方式,有效地避免了听众在收听时的走神与听不懂,同时,快节奏,也营造出了紧张的收听体验。此外,增加这样的节奏,还得有高招儿——那就是,我们的剧本里基本上没有一句废话。一集微剧,体量只有1300字至1500字,这中间,一旦多出现一两句废话,整个剧本就会变得拖沓。所以,我们尽量把该有的信息全都放在剧中人的日常对话中,这也是提高节奏的一个方法。”
      由此可见,微剧要展现大历史,能容纳多少信息量是一个难点。为了弥补这一难点,除了在剧本上下功夫,程涵还创新地在剧中增设了一个旁白。程涵介绍说,担任《红色传奇》系列微剧旁白的,是北京电台节目中心主持人赵亮——评书大师单田芳的入室弟子。“他的旁白看似串场,但这种方式不仅传递出剧中无法传递的信息,也让整个剧变得轻松起来。”程涵评价道,“红色剧,最怕严肃说教,过于严肃就拒听众于千里之外了。”
      《红色传奇》系列微广播剧中的故事,相互联系,又各自独立成篇,因此,每一个小故事,都有各自的中心。而最能体现中心思想的那句话,程涵却是用最自然的方式表现出来。“我不喜欢僵硬的说教,避免空洞地喊高大上的口号。而是在每个故事的最后,通过剧中人物的语言,很自然地把故事的立意传递给听众。看似平平淡淡,但是在这平平淡淡之间,我尽量让这种平淡有力度。”程涵说。

《红色传奇》系列微广播剧后期制作 闫乔锋:一部优秀的广播剧作品必须做到“1+1+1>3”

      负责《红色传奇》系列微广播剧后期制作的闫乔锋,虽然年轻,但却是一个非常有才华的小伙子,在广播剧的制作上也比较有经验。说起《红色传奇》的制作心得,小伙子还是非常谦逊地表示,语言是广播剧的骨骼和地基,如果剧本情节不精彩、演员表演不到位的话,后期制作下再大的功夫可能也无济于事。《红色传奇》系列微广播剧之所以在后期制作上有较大的发挥空间,得益于优良的剧本创作和演员表演为后期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红色传奇》制作期间,不巧赶上电台的大录音机房全部装修,无法进行多人同时录音,几乎所有角色都是在不同的录音环境下分别录制完成的。台内演员在电台的各个小机房分别录制,台外演员的录音则是在台外录音棚甚至自己家中完成的,使用的话筒型号也千差万别。因此,闫乔锋在最开始拿到的其实是支离破碎的、声场和音质完全不统一的语言录音素材,这是后期制作的一大障碍。
      为了扫清这一障碍。闫乔锋通过专业的软件,把全部语言录音进行统一的降噪、频响调整、声场匹配处理,使之听起来仿佛是在同一环境下用同种话筒录制的。并根据剧本,将支离破碎的语言按照正确的顺序、合理的节奏剪辑到一起,达到仿佛所有演员都是在同一环境下同时录制的效果。他向记者解释道:“换句话说,后期制作的第一步就是‘把话捋顺了’。”
      “如果说语言是骨骼,那么音乐就是血肉。”闫乔锋说,“《红色传奇》中运用的许多音乐,旋律听起来都很不‘主旋律’,但用好了都能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好音乐是语言情感的放大器,制作人员一定要选择能够让自己真正感动的音乐,如果我们连自己都无法感动,又如何指望听众能够在欣赏作品时产生情感共鸣呢?”
      广播剧本身没有画面,但后期制作者的心中绝不能没有画面,闫乔锋说,自己始终追求把广播剧做成“没有画面的电影”。“在阅读剧本、语言剪辑阶段,脑海中便有了对于每场戏发生的地点环境、季节特点、人物位置等方面的想象。一旦‘画面’有了,该选用哪些音效就不是问题了,接下来便可对号入座,将想象中‘画面’所涉及的音效一一罗列出来。”他说,“总之,成功的音效运用,听起来不应该是一系列离散的‘点’,而是完整立体的‘场’。”
      “在我看来,语言、音乐、音效是广播剧后期制作的三大要素,这三者之间相互依存、紧密相关。如果把每个要素都比喻成一个‘1’,那么一部优秀的广播剧作品,必须做到‘1+1+1>3’,连‘1+1+1=3’都是失败的。想要做到‘>3’,光靠耳朵恐怕是不够的,关键在于用脑、走心。”闫乔锋说。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