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热点图片

把艺术故事讲给世界听

————记北京广播电视台《对话艺术家》一周年

作者:胡熙铭 /文 孙贺田/部分摄影   来源:  时间:2019-11-19

     2018年11月1日,一个全新节目《对话艺术家》在《北京您早》亮相了。
     该节目和国家大剧院联合推出,在每周四《北京您早》栏目中以访谈+小片的形式呈现,时长在八分钟左右。以国家大剧院近期的重要演出为切入,请剧目的主创包括编剧、导演、作曲家以及主演等,与主持人一起聊剧目的创作灵感、亮点并加以点评,同时也聊聊嘉宾的艺术人生。
    《北京您早》是新闻栏目,《对话艺术家》则是访谈类节目,后者在前者中播出,看似奇怪,却取得了非常好的融合效果,很多观众一下喜欢上了《对话艺术家》,有人每期必看。《对话艺术家》很快成为《北京您早》中的一张名片。
    截至2019年11月,《对话艺术家》开播一周年。近日,本报记者对该节目进行了采访。

 

北京电视台社会新闻采访部主任袁朴

《对话艺术家》执行编导康露

《对话艺术家》主持人陆放

 

好看不仅仅是故事

《对话艺术家》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策划成立的?
它如何和艺术家对话,如何讲述艺术家的故事?

      在《北京您早》新闻栏目中,做一个文艺类访谈节目,是很少见,也很有挑战性的。
      为什么这样做?北京电视台社会新闻采访部主任袁朴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北京是全国的文化中心,就要承担起传承、传播文化的责任。我们非常想开拓出一些北京独有的、能够和北京电视台相匹配的节目。以前,我们也做了一些尝试,但感觉力度不够。艾冬云副总编督促我们步子要大一些,尽量多做一些探索。我们就把手中资源的反复梳理:北京在文化中心定位方面,除了高等教育、演艺演出、音乐市场之外,还有哪些机会呢?去年10月20日,北京市委书记蔡奇到国家大剧院调研。蔡书记关于‘坚定文化自信,让国家大剧院这颗艺术明珠更加璀璨’的讲话启发了我们。”
      截至2019年8月,国家大剧院共进行商业演出10188场。先后有800多家中外艺术院团、超过30万人次的中外艺术家登上大剧院的舞台。
      “在艾冬云副总编的大力促成下,我们很快和国家大剧院进行了接洽。我们认为之前那种短新闻的方式已不太适合需求,就策划了《对话艺术家》这个体量比较大的周播类节目。”袁朴表示:“希望通过这样的节目,不仅可以让观众全面了解近期剧目及创作背后的故事,同时通过嘉宾的精彩点评,反映出北京文化中心建设的繁荣发展。”

每一期节目和文化活动紧密结合
      《对话艺术家》创办的时候,正值歌剧《长征》即将迎来第六轮演出。
      歌剧《长征》英雄气质与浪漫色彩相交织的动人音乐,史诗性与时代感相融合的舞台呈现,让观众感受到了革命先烈为理想与信念不怕牺牲、不畏艰险的正能量精神。作为该剧作曲的印青,创作背后有什么故事?去年10月27日,《对话艺术家》采访了印青。
      在节目中,印青讲述了《长征》的创作历程。他重读了许多长征的传记、回忆录,重读了收藏多年的《中国工农红军歌曲选》,一个理念逐渐清晰:红军的文化是红色的文化,而红色文化源于一个特殊的红色基因,那就是爱国主义和英雄主义,即这部歌剧音乐中的灵魂。他大胆融入了浪漫主义风格,通过美声唱法与民族唱法的交融刻画出一个个长征战士的鲜明性格,通过西藏弦子、贵州民歌等民间音乐表现红军长征的进程,通过交响合唱等音乐形式表现红军长征的史诗性。
      《对话艺术家》执行编导康露告诉记者,“《对话艺术家》每一期节目和当时重要的文化活动、新闻点结合得比较紧密,这样不但能和《北京您早》的新闻性有机融合,更能以艺术家的最新动态吸引更多观众。”

挖掘艺术家不一样的故事
      国际芭坛巨星、被誉为“最美天鹅”的乌里安娜·洛帕特金娜,2017年退役。2019年7月,第五届北京国际芭蕾舞暨编舞比赛在国家大剧院举办,她作为评委被邀请来到北京。
      “翻开媒体的报道基本上千篇一律,都是对她艺术成就的报道。退役后的两年时间都在做什么?媒体关注的比较少。”康露通过整理分析之后,锁定了这一个新闻点。节目中,乌里安娜·洛帕特金娜讲述了她退役后又回到学校去学习的事,因为她很喜欢建筑设计,所以去学校学习画画,她也会设计一些舞蹈教室。这其实是她对芭蕾的艺术的追求,以另外一种形式延续。
      约夏·贝尔,享誉世界的小提琴演奏家。过去几年,他的身影几乎每年都会出现在国家大剧院的舞台。9月5日,在国家大剧院音乐厅,当贝尔手中的那把三百多年历史的名琴“胡伯曼—斯特拉迪瓦里”流淌出第一个音符时,许多观众陶醉了。
      2019年10月31日,《对话艺术家:约夏·贝尔》在《北京您早》播出。节目以约夏·贝尔和张艺谋合作的《金陵十三钗》切入。“在张艺谋导演的《金陵十三钗》中,音乐创作就是由他和陈其钢一起创作的。因为更多的人对于《金陵十三钗》更熟悉,这样引入可以很快拉近与观众的距离。”康露说。
      《对话艺术家》主持人姜华采访约夏·贝尔时,看到他正好把名琴带来了,灵机一动,“我们能否在现场看看这把琴?”
      就这样,这把超过300岁的名琴斯特拉迪瓦里出现在观众面前。

释放出艺术家的热情
      主持人陆放一年里曾对话了将近一半的艺术家。她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艺术家不仅是舞台上的“角儿”,也是生活中的发光体、正能量。“通过对话,我不仅了解了艺术家创作的理念和故事,也感受到了所有艺术家身上有一个共同特点,这就是对艺术的全身心投入。我能从他们眼神的光芒中看出热情,也通过谈话,看到他们不断超越自我、挑战自我的卓越品质。”
      魏海敏,京剧表演艺术家,梅葆玖先生的开门大弟子。她为什么从台湾来大陆学习京剧?这其中有一个故事。“魏海敏在台湾有一定名气,但是那时候,据她自己坦言对戏曲还没有那么热爱。直到有一天,她看到了梅葆玖先生在台湾的演出,觉得自己的世界像照进了一道光,她知道了什么才是她认同的艺术,什么才是好的艺术。由此她决定跟着梅葆玖到北京学京剧。后来她真的到北京拜师了。在对话时,她说要把以前的那些全部改掉,从零做起,跟着梅葆玖大师学。”陆放说:“我能感到那是多么难的一件事。就好像我们做播音主持的,现在让我们把发音方法全部改掉,可能我就不知道该如何站在台上了,太难了。但是魏海敏真的做到了。”
      阎维文,家喻户晓的男高音歌唱家,《长征》是他第一部歌剧作品。在《长征》中他饰演彭政委,有大小20多个唱段,对于他而言,这是前所未有的挑战。《对话艺术家》在阎维文排练的间隙,采访了他。节目中,阎维文讲述了自己演歌剧《长征》的故事:

      2016年接到这部戏,作为当了几十年兵的一名军人,一个艺术工作者,能在舞台上塑造一个红军指挥员的形象,第一感觉特别高兴,答应得特别痛快。“好!我演。”但接下来的一周我拿到剧本时在屋里试,发现20多个唱段要和别人配合,就越来越没信心,甚至想打退堂鼓了。我特别害怕唱了一辈子歌了,最后演的歌剧演砸了。更怕因为自己的闪失或做不好,影响整个剧的呈现。在排演过程中,许多人鼓励我,在磨合中我越来越有信心。就觉得条件那么艰苦红军都能克服一个又一个的困难,为什么自己不能克服眼前的这点挑战与困难呢?

      之后,阎维文就像一名“小学生”,每天到现场去练、反复体会,听取别人意见,最后终于完美呈现了彭政委的角色。
      “我看了现场演出,非常感动,阎老师的表演无可挑剔。我既被这部歌剧优美的旋律打动,也被阎老师不怕困难、勇于超越自己的精神所感动!”陆放说。

追寻在不确定中成长

      和艺术家对话,并不容易,尤其是艺术家时间都很紧张,一些艺术家还是外国人,如何在最短的时间中探寻到他们的内心呢?

      说起一年里《对话艺术家》的故事,康露滔滔不绝。一年前,她是一个记者;一年过去,她成了一个节目的执行编导,能够操作有深度广度的访谈类节目。
      “国家大剧院会把近期演出的艺术家推荐给我们,我们根据受众需求、嘉宾特点和演出亮点等综合来考虑确定艺术家的名单。国外的艺术家时间安排得非常紧,到国内演出时日程是以小时计算的。太多的时候,团队都在等,就等对方的一句话。当然如果能采访到机会也是非常难得的。”
      “国家大剧院会有一些艺术盛会,全世界的艺术家都会来,这时候我们会集中采访。”比如:2019年6月,世界剧院北京论坛在北京举行。《对话艺术家》就在一天的时间里连续采访了三位艺术家:英国皇家歌剧院的科马克·西姆斯、德国柏林歌剧基金会总经理乔治·费尔特哈勒、斯卡拉歌剧院首席执行官兼艺术总监亚力山大·佩雷拉。

面对不确定的临机应变
      对话类栏目,要想讲出好故事,让观众爱看,都需要一个和对话嘉宾熟悉的过程:能不能沟通,以什么方式沟通,语言表述是什么样的、心情状态怎么样,都需要了解。但大多艺术家时间太紧,没有提前了解沟通的时间,往往一坐下来,“您好,”就开始了。
     “我们只能通过网上的视频和采访简单了解一下他们。有时给我们的采访时间很短,也就15、20分钟,嘉宾很难一下进入状态。”
      主持人陆放向记者回忆了对话芭蕾舞演员谭元元的经过。“见到谭元元时,我就发现她很疲惫。她刚从国外回来还在倒时差,马上要去排练,我们也没时间提前沟通,所以刚开始的对话完全没有进入状态。再继续按照原来计划问下去,‘就会竹篮打水’了。怎么办?”陆放当即决定改变采访问题。“我当时也没有预案,但根据之前了解到的关于她的经历,我有几个问题特别想和她沟通。就很快转换访谈节奏,用朋友聊天的形式和她聊。”

      陆放话题一转:“我小时候也喜欢舞蹈,有一个梦想想当舞蹈家,但是梦想破灭了。因为我妈妈说这个行业又辛苦还出不来人。坚决反对。”

      听到这里,谭元元立刻改变了之前的状态,回答说:“你妈妈的判断太对了。就是这样的。”由此,对话顺利引出了她自己舞蹈生涯的故事。

      “这一次对话让我印象深刻。我明白了,现场采访真诚的态度容易得到反应,真实想法的交流能够产生共鸣。”陆放表示。
      《对话艺术家》节目组也在不断总结经验,主持人和导演基本达成一个共识,在访谈前设定一些问题,这些问题是观众想知道、艺术家又愿意谈的话题,但一切以现场为主,根据时长、对方的思路和状态等随时进行调整。“有的嘉宾特别快就能进入状态,此时就不能放弃时机。”身为主持人,陆放也会到现场去探访,了解艺术家们的台前幕后,去排演厅看艺术家排练,有时候拍摄一些幕后画面呈献给观众,把这些幕后穿插在节目中,可以带给观众更直观的感受,让节目形式更加多彩、丰满。

面对难题的完美解决
      一个新节目的问世,总是面临着这样那样的难题。
      “首先是资金的问题。访谈类的节目和常规新闻两三分钟是不一样的,投入非常多。”袁朴坦言:“最大的困难,是一种理念上沟通的困难。”
      袁朴告诉记者,和国家大剧院合作,是因为大剧院最能体现首都气魄和视野,是一个集纳各方精粹的高端演出场所,最能展现首都文化市场的繁荣。每年国内各大高端演出乐团、国际的高端演出院团,名人名家非常多。但也恰恰是因为有这种特质,就带来了一些挑战。节目中一大半涉及到国际乐团,包括一些名家。访谈不是简单的新闻采访,需要深入了解对方的行业背景、个人背景,但由于会牵涉到许多专业术语和专业背景的描述,语言、特别是文化背景的差异,给沟通带来了很大困难,需要提前做很多的功课。“每一次都是通过他的经纪人、团队反复信件沟通、电邮沟通。”
      在《对话艺术家 芭蕾舞家 乌里安娜·洛帕特金娜》那一期里,嘉宾说的是俄罗斯语,大剧院给节目请了一位翻译,嘉宾当时每个问题都回答的很长,但时间有限,翻译现场仅翻译了大意,不能完整呈现,怎么办?
      “访谈结束后,翻译又将洛帕特金娜的话全部翻译成文字。但如果只是纯粹的俄语+字幕观众会看得很累。”于是康露决定自己配音,同时也用洛帕特金娜现场的声音。“其实访谈现场,我就被艺术家的气质和内涵所吸引,同时这位艺术家的经历也让我很感动。即使访谈结束了,我仍然清晰记住了她在现场说话的语气、神态、表情。所以在给她配每一句话时,脑海里都出现她在接受访谈时的场景,尽量让配音和她保持一个状态。” 
      虽然乌里安娜·洛帕特金娜的话只有几分钟,但康露配了许多遍。“9月9日一上午都在给女神配音,说了多少遍我都数不清了,但愿能够呈现温柔、坚毅的她。”

变化以新意吸引观众
      如何将对话类的访谈做得轻松,如何让一些深奥的艺术语言能让观众理解,节目做了很多的尝试。

      自《对话艺术家》去年11月1日播出以来,北京电视台主持人聂一菁、姜华、王业、国培源、赵彬彬、陆放、邬晔纬、李杨薇先后采访了54位艺术家。国家大剧院音乐艺术总监、指挥家吕嘉也作为嘉宾主持参与了两期对话,分别对话英国指挥家西蒙·拉特和奥地利指挥家弗朗茨·威尔瑟·莫斯特。
      “这也是一种新的尝试。吕嘉是指挥家,两位嘉宾也是指挥家,主持人和嘉宾曾经是老友,他们有共同的小故事,有共同在一个地方演出过的经历,所以嘉宾比较放松,双方聊得更透彻更能引起共鸣。”康露说,“那两期节目反响挺好的。以后我们还会做新的尝试,比如:一个主持人对话两个艺术家。”
      对话类的访谈容易让观众看着疲惫。但看过节目的观众会发现,许多期《对话艺术家》其实很轻松。10月10日播出的《对话指挥家西蒙·拉特》就是一个例子。
      “整个采访时间虽然不长,但嘉宾回答的都是有效信息,中间插入一些小片和演出视频,对于人物的介绍,既让不认识他的观众了解了他,也让认识他的人看到了他更多的闪光点。”康露告诉记者:“这期节目节奏感很强,中间穿插画面、介绍,镜头捕捉嘉宾有趣的表情,会让节目比较轻松。国家大剧院的微信公号上也发布了这一期节目。”
      观众王女士的话印证了康露的观点。王女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国家大剧院的演出,我去看了几次,发现有的艺术真的欣赏不来。凡俗之人和高雅艺术是有鸿沟的。但《对话艺术家》这档节目却拉近了我们普通听众和高雅艺术之间的距离。实话说,我之前根本不知道西蒙·拉特,是因为看了这期节目我才了解了他。他在台上比较严肃,台下却很平和可爱。”
      事实上,《对话艺术家》节目组一直在尝试通过节目把艺术家、观众连接在一起。“结合当期的演出和对艺术家的访谈,我们会提前对观众进行现场的采访。大部分来看演出的都是这位艺术家的粉丝,采访这些粉丝,收集这些粉丝对嘉宾的问题,做成小片,对话时就把观众的问题给嘉宾看。”5月14日,对话《采珠人》导演维姆·文德斯,《对话艺术家》也首次尝试有粉丝在现场的对话,“文德斯首次跨界执导歌剧的话题访谈,一次对话用了8张卡!”
      此外《对话艺术家》节目的拍摄场地和手法,也让节目呈现变化,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颇为符合《北京您早》的都市新闻风格。
      大部分拍摄现场都在国家大剧院的大师俱乐部。那里布局非常精美且温馨,不仅有沙发茶几,墙上还挂满了登台过大剧院的殿堂级艺术家的照片。有时候也会去北京嘉宾的一些院团拍摄,比如:杨立新那一期去的是人艺,拍北京河北梆子剧团团长王洪玲,去的是北京河北梆子剧团。”

 

 

 

未来让艺术普及
播出一年,《对话艺术家》收视率如何?观众喜欢它吗?

      《对话艺术家》播出一年多了,对《北京您早》收视率影响如何?
      “每档栏目都有自己的收视需求,我们曾想过这样的高端节目会否拉低《北京您早》的收视率,但我们发现,收视率并没有拉低,还有稳定上升,这说明北京的受众还是热爱高雅艺术的。”袁朴坦言:“只要看几期《对话艺术家》,就会对其产生浓厚的兴趣。我们相信,只要持之以恒地做下去,肯定会引导影响更多受众,引起他们的兴趣点、提高观众对高端艺术的接受度。”
      而随着更多的人喜欢这个节目,也对节目组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媒体融合发展是大势所趋,北京广播电视台融媒体中心也正在紧锣密鼓地推进。下一步,《对话艺术家》将在融媒体建设方面寻找突破点,力争通过多平台多渠道的信息发布,搭建媒体、受众、艺术家、演艺场所、观众之间的多元互动桥梁。特别是寻找电视端与北京时间等移动端APP的良好合作方式,力争实现全程、全员、全息、全效覆盖,为艺术家、演艺平台和艺术爱好者构建一个良好环境,逐渐普及高雅艺术,为北京文化中心建设尽一份力。”

 

【后记】

      艺术是文明,需要传播与传承;艺术是能量,它能传递,有生命。一年过去,《对话艺术家》已经播出54期。一种情怀正在中国的艺术家中流传——把中国的艺术故事讲给世界听;一种精神正在通过《对话艺术家》凝聚——持之以恒的坚守和热爱,是通往成功的通行证;一种力量正在走进千家万户——艺术改变着生活,也影响了心灵。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