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热点图片

专访北京广播电视台主持人、 记者,谈和母亲的故事——我跟妈妈是闺蜜

——

作者:  来源:  时间:2018-05-14

  5月13日是母亲节,母亲啊,这天是您特有的节日,是儿女向您致敬的日子。 罗曼·罗兰称母爱是一团巨大的火焰。雨果说:“慈母的胳膊是由爱构成的,孩子睡在里面怎能不香甜?” 当我们小的时候,母亲是慈母,在我们长大后,母亲啊,我们多希望您不会变老,永远年轻。 2018年母亲节将到,本报专访数名北京广播电视台的女性主持人、记者,她们讲述了和母亲的故事。在她们的生活中,母亲没有变老,仍然年轻漂亮,和她们如好友似闺密。 记者田洋总是和母亲手拉手上街,“我妈妈现在被我惯的跟小朋友似的。” 主持人楚函说,在家里,她和妈妈常常相互卖萌。主持人雅淇说:“妈妈是我的偶像,我是妈妈的造型顾问。” 在主持人陈赛眼里,妈妈是一个很潮的母亲,“我妈和我各个阶段所有的好朋友,都有微信。她会网购,会玩抖音。” 借这些甜蜜的故事,我们向所有的母亲问好,感谢妈妈带给我们生命并给予我们一生的温暖。

  

  楚函:我和妈妈之间没有秘密

  “我和我妈一起逛街、一起旅行,相互给对方挑选衣服,我给我妈推荐美颜相机、美容秘籍,从小到大谈恋爱之类的事都会告诉我妈,她心里有什么烦心事儿、遇到了什么问题也都跟我讲,我给她出主意……”北京电台主持人楚函说,她和妈妈就像闺蜜,母女间无话不谈,没有秘密。

  性这样的话题都可以跟妈妈讨论

  小的时候,楚函就有什么话都愿意跟妈妈说。“初中的时候学生理卫生课,我们开始接触性这个话题,同学们之间隐隐的会有一些这方面的交流。我回家后第一时间就跟我妈说了,我妈问我对这个事情是怎么看的,我就用很学术的观点跟我妈进行探讨。她说,女孩子要了解这方面的知识,另一方面要懂得保护自己。她发现我对这个问题的认知是很健康的,所以她觉得很放心……”对这种敏感话题,很多孩子一般都有所顾忌,不愿或不好意思和父母交流,楚函却希望和父母、尤其是妈妈分享任何事情,因为她和父母的亲子关系很亲密。  “其实,我妈对我管得很严,比如6点20放学,从学校到家走10分钟,那我6点半必须到家。”楚函坦言,她被管习惯了,但没觉得不舒服,和妈妈的交流没有障碍和隔阂,什么事儿都跟妈妈说,  “像性这样的话题我都可以跟我妈讨论,没有什么话我是不能跟她说的,长大了以后也是这样。” 楚函介绍,她家的家庭氛围特好,父母很善于倾听,非常关注她的成长。“父母对我的一举一动,包括比较细微的情感变化都很重视,比如说我今天回来特高兴,他们就会问我,是不是在学校遇到开心的事儿啦?如果情绪不对了,就慢慢引导我说出来。他们不会告诉我这个事情我做的对不对或者是否妥当,只是帮我分析事件的成因、帮我想接下来该怎么做、解决的办法,所以我愿意和他们倾诉,而且每次聊完了以后我都会如释重负。他们给我的反馈就是没什么大不了啊,所以我也就会放下……”楚函说,家就是充电站,有时感觉自己快没电了,但回到家和父母说说话,又会感到充满了能量。

  生活中妈妈的烦恼也会跟女儿讲

  人在成长过程中面临很多次选择,比如高考时填报志愿、是否要出国留学等,但不管楚函做出什么选择,她的妈妈都会全力支持她。“小时候我的理想就是当主持人,所以高考时我想报传媒,但我爸认为我学习成绩好,反对我艺考。而我妈特别支持我,觉得我有理想就应该去追求。”楚函在中国传媒大学学的是编导(这个专业的录取分数高),但对话筒的向往让她还是想转往主持人行业,她的妈妈一如既往地支持她参加各种实习、主持比赛,“我为此付出了很多努力,但过程并不是一帆风顺的,因为毕竟我不是学播音主持专业的。”对理想坚持不懈并最终实现了当主持人的梦,楚函直言,“我觉得我爸妈,尤其是我妈对我的支持很重要。” 工作以后,楚函曾有过出国留学的想法,“我妈像朋友一样倾听我的初衷,这么做的理由以及未来的规划……她认可我的想法,就会支持我,她相信我有这个能力。” 反过来,生活中妈妈心里有什么事儿,遇到什么困难、烦恼也会跟楚函讲,楚函就会帮妈妈出主意。“现阶段我妈遇到的问题就是更年期表现出来的一些症状,比如瞬间脾气变得不好了,突然间特别想哭。我妈会跟我讲她身体、情绪上的变化,虽然我无法体会她的感受,但我很理解她,也很感激她,因为我妈在我面前总是尽量控制自己的情绪。”

  楚函说,她和母亲之所以这样亲密无间是因为她家特别民主,“我和父母的关系是平等的,不像有的母亲总是高高在上,觉得女儿就应该听从自己的。我和我妈、我爸真的就像朋友一样……”楚函透露,在家里,她和妈妈有时还相互卖萌,有的时候她也会叫妈妈的小名。“有人说过我妈和我是姐俩,我妈听了特别高兴,因为这说明她年轻啊!”楚函笑着说,“我妈年轻的时候跟我的身材差不多,她当年的衣服有的我还能穿。每次我穿她的衣服回到家,她就会问有没有人说这件衣服好看呀?我说确实有。她就接着问,你有没有跟他说这是我妈妈年轻时穿的衣服?我说我说了,她就特开心,觉得很骄傲。” 当然,楚函也很尊重父母,“我越长大越发觉得他们有很多值得我学习的人生经历。”楚函说,以前她有时间就会带父母出去旅行,但这两年明显感觉到父母老了,他们的体力跟不上了,让她心里有点难受 ,“这种感觉会反作用于我,让我有一种动力要赶快成长起来。”

  

  陈赛: 我的妈妈是“超人”

  上个月,记者在北京电视台主持人陈赛的朋友圈看到了一张全家福,是陈赛给母亲过生日的画面。问及此,陈赛坦言,“这一次母亲六十大寿,我是录完节目火急火燎地赶到南站坐车回的家。到家的时候我爸我妈已经安排了和我姑姑吃晚饭,计划内也没有我,因为之前我也没法确定行程。然后第二天第三天他们还安排了和同事同学聚会。这一点反而让我挺有感触的,就是我发现他们对我的依赖度并不高,这让我挺欣慰的。”

  妈妈很新潮 会网购会玩抖音

  在陈赛眼里,妈妈是一个很潮的母亲,“我妈和我各个阶段所有的好朋友,都有微信。我经常看到我的同事或者师弟朋友圈,有我妈的留言。可能是因为她在培训学校总是和学生打交道,所以她的思想非常年轻化。她会网购,会玩抖音,甚至比我还要超前。我爸喜欢的偶像是周冬雨和李易峰,我妈特别喜欢王凯,还有很多他们喜欢的年轻代演员我都不认识。有时候我认为互联网改变的不是我们这一代,而是革新了他们的生活方式,我觉得爸爸妈妈这一代人接受新鲜事物非常快。”

  性格像妈妈 生活中是女汉子

  生活中,陈赛坦言,自己和妈妈的性格很像,“我和我妈性格都挺烈的,比较容易急。生活中,我妈不会给我讲很多道理,她对我的影响是潜移默化的。我记得读研究生的时候,租的房子需要换暖气管道,我需要搬家,那会儿我也没有车,我妈就像一个女汉子,她把我所有的东西,一点一点帮我运到学校。后来我毕业又搬了一次家,我妈买了一个两轮桌子,因为出租车放不下,居然从朝阳大悦城一直拖到了珠江绿洲,到现在我也不敢相信。她是一个挺酷的人,第一份工作是铁路列车员,后来还开过大车,银行干过业务,保险公司也尝试过。反正我妈不是一个能闲下来的人,她一定要有事儿干。我妈比我爸大四岁,我们家基本所有的事情都是我妈来搞定,什么换灯泡,修水管,她都可以自己完成。记得有一年过节,我们一家人去饭店吃饭,回来的时候拎了一个很大的礼盒。我妈抱了一路,快到家门口的时候,我爸主动请缨帮忙,把礼盒抱过来了,我妈当时就拆穿了他,一定是怕邻居看到。其实我小时候算被父母娇惯长大的,很少收拾屋子,挺懒的。我妈经常说,我们家阳台门口如果放了一个板凳,我和我爸都是迈过去的,只有等她走到那凳子才会被挪走。但是最近几年,我忽然发现我也变成了一个女汉子,跟我妈特别像。现在,我搬家可以自己搞定,然后我可以自己换掉我们家所有的灯,买的各种家电、桌椅,都是我自己装的。”

  小时候经常挨打 妈妈学过武术

  谈到自己的母亲,陈赛表示,“我妈小时候体弱多病,所以我姥爷让她从小就学武术。我记得我小时候,她白天是在银行上班,晚上是在少年宫教武术。我妈脾气很暴躁,我小时候经常挨打,所以我一直特别怕她。但是我和我妈性格挺像的,性子都比较烈,比较容易急。” 读书时期,陈赛基本没有让母亲操心,她坦言,“我记得上小学之前,爸妈都特别忙,我基本处于没什么人管的状态。但是好在我的成绩还比较让人放心,我们学校高二就全部学完了课程,提前做高三模拟考试的题。我记得当时我的数学老师问我,要考的学校需要多少分,我说有个师哥考上了,不加数学360分。然后老师说,那你可以回家睡觉了。我没有参加艺考,因为高二暑假参加了一个比赛,考传媒大学专业课就免试了。所以我的高三过的很轻松,我这个人B型血,比较自由散漫,记得有一天下午逃课,跟我同学一块去看电影,结果路上还碰上我妈了,我的天啊,当时我觉得那条小路特别长。我就赶紧跟我同学说,一会儿你就说你肚子疼,我是送你去医院。现在回想,当时我妈一定识破我了,但是她当时没有拆穿我。我觉得那段时间,她对我挺宽容的。”

  

  雅淇: 我和妈妈像姐妹般亲密

  北京卫视《养生堂》节目主持人雅淇,是一位靓丽的朝鲜族姑娘,在她的眼中,妈妈李明淑无所不能,学霸、运动健将、贤妻良母……堪称完美。谈起和妈妈的关系,雅淇用“亦师亦友”来形容,在她人生几次重大选择的背后都有妈妈的指引,而两人也是可以一起逛街买衣服、美甲做头发的好“闺蜜”。

  妈妈是我的偶像,我是妈妈的造型顾问

  温柔贤惠、吃苦耐劳、尊敬长辈是朝鲜族女性在大众眼里的传统印象,雅淇的妈妈李明淑就是这样一位好妻子、好儿媳、好妈妈。“我们家在黑龙江佳木斯是五好家庭,我爸爸以前工作特别忙,一年365天,300天都在外面,全靠我妈妈照顾我的爷爷奶奶。我奶奶去世的时候100岁,去世之前她还跟我妈说,只要你在我身边就行了,对我妈妈的评价特别高。从小我妈妈就对我说,没有爷爷奶奶就没有你的爸爸,更没有我们,她永远会把这样的话挂在嘴边。妈妈做的一切我都看在眼里,她用自己的言行教会了我与人为善、懂得感恩。” 贤惠的妈妈从小就注重培养雅淇的动手能力,“小学四五年级的时候我妈就让我做饭、洗碗,让我钩椅垫,还让我织毛衣,我妈说她像我那么大的时候都会做棉裤了。我妈妈的手特别巧,我大概7岁的时候,住在平房,一个姐姐的爸爸是上海知青,从上海给她买了一条好漂亮的红色连衣裙,我们那里都买不到。我妈照着那条连衣裙画了幅图,没两天就给我做了一条一模一样的,那件事我印象特别深,觉得她太厉害了,没有什么是搞不定的。” “超人”妈妈是雅淇的偶像,而她则是妈妈的造型顾问。“我会帮我妈打扮,在这方面她挺听我的。上初中的时候我就建议她穿当时特别流行的喇叭裤,还陪她一起去买。出国旅游的时候,我们经常一起逛街买衣服。平时有空我们会摆出来一大堆衣服和饰品,来回地搭,她给我看,我给她看,我会告诉她这样的衣服要配这样的鞋、这样的包包,她挺认可我的品位的,我建议她加一个胸针,她马上戴一个胸针,我说这双鞋不好,换一双黑的,她马上就换。我们还经常一起美发、美容、美甲,边按摩边聊天,做完看到自己变漂亮了,我妈会特别开心,只要她开心我就觉得很开心、很幸福,我们就像姐妹一样亲密。”

  妈妈是我的“军师”,她的一句话让我做出择业选择

  身为闺蜜,不仅能一起逛街,还要在关键时刻帮着拿主意。不论是上学还是择业,妈妈的意见都给了雅淇很大的帮助。“当年我曾经想过去学唱歌跳舞,但是我妈妈建议我学播音主持,她说:你看这舞台上,会有很多人去唱歌,很多人去跳舞,但是台上的主持人只有一两个,要做就做这样的人。我觉得妈妈的话很有道理,于是报考了当时的广院播音系。大学毕业前夕,又是妈妈帮我做出了人生一个重要的选择。当时我已经联系好了凤凰卫视的深圳凤凰会馆,准备去那里工作。妈妈来北京帮我收拾东西,我们俩一起吃炸酱面的时候,我的同学给我打电话,说北京电视台青少频道有一个节目招聘主持人,问我愿不愿意去试试。我的第一反应是不去,我说我要去深圳。一旁的妈妈听到了,说你为什么不去,如果能留在北京多好呀。于是我就听妈妈的建议去试了镜,并且顺利通过,成为了《七色光》的主持人。如果当时接电话的时候我没有跟我妈在一起,我肯定不会去试镜的,那我的生活就跟现在完全不一样了。” 妈妈是雅淇的坚强后盾,一直陪在她身边,帮她照顾女儿,帮她打理生活。对于妈妈的付出,雅淇一点一滴都记在心里,“我做事情都会征求妈妈的意见,我妈总是说:没事儿,全力以赴支持你,你什么都不要想,努力工作吧。母亲节我有太多的话想跟妈妈说,千言万语浓缩成四个字:您辛苦了!”

  

  田洋: 我是妈妈的贴身保镖

  采访田洋的时候,她刚刚陪着妈妈从丹东写生回来,言谈中流露出心满意足的“高温”。作为一名在《法治进行时》工作了十余年的一线记者,休假格外难得和珍贵。“我每周工作六天,休息一天,24小时都会和妈妈在一起。年假就更不用说了,这次我们去了丹东,妈妈喜欢画画,我陪她去写生,另外还泡了温泉,妈妈有点风湿,听说泡温泉能够缓解。”田洋说,自己最幸福的事情就是能陪在妈妈身边,当她的“贴身保镖”。

  妈妈是女儿事业上最有力的后援团

  1980年出生的田洋大学一毕业就来到了北京电视台,算起来工作也有十多年。不过,刚工作那会儿,她没敢告诉爸妈自己是在《法治进行时》工作。“我是东北人,从上大学开始,就没在父母身边。但我家有个习惯,每天通电话。刚来《法治进行时》的时候,我不敢告诉他们。有时打电话跟他们说我已经下班了。其实,我正和警察在一线蹲守呢。跑法治的记者和其他记者不太一样,工作中会有危险和意外,我怕他们担心。” 后来,父母来到北京看望女儿,田洋自知瞒不住了,也只好说了实话。没想到妈妈特别支持女儿的选择,并成为了她最强有力的后援团。“我妈妈特别为我骄傲,她认为女儿很勇敢,能够有机会把这些真实的事件都记录下来。”也是从那天起,田洋的妈妈每天都会按时收看《法治进行时》,十几年下来她已然成了半个“专家”。“我每天回家,我妈妈会点评今天的节目,对我的工作也有很大帮助。”在妈妈的支持下,田洋的年发稿量在栏目组连续七年排名冠军,年年被评为优秀员工。

  母女逛街都要手拉手

  田洋的妈妈今年70多岁了,每天在女儿的呵护下“茁壮成长”。这话说的并没毛病。用田洋自己的话说:“我小时候,我妈天天管着我。现在完全反过来了,她每天无论去哪儿,我都要全程实时监控。没办法,我妈妈现在被我惯的跟小朋友似的。” 其实,田洋对妈妈的爱并不是简单的呵护,而是有智慧含金量的。“我20多岁的时候认为,发工资给妈妈买点礼物就是最好的孝顺。那会儿也觉得很满足,但随着年纪的增长,我发现对于妈妈来说,其实陪伴才是最最重要的,这比给她买贵重礼物都更让她开心快乐。比如母亲节,我没有买礼物给妈妈,就是陪她出去玩玩,哪怕就是逛吃逛吃,她也特别高兴。这才是妈妈最想要的。”田洋说,自己平时工作很忙。每周只休息一天,也全部都用来和妈妈在一起。 田洋母女俩上街也会经常手拉手,组里的同事也都被甜    。“我妈妈其实身体也不是很好,爸爸工作又忙,我俩就是互相照顾对方的生活起居。组里所有人都知道我和妈妈特别腻,甚至看到我俩手拉手都会奇怪。但我就是这么无原则地爱着我的妈妈,所有事情我全听她的。比如什么时候出去玩,去哪儿玩,怎么去,全都听她的。即便我心里知道妈妈选择的有问题,也完全没所谓。我从来不怨她,一切都顺着。”在这份爱中,田洋同样是享受者。

  妈妈当画家,女儿当保镖

  田洋的妈妈原来在机关工作。退休后,她一边照顾女儿生活,一边开始学习绘画。在画画这件事上,母女俩还挺互补,女儿是童子军,从小学习专业绘画,而妈妈是半路出家,进步神速超过女儿。平时,妈妈的业余时间大部分都花在绘画上,女儿下班回来一边点评一边欣赏。“我妈妈从国画开始学,通过这些年的努力,她现在水平已经很高了。我手机里存了很多妈妈的作品,累了就翻出来看看。我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帮妈妈举办一场个人画展。”田洋说,妈妈通过绘画也改变了很多。“她原来性子比较急,学了画画之后,她更加专注和安心地去做一件事,脾气秉性都有很大的变化。我最爱我家的美女画家。” 平时,妈妈会去郊区参加写生,或者去参加笔会,和朋友们交流心得。田洋雷打不动肯定陪伴左右。“我妈妈身体不好,写生得爬山,笔会也得出去。所以只要她有活动,我必须是寸步不离,保持方圆半米之内,当个贴身保镖。我甚至和我妈妈说,上班我是个记者,下班我就是你的经纪人。”今年田洋生日那天,妈妈说要去看北京全貌。母女俩就直奔景山公园。没想到爬到半山腰,妈妈爬不动了,心脏也不舒服。为了不让妈妈遗憾而归,田洋愣是背着妈妈一直爬到了山顶。当时很多游客都为田洋鼓掌,还问妈妈怎么培养出这么好的儿子?后来才知道,原来是个女儿。

  最紧张妈妈不接电话

  作为一名常年奋战在公安一线的法制记者,田洋在工作中接触到了太多老年人被骗的案例。“在这方面我妈妈比我还有经验,因为她长年观看《法治进行时》,所以身边有朋友一旦陷入,她就去主动拆穿骗局,特别有正义感。” 让田洋最牵挂的并不是妈妈被骗,而是她的身体状况。“我在节目中做过太多老年人独自在家出现意外的事件。很多时候老人在家里会遇到意想不到的危险,这时哪怕就一个电话,也没准儿能化险为夷。我妈妈有心脏病,平时身体不太好,所以我最怕她不接我电话。我的同事都知道,只要是我妈妈没接我电话,我什么事情都做不下去,必须马上回家。我很不解那些不善待自己父母的人,他们有时候一周都不回去看看老人,甚至连一个电话都没有。也有很多人不理解我,但对我来说,妈妈只有一个。” 田洋说,从小到大,妈妈做过很多让她很感动的事情。“最让我感动的就是妈妈也是个特别孝顺的人,她对我姥姥特别好,甚至姥姥如今已经不在了,妈妈心里还是无时无刻不在想念着她。这种爱也在影响着我。爱是一种血流,控制不了。有时妈妈犯了错,我真想严厉的批评她,可是看着她知错的小眼神,我又不忍心。”

其他更多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