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热点图片

《归去来》外话留学

——

作者:刘颖、陈文、白鸽、李雄峰  来源:  时间:2018-05-29

  

  《归去来兮辞》是文学家陶渊明创作的抒情小赋,是一篇脱离仕途回归田园的宣言,寄托了他回归本真的生活理想。而这份“回归”的执着穿越时空打动了导演刘江及其创作团队,他们将目光锁定在了新一代出国留学生的身上,在新作《归去来》中用细腻的笔触描绘出了这群年轻人回归内心理想的真实故事。用刘江的话说:“《归去来》这个剧名就是回归的意思,它包含了内心的回归,价值观的回归,亲情的回归。” 电视剧《归去来》在北京卫视播出后,收视率一直稳居榜首。更为难得的是,该剧的播出引发了广大百姓,尤其是家有留学生的观众热议。为此,本报围绕着“留学生归来”的话题进行了一系列策划采访。记者首先采访了该剧主创,了解这部“冠军剧”从筹备创作到问世播出的两年间,台前幕后不少鲜为人知的故事。而后,带着很多即将选择留学道路的学生和家长的问题,记者专访了北京电视台专业制作留学节目的资深电视人以及北京电台主持人,请她们给出最专业和翔实的留学建议。最后,两位年轻人向记者讲述了他们留学以及回国创业所经历的真实心路历程。 围绕“留学”话题当然远远不止这几个层面。“归去来”的命题对每个人来说都有不同的答案。

  

  话留学之幕后篇

  创作初衷 “留学生的成长会面临更大的阵痛”

  同样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文学系剧作专业,同样对青年人题材尤为擅长,同样都有颗精致女人心的高璇和任宝茹,是一对编剧界的黄金搭档。两人共同创作的《别了温哥华》《我的青春谁做主》《婚姻保卫战》都是观众耳熟能详的剧作。说到《归去来》的创作初衷,两人异口同声提到了大师兄——导演刘江。高璇说:“2014年,刘江导演就跟我们俩约稿。我们都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他一直都是我们喜欢的导演。其实,我和任宝茹对于海外留学题材一直都很有兴趣,现在很多中国学生都选择出国留学。他们已经引领了时代潮流,这个题材具有着很大的普遍性。没想到在和刘江导演说完想法后,我们只花了十分钟就一起架构好了故事,设置完了人物设置。” 高璇坦言,本来想写一个移民题材,但是在那次商讨之后,大家一起把主题转移到了留学生身上。“我们身边越来越多的朋友都有孩子,都在面临着留学问题。在这些留学生身上有着多重主题,有成长的,有奋斗的。在留学过程中,他们要面对陌生的环境,还有对于未来如何选择的纠结。总之,比起在国内的孩子,留学生们会面临更大的阵痛。”

  另一位编剧任宝茹则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待留学生问题。“这些在海外的留学生,家里的经济状况都不是很差。所以通过海外留学生的未来选择,也会折射出中国社会当下的情况。这个题材有着很大的普遍性,涉及人数众多。” 准确把握年轻人心态,是两位编剧最大的强项。但是为了能够更真实展现留学生的生存状况,在创作之初,两位编剧和导演特意来到美国,对当地留学生进行一线采访。任宝茹告诉记者:“我们之前在新闻报道上也了解了很多相关信息。《归去来》的制片方特别认真,特意安排了将近四十天让我们赴美去采访。我们走访了洛杉矶、旧金山、纽约、西雅图四个城市,前后采访了三十多个留学生。他们中有哥伦比亚法学院的,有学商的,也有学计算机的。通过这次采访,我们获得了很宝贵的一线采访素材。从留学生活的日常安排,到学校的整体状况,再到留学生在情感上的喜怒哀乐,我们都有了深入的了解。从美国回来后,我们在创作上的信心增加了很多,因为这些采访素材非常鲜活,并且都来自于真实的生活。也让我们坚定地相信,一个好的创作,一定是建立在对真实生活的详尽了解之上的。”

  导演刘江也肯定了“真实”在创作中的重要性。“其实作为创作者,生活中的每时每刻都在准备着。我对生活始终是处于一种观察、探索和了解的状态。我曾经拍过一个戏叫《岁月》,当时有位领导说这戏是哪个老导演拍的?他对官场生活一定非常了解。但真实情况是,我一天班没上过。所以作为一个导演,不见得你非得干过什么才能拍好什么,其实更多的是你对人性、对生活的了解。我没有过留学生活,也没有经历过海外生活,但是在这次到美国采访的过程中,我一直在观察着这些留学生。我相信,只要我能够把握住他的真实状态,就能在作品中描写出成功的人物。”

  

  思想碰撞 “毕业后我们到底要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

  近年来,海外留学呈现低龄化的特点。越来越多年纪很小的孩子走出国门,加入低龄海外学生军团。而《归去来》却将视角瞄准了即将大学毕业,面临到底是该留下还是该回国的年轻人群体。用编剧高璇的话说,这样的探讨才是有意义的。 她说:“我们这次所讲述的都是成年留学生的故事,这样的年龄设置是我们有意而为之。因为这群人现在基本都在读研究生,一个人对社会的认识和价值观的建立基本上都是在大学毕业走进社会之后,他在自己内心才会有一个比较清晰的概念。换句话说,他的独立人格的形成也是在这个时期。在读研究生的时候,学生们其实已经有一半的时间是完全面对社会了。所以我们认为,在这个阶段去谈价值观的塑造,是比较有意义的。过早或者过晚,这种意义都不大。” 她表示,《归去来》中所展现的不只是情感,更多的是关于成长疼痛的探讨。“这其中最主要的就是价值观的撕裂,还有就是他们如何进行人生选择,自我该如何实现。这些话题其实都可以涵盖在留学生未来抉择这个大的主题之下,有很多可写的空间。

  当下的影视剧市场正处于好作品稀缺的状态,这也给了好作品更大的创作和生存的空间。” 谈到青春剧的市场,高璇坦言,她们之前一度痛苦和不满。“现在很多青春剧中都充斥着悬浮和架空的不真实感。霸道总裁爱上灰姑娘的剧情随处可见,一个剧里如果没有玛丽苏、傻白甜就没人买。我们对这样的现状其实一度很灰心丧气。我俩要写的是真正的青春剧。经历告诉我们,青春的感受是疼痛的,是要经历凤凰涅    后才会有的成熟。所以在《归去来》中,我们展现了真实的价值观和人生抉择的碰撞。我相信年轻观众会喜欢看的。” 说到《归去来》的主题,编剧在第一集清华校长的一段台词中直接点题。“我只想说出一个希望,希望你们终究成为的那种成功人士,不止于钱理群先生所言‘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也不止于耶鲁教授定义的‘excellent ship——优秀的绵羊’,在追求、得到财富,名望和权势的同时,希望你们能够始终拒绝和远离甘地定义的‘七样毁灭人类的东西’,就是没有道德的政治、没有责任的享乐、没有是非的知识、没有人性的科学、没有牺牲的信仰、不劳而获的财富和不道德的交易。希望你们思考,一个优秀的人到底是应该选择做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还是应该去做对的事情。”

  刘江导演告诉记者,《归去来》原来叫《新移民》,后来改成叫《归去来》。“这个名字取自于陶渊明的《归去来兮辞》。我们把‘兮’字给去掉了,有点古装剧的感觉。而《归去来》会显得新一点。”在刘江看来,《归去来》的主题就是“回归”。“它包含了内心的回归,价值观的回归,亲情的回归。归来的字面意义是地理位置上的改变,但其实我认为更重要的是心灵的回归,用大我战胜小我。剧中的男主人公书澈经历了从美国归来、从柬埔寨归来,最终他获得了内心的归来。一开始面对苦难的时候,他想用逃避的方式来解决。但最终他明确了自己的价值观,用大我战胜了小我,用大爱战胜了小爱,勇敢地正视了自己的未来,这样他才找到了真正的回归。我想通过这个故事能够展开讨论,人到底应该做对自己有利的事情还是说做真正对的事情?人是不是应该做一个有信仰的人?这才是我做这部剧的用意所在,让观众发现真正的自己。”

  

  拍摄艰辛 “美国人的工作方式让投资人很头疼”

  作为一部以留学青年为主体的青春励志大剧,《归去来》辗转北京、美国、柬埔寨三地,从盛夏到寒冬,历时180多天才完成所有拍摄。回忆起整个过程,刘江导演直言自己花费了很大心力,以求得到精致唯美的整体风格。在拍摄的180天里,在美国拍摄就耗时两个多月。这样的拍摄周期对于电视剧来说绝对少有。通常情况下一部电视剧拍摄大概需要三个月的时间。连刘江也承认这是自己拍摄时间最长的一部电视剧。“之所以如此耗时有两个原因,一是我们转战了三个国家拍摄,这中间的过程就有点耽误时间。另外我这次拍摄的非常细,有时每天就拍两三页纸。但我对每个镜头的要求都非常高,花费了很大的精力。我相信观众在观看时一定能够感受到整个制作团队的用心。” 在美国拍摄的两个多月最让刘江记忆犹新。“当时,我们剧组在好莱坞非常有名,因为很少有中国剧组拍摄周期这么长的。我们是和美国演员工会合作,当时是办的工作签证。所以我们派了六十多个工作人员,他们也就要配备六十多人来和我们一起工作。这是当地工会的一种保护。美国人要求特别多,条条框框各种规矩,这就有利有弊了,如果讲了规矩,灵活性就差了。而我们国内的剧组已经习惯了灵活的打法,所以合作起来确实需要磨合的过程。” 这种磨合曾经让刘江颇为头疼。“在美国工作的每一天都挺难忘的。开始我们总习惯用中国人的思维去琢磨美国同行,也有猜忌和不满。比如说,我们在国内拍戏并没有专人负责管监视器。而在美国,就有一个人要专门来管监视器,除了他之外别人不能碰。他要把监视器挪到一个地方可能需要一个多小时,但其实在国内也就用十分钟。但他不让别人碰,美国人干什么必须得自己来干,别人不能帮。否则他会认为你是在抢他的饭碗呢。人家是习惯慢慢悠悠的生活和工作,在这个过程中很享受。但是作为投资人,我们可能就疯了,所以说我觉得美国真的是一个打工者的天堂,却是投资人的泥潭。而我们在国内拍戏,大家为了提高效率,每个人都在忙碌着,显得生机勃勃。” 但是合作时间长了,刘江发现美国同行其实都很简单。“他们不太会抱怨,一切都是按着规矩来。他们在工作中也不会玩心眼儿,快就是快,慢就是慢,他们的心境会比我们安静很多。而我们相对就比较着急,要争分夺秒把任务完成,而他们就比较平静,这点上给我印象很深。从效率上,他确实没有国内的剧组效率高,这一点无可厚非,但是人家的这种认真、简单,也体现出了另外一种工作方式。就像开车一样,他们在路上很少并线,特别守规矩,拐弯的一定会让直行的车辆。他不会想着万一蹿出一辆车来怎么办。他们坚决地按照规矩来办事,虽然会显得有些死性,但这种方式其实也是一种契约精神的体现。这次给我的触动蛮大的。” 除了工作方式的不同,刘江坦言自己在美国工作时特别省嗓子,因为说话都要特别小声。“在好莱坞拍戏要特别注意不能扰民,工作起来特别小声。我们剧组是那里最安静的一个组,拍摄地点就在好莱坞,旁边就是名人的别墅区。”

  

  指导演员 “年轻演员要明白未来方向“

  导演刘江本是北京电影学院88级表演系的毕业生,因此他对于演员的调教也格外有心得。“我不是那种爱骂人的导演。我相信每个和我合作过的演员都会收获很大的,因为我从他们进组第一天拍戏到最后杀青,都在帮助他们。现在有些年轻演员拍个照片都要摆姿势,我觉得这就是个坏毛病,也不知道从哪儿学来的,很假,不玩真的。他们会假笑、假哭、假装酷。我就会在他们进组的第一天就开始掰扯演戏这件事。到了中间的时候,我就已经能够发现他们的转变了。到最后,他们就会演戏了。” 刘江坦言,现在很多年轻演员因为没有自信,老是怕不够,老想多给一些,就容易在表演上过头。“我会翻来覆去跟他们讲这里面的技巧。比如一定不能生硬地背词,要用心去理解。可能有的能力强的演员能做到,有人做不到,这没有关系。最起码你要在心里有一个正确的方向,明白自己今后要怎么样,我觉得这对于年轻演员来说特别重要。”说到《归去来》中的两位演员唐嫣和罗晋,刘江都点头称赞。“《归去来》剧本还没有开始写,刚完成大纲的时候,我们就开始挑选女演员。我跟高璇和任宝茹异口同声都认为唐嫣是第一人选。然后跟她经纪人接触,我们一拍即合。实际上剧本还没出来,就已经定下合作了。唐嫣身上有这么一股大气的劲儿,爽朗和简单的感觉特别像萧清。而且唐嫣是一个特别聪明的女演员,有时候我稍微一指点,她就知道该怎么演。我认为她有时候需要身边有一面镜子,时刻不断提醒她。如果没有这面镜子,她确实会错过一些东西,但是只要一提醒她,她马上就能明白,并能很好地完成。唐嫣是一个有特点的女演员。” 而刘江对罗晋的评价颇高。“他是一个非常用功的男演员,而且戏非常好,他举手投足几乎就是我原来看剧本时想象中书澈的模样,是那种充满书卷气的小生,有点忧郁、敏感。而且罗晋的完成度和认真度都很符合我的要求。有时候一场戏演下来,他会来问能不能再重来一条,其实我已经很满意了,但他还坚持要再来。”

  话留学之专家篇

  

  BTV《留学生》栏目制片人、主持人 刘畅:选择出国不要盲从

  作为BTV名牌留学节目,《留学生》创办三年多来,帮助无数渴望出国求学的学生圆梦成真,这也让身为制片人和主持人的刘畅格外欣慰。用她的话说:“现在的孩子们出国不只是为了学习,更好的出去是为了更好的回来。能为他们的梦想助力,也是我们这些媒体人的职责所在。” 《留学生》是一档专业指导留学的电视栏目,节目宗旨是为学生及家长搭建一座通往国外名校的桥梁。刘畅介绍说,目前国内学生出国留学的需求量很大,大数据一直在上涨递增。人数增加的同时,也呈现低龄化的趋势。把孩子尽早送出去会带来很多问题,但很多家长还是会普遍选择这条道路。 那么,究竟应该在孩子留学之前做哪些准备呢?刘畅给出了三条建议。 首先,她希望在出国前学生能明晰自己的目标和梦想。“他们要明确自己未来想要什么,尽量把自己的兴趣和所选的专业对接上,不要盲从,不要被现实打败,要保持一个清醒的头脑。因为只有兴趣才能支撑他们未来走得更远。比如前几年曾经有过金融热、计算机热,选择这些专业的孩子们未必都是真心热爱。学成回国后,他们就会面临很大的就业压力,很容易放弃或者改行。” 其次,家长要注意孩子心理健康和安全意识的建设。她提醒大家,孩子们出国了,有些家长感觉一下就自由了,平时接长不短寄点钱,以为就万事大吉了。其实这个时候的孩子恰恰是最需要家长关心的。他们从出生就有很强的优越感,时刻生活在家长的保护羽翼之下,独立生活能力比较差,很脆弱。对于出国的孩子来说,一下子面对陌生世界,很多问题都会出现。首先是孤独,说严重点,孤独是留学生最大的杀手。他们或高中生或大学生,对外界存在好奇和渴望,但又没有方法,就会失去判断出现问题。一些留学生往往在这时会产生心理问题,所以家长要格外关注。另外,留学安全也是现在很多家长关注的问题,教会孩子如何保护自己的人身安全也是很有必要的。 此外,这个年龄段的孩子越来越独立自主。他们从很多师哥师姐那里听说了国外“好山好水好孤独”的生活,于是下决心学成后要回国创业。这就需要家长的尊重和支持。“我2015年去英国拍摄留学生的时候,就发现有很多家长其实对于孩子留学一直处于盲目的状态。我这些年也一直在寻求答案。的确,时代不同了,孩子也不同了。很多学生都明白更好的出去是为了更好的回来。中国的发展机会这么多,又有自己最爱的家人和朋友,他们更愿意回国用自己的力量打拼出一片天地。”

  《留学时间》主持人  张瑞丽: 低龄留学要慎重

  

  北京电台外语广播《留学时间》栏目创办于2011年,为有意向留学的年轻人提供海外留学专业信息服务。主持人张瑞丽会邀请各方面人士来到节目中进行访谈。张瑞丽说,很多学生家长认为留学能开阔眼界、锻炼孩子各方面的能力,但是否留学还要看孩子的意愿及其性格、心理成熟度。如果强迫孩子去留学,或孩子没有正确评估自己的适应能力,到国外后就容易出现无法顺利完成学业、产生负面情绪或行为的问题。 中学阶段去留学也要看孩子的情况以及家庭经济状况。“我采访了国内外很多教育专家,他们的意见是要慎重。”张瑞丽说,未成年的孩子在学习能力、价值观的形成、思维方式、心理成熟度等方面与18岁以上的孩子相比要差一些,当然每个孩子情况也不同,可能还有家长会出国陪读。专家建议,如果中学生去留学,一定要做充分的规划和准备,对所去的学校进行详尽了解,最好父母带着孩子事先去看一看,请留学机构的老师进行一下评估。 至于选择什么样的学校和专业,张瑞丽说,家长可以参考大学排行(名)榜,根据学校专业、综合指数等排名数据并结合学生自身的情况进行选择,“可到相关国家驻华大使馆教育服务处(中心)网站查询。”张瑞丽提醒官方提供的信息比较可靠。 如何选择专业,这也是《留学时间》节目中经常说到的问题。张瑞丽说,有的家长认为学商科或计算机将来好就业,或为孩子选择音乐、体育等特色专业,而专家的建议以及留学归来的人的体会是,让学生选择自己喜欢和擅长的专业学习,“有的人就因为不喜欢所读的专业学得很吃力,甚至干脆中途退学了。”张瑞丽说,如果孩子拿不准自己想学什么,可以借助留学有关机构或公司进行评估。 到国外留学最重要的就是个人安全问题,最大限度地保护好自己,维护自身权利。其次是学习,一般都有语言和学习方法的适应过程,这也是很多人留学初期面临的难题。

  话留学之亲历者篇

  

  90后海归设计师  郝建泽: 就算输了也是宝贵经验

  就留学回国创业的问题,记者于近日采访了一位90后海归创业者——郝建泽。1990年出生的郝建泽,是一名土生土长的北京男孩。在北京建筑大学读完五年本科后,他选择了出国留学。2015年,郝建泽读完了伦敦大学学院(UCL)建筑学的研究生课程。“我的家在北京,所以从一开始我就没打算留在英国。”郝建泽坦言,去英国留学只是为了学习更多的知识,回国创业是自己很早就拿定了的主意。 回国后,郝建泽创办了公司,主要从事建筑设计、室内设计、景观设计等。郝建泽表示,“现在国家越来越开放,很多政策都在鼓励创业,给我们年轻人提供了很多发展的机会。而且我现在还年轻,就算输了,也是一笔宝贵的人生经验。创业之初,一定会面临很多困难,比如很多业主一看你还是毛头小孩,就会不太相信你的能力。记得刚开始创业的时候,我们团队的几个小伙伴就挤在一个很小的办公室里,第一年几乎都发不出工资来。但我一直相信只要坚持去做,总会有花开的那一天。从长远来看,这些经历都是宝贵的财富。对于设计师来说,我们不只满足于做出好的设计,更在乎业主的肯定。我记得我们之前做过一个室内设计,业主家里有小孩,对于甲醛含量的这个要求非常高,但是预算十分有限,我们在设计上一轮一轮地改方案,到后面实际已经亏本了。但最后看到业主和他们家孩子脸上的笑容,那一刻我们会特别开心。” 回忆在海外求学的时光,郝建泽坦言,“我从小在北京长大,其实没有感受过什么压力。但是到了英国之后,真是体会到了什么是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当你遇到困难的时候,没有人能帮你解决,只有靠你自己。我觉得留学生活让我整个人抗压能力变强了,也更加独立了。”

  留学生 李确: 立志回国进军动漫产业

  “我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学习,今后能为振兴中国自己的游戏事业尽自己的一份力。”正在美国读大三的李确同学表示,“希望中国的动漫游戏产业能够做大做强,使之超越国界,成为全世界玩家牵手一起追求快乐的精神家园,这也算是为维护世界和平做出贡献吧。” 李确目前正在学习计算机专业,然而从小对游戏着迷的他,渴望今后也能从事游戏产业方面的工作。 说起对于游戏的兴趣,他表示,“当初对于游戏的认知,只是对自己的课余生活的一种补充,游戏能给自己更好的‘充电’。”他说,“有人喜欢阅读,有人喜欢体育,但我天生喜欢冒险,而游戏中的种种环节,可以满足自己这方面的需求。然而,这些都是最初级的体会。如今,在外面留学,我才发现自己对游戏本质知之甚少。因此,现在的学习,就是要把自己的兴趣变成工作,但不再仅仅去做游戏的体验者,而是要做开发者,要让玩家了解一款游戏真正的内涵。” 别看李确年纪轻轻,但作为一个资深游戏玩家,他客观地评价了目前国产游戏与世界游戏强国间的差距:“个人以为,目前国产游戏竞争力比较低,没有优势,因此也谈不上有什么潜力。其根源就在于我们缺乏创造力,一味地模仿甚至是照搬别人做得好的游戏,太过于急功近利,反而会让自己得不到良性的发展。”不过,他话锋一转,直言自己对中国游戏产业充满希望。他说,“中国博大精深的历史文化本身就是很好的创作土壤,我们完全可以扎根在这样的沃土中,创作出充满中国文化元素的游戏。然后,用我们独有的特色游戏,传递给世界其他地区的厂商和玩家,做出我们自己的招牌吧。但这就需要有对这样的愿景充满热爱的人去努力实现,愿意为它去付出。我觉得,希望有一天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吧。我正在为此时刻准备着。”李确说道。

  

其他更多文章

TOP